第六卷 转战天下 101 阻击之战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东大米汤 书名:问鼎天下
    战斗还在继续,双方的伤亡越来越大。不过,总体上来说,并州军的伤亡还是比秦军小不少。毕竟并州军都已经喝足了水,而且就在战场遭遇之前的一个时辰,他们刚好吃完今的第二餐,体力十分的充沛。

    秦军最初可谓一鼓作气,但随着战斗的继续,最初的那股勇气就渐渐消散掉了,而同时,他们体力方面的缺陷就渐渐显现了出来。此时唯一支撑着他们的念头已经不是为谁效命,也不是要建功立业,而是实实在在的要找到水源和食物。他们眼前的敌人虽然并不是这两样中的任何一样,但他们却知道,若不能击退敌人,他们根本没有可能找到任何一样。

    一方凭借的是强的个人能力和良好的阵型,合理的调度。而另外一方,则是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和为了生存而拼杀的意志。这两方相遇,可以称得上势均力敌。

    两方的主将各自骑着一匹马,立于中军的前列。这时候,这两个人终于目光相对。卢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对他来说,能和马焕这样的名将战成如今这种势,已经是殊为不易。况且,到了如今,他还没有现本方有落败的迹象,相反,他对秦军信心十足,他相信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到了。

    “马焕老儿,快投降吧!”得意之下,他不免有些肆无忌惮:“只要你肯投降,我敢保证我家大王一定会重用你的!我大秦如今最缺的,就是你这样智勇双全的大将。只要你肯随着我家大王,他定会付你以重权!说起来,本将军也是很欣赏你的能力的,你想想,以你的本事,在并州还有你们那个莫名其妙的所谓‘新州’为将,岂不是太屈尊了吗?你们的辖下总共有多少兵马?三十万顶天了吧?你在那边,又只是几员大将之一,统兵绝少能过五万。这可不是大材小用吗?你想想,你便是当年的淮侯啊,韩信将兵,多多益善。五万兵马就算再精锐,能有什么作为?区区一个魏郡,就让你攻了这许久,岂不是太过屈才了吗?

    而我大秦则大不相同,我家大王麾下,步卒起码有一百五十万,骑兵也有五十万上下。全军总数不下于二百万。你想想,以你的能事,率领着百万大军,席卷天下,创万世不朽之功勋,岂不是易如反掌吗?

    再说了,就算不为荣华富贵这些虚利。你也可以想想你自己的命前程。赵平此人确实是十分的厉害,这一点我承认。只是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在万军之中,他可以杀三五十人,能杀三五百人、三五千人吗?以你并州区区之兵力妄图和我大秦为敌,这岂不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吗?马老将军,你是一个聪明人,何必随着赵平行这等毫无胜望的疯狂之事呢?恕肖说句直言,他这岂不是在害老将军你,害贵军上下,害整个并州的百姓吗?”

    他最初倒是想羞辱马焕,才以“马焕老儿”为称呼的,但不知道怎么的,他越说越觉得自己说得有道理,到了最后,竟然被自己说服了。所以,他马上改成了实实在在的劝降,就连称呼也改成了“马老将军”。

    别看卢肖和马焕之间相距甚远。两人之间有数万军队正在厮杀之中,酣斗呼喝之声十分骇人。卢肖的声音却能清清楚楚地传入马焕的耳中。他的武功实在很不错,中气十足,声音穿透力极强。

    马焕听得“哈哈”大笑,道:“阁下所言,真可算得上是我这一辈子听过最好笑的事。你只看见了你伪亲的优点,却没有看见你们的缺点。而这些缺点,恰恰又是致命的。

    举个例子来说,尔李效帐下兵将众多,这不是虚言,你所说的二百万之数虽然未必准确,却也差得不多。只可惜,李效这些年来连年征战,早把官府的银子掏空了。而百姓又因为这些年的征战,一再误了耕之期,变得无比穷困。说句不好听的,你伪秦的军队,如今你们自己都养不起。就凭你们,就算如数再多,又如何与我军为敌?

    卢将军你麾下的这些兵马已经算是尔伪秦军队中最精锐的之一了吧?而本将军麾下的这些,只是我并州军中平平常常的一支。你看看,我军尚且可以以一敌二,毫唔败相。由此可见,你这二百万军马中剩下的一百九十五万该是何等的不堪一击了。这样的军队,再多的人,也不过会在战场之上,多留下一些让敌军清理打扫的尸体而已,何足挂齿?

    卢将军若是记不差,应该记得我并州在不久之前,已经彻底消灭了鲜卑,并将其各部收为己用。我并州以一州之力,可灭一国。而这仅仅是花费了区区数年的时间而已。而且,我灭国之战,并没有经历太大的波折,最后的战斗虽然激烈,但结局早已注定。我想请问一下卢将军,若让你们去和北夷作战,需要多少兵马才能灭掉他们?或者说,你们根本就不可能灭掉他们?

    卢将军啊卢将军,看在你对老夫还算尊敬的份上,老夫倒还是要奉劝你一句。放下武器,弃暗投明,犹未晚矣,若是待得被我军击败再想投降,恐也未必能得啊!”

    卢肖气得浑抖。两军阵前劝降的事,自来就没有成功的先例。其实他也不指望着能够一举成功。但他希望至少能够动摇马焕的顽抗之心,还有瓦解一下并州军的士气。但不想,马焕非但不为所动,反而对自己来了一个劝降,说得居然还有理有据!

    卢肖是很早就跟随李效的,自然是不可能投降的。但他下面的士卒听了,虽在战场之上,却也不住会有一些异样的想法。

    卢肖正要反唇相讥,忽听一阵雷鸣声起。他抬头一看,不愕然。此时天色虽然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却也是万里无云,自然是不可能打雷的。

    马焕虽然从容,听得这声音,也是脸色大变,一边暗忖道:“难道彦明如此快就败了?”一边回过头去。

重要声明:小说《问鼎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