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鲜卑攻略 一 博弈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东大米汤 书名:问鼎天下
    邺城被称为天下四大粮仓之一!土地肥沃,百姓倒也安居乐业,虽然众诸侯纷纷自立,战乱不断,但丁绍为了保证粮草的正常供应,对于邺城还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因此,邺城基本上并未被战火波及。

    只是当丁绍与王信争夺易京之时,趁丁绍无暇他顾之际,并州趁机出兵,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将邺城占领!邺城易主。

    不过秦青占领邺城后,为了继续保持对丁绍的压力,为幽州的王信争取喘息之机,先后又将广平、阳平二郡攻破,尽迁两郡百姓与邺城。

    对于政事,秦青根本没有耐处理,而且他又将精力放在了对丁绍保持压力之上,于是邺城变得混乱起来。虽然有驻军的威慑,但仍然无法避免有心之人的撺掇。

    秦青攻取邺城之前,丁绍在与以孔氏为的世家对邺城的争夺中占据了上风,牢牢的掌握住了这座粮仓!但孔氏又怎么甘心自己的失败呢?因此邺城中依附于孔氏的张氏、乐氏很是活跃,给丁绍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两年前,赵平护送郑家举家北上之时,留守邺城的士兵得到丁越的命令,想要阻拦赵平,却被赵平趁机歼灭了两千余人,张、乐二人并未抓住这个良机,趁机将邺城控制住,于是孔氏对张、乐二人大为不满。张、乐二人随时都在盼望着一个好机会,也好将功赎罪!

    随后丁绍又派王峰驻守邺城,不过由于丁越的缘故,王峰主动出兵,意图夺取壶关,却又被赵平大败,王峰殒命!张、乐二人同样未曾抓住这个机会。又被丁绍抢的先机,又一次派兵驻守。不过却在数月前被秦青彻底将邺城占据!

    邺城虽然成了并州的地盘,但由于百姓太多,又多是被强制迁来的,一个个虽然慑于军队的威胁,但心中的怨恨却也可想而知了。特别是张氏与乐氏,正在谋划着动起义,驱赶那些目中无人的并州军。

    张、乐二氏的这种心思在亲眼看到并州军离开了一大半之后便更加急切与膨胀起来!

    六月初九,巳时。秦青刚刚率领士兵离开邺城,张氏家主张恺与乐氏家主乐琳便凑在了一起,商议如何将并州军消灭,夺回邺城!

    在他们看来,这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经过他们差人打探,最终得出的结果表明,城内仅剩不到四千名并州士兵。城内当时有一万士兵时,张恺、乐琳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毕竟对方人太多了!他们根本无法对抗!

    只是如今城内只剩四千士兵,他们两个无论如何也要搏一搏!将他们的私人武装组织起来,便有三千多人!再动一下城内的百姓,邺城如今滞留了十余万百姓,相信只要他们略加挑动,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便会毫不犹豫的聚集起来!这样的事,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张恺与乐琳志得意满的相视而笑。

    “乐某便不留张兄了,咱们分头行事!”乐琳对张恺拱了拱手,微笑着说道。

    “好!”张恺同样也对乐琳报以微笑,“敌军刚刚离开,便是另有援军到来,起码也要十天半月的时间,因此,咱们的时间足够用了,还是准备的充分一些,乐兄意下如何?”

    “不错,不错!”乐琳点头称是,“时间足够用了,咱们还是准备的充分一些,务求一举成功!此事若成,在侯爷那里,咱们的功劳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虽说不盼着侯爷的赏赐,不过,一来将功补过,二来也是咱们分内的事!”

    送走秦青后,赵平回到府衙。邺城府衙乃是传统的前衙后府的格局,秦青为了驻军方便,又将周围的几所宅院征用,改成了兵营。虽然地处闹市,但城中的世家百姓那里敢与这些士兵们凑在一起,因此,周围竟然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所幸邺城够大,虽然城中有二十余万百姓,倒也能够住得下!

    看着城中无家可归、惊慌失措的百姓,赵平着实头大!虽然想尽快的将他们安置好,但他也明白,这并非短时间便能完成的工作,却是急不得的!

    由于邺城的存粮极丰,倒也不虞这些百姓饿死。

    算算时间,郑裕选派的官员三两内就能到达了,等他们来了之后,一切便会好转起来。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将隐藏在城中的敌人揪出来,消灭掉才是!否则留着他们三天两头的捣乱,实在是不智之举!若是大张旗鼓的去抓的话,收效定然甚微!因此,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示敌以弱,让他们自动跳出来!

    他们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仍然按兵不动,无非是面对大军,心中没底罢了,不过秦青刚刚率领着大半士兵离开,若这个饵还不够大的话,赵平不介意再增加一些!

    在心里谋划了一番之后,赵平将自家家将的几名统领以及高斌、曹鹏统统召集起来。等他们都到齐了,赵平也不罗嗦,开门见山的给众人分派职司。

    “赵武,你即刻派人到城中,将邺城的世家打探清楚。”

    “高斌,你率所部一千人加强城门防卫。”

    “曹鹏,你派出五百士兵,在城中轮流巡逻,其余人等留在营中训练!”

    “好了,去吧。”赵平三言两语便给几人做好了分工,几人不敢怠慢,立即分头行事去了。

    傍晚时分,赵武找到赵平,向他汇报一天来的成果。“小侯爷,经过弟兄们一天的探查,邺城本有张、乐、江、梅四大世家,张、乐二族乃是孔氏的附庸;江、梅却是依附于丁绍,不过在秦将军攻打邺城时,被消灭,张、乐两家在秦将军攻城之时隐匿不动,于是得以保全!”

    赵平对张、乐两家的举动十分不齿,又是一群鼠目寸光的小人,竟然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都不懂!只顾着互相倾轧,争权夺利。不过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窝里斗呢?虽然自己为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却无法掩盖其本质!自己与这些人其实没有任何分别!赵平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神也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小侯爷,小侯爷。”赵武见赵平这副样子,不由得轻声喊道。

    赵平蓦然一醒,不由得暗中摇头苦笑,现在还想这些干什么?并州如今是屏障中原,抵御鲜卑的唯一凭籍了,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坐视鲜卑长驱直入,鱼奴役华夏子民!

    “张、乐两家可有什么举动?”收拾了心的赵平问道。

    “自今午时开始,在几处百姓聚居地,现有不少可疑人等,正在煽动百姓,应该就是这两家的人!末将派了几个弟兄监视他们,想必快有回报了!”赵武对赵平的洞察力早已是见怪不怪,张、乐两家的那点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小侯爷?小侯爷上午传令时,恐怕便想到了这些!

    “好,下去用饭吧,等弟兄们回来后,将详细况报上来!”赵平送走了赵武后,也没心思去想其它的事了,难得的了会呆。

    似乎一眨眼间,又似乎过了很长时间,赵平慢慢的从神游天外中回过神来。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各种各样的念头如走马灯般在脑中不停的盘旋,让人头痛裂!

    又过了半天,赵平才勉强收摄住心神,站起来,在屋中走了几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这段时间虽然难得的过了几个月比较轻松闲适的子,但赵平心中清楚,所谓的轻松闲适也不过是表明而已,自己的神经从来就没有放松过!

    一直在费尽心机的思索如何灭亡鲜卑,如何将华夏的实力延伸到那片广袤的草原之上,从根本上杜绝游牧民族的滋生与展。

    这也算是一种执念吧。这种执念也只有他这个穿越之人才会有,并如此深重!他穿越前所处的那个时空,北方的游牧民族一直是中原的心腹大患!前有匈奴、五胡,后有突厥、辽金、西夏,以及再后来的蒙古、满清;再到后来,竟然连小小的倭寇、高丽棒子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那种深入到灵魂深处的不甘、愤恨与悲哀总会在某一个时候跳出来,如毒蛇般噬咬着他的一切,使他愤懑不已!如同被囚在一间没有光,只有无尽黑暗的屋子中,想要破门而出,却总是四处碰壁。

    赵平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虽然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民族团结等一类花团锦簇的东西。但随着年龄、阅历、学识的增长,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对这些肆意践踏华夏文明的异族产生哪怕是一丝半点的好感!

    如今既然有机会,赵平怎么能够抵御改变这一切的惑?即使是粉碎骨,赵平也要试一试!

    这种算计来算计去的子过得久了,脑中的弦绷得太紧,自己又不是神仙,终究有承受不住的那一天!赵平觉得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永远都没有回头的余地!

    不过他不后悔!始终不悔!

    人总要留下自己的轨迹,前世中的他碌碌无为,官员富豪们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如他那般升斗小民却连立锥之地都没有,对现实的不甘却也只能自己对自己泄一番。

    如今他有了重新洗牌的机会,却让他怎么去说服自己,放弃这个机会?非但不能放弃,还要努力的去实现!

    既然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第三步……无数步,直至到达成功的彼岸!

    赵平忽然现天色竟然黑了下来,透过窗棂,看到外面点点昏黄的灯火,赵平慢慢的坚定下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自己!

    仲夏的夜,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点上蜡烛,如豆的孤灯散着昏黄的光,将赵平的影淡淡的印在墙壁上。窗外风云渐起,一弯弦月忽隐忽现,在乌云中浮沉。赵平的心并不比窗外的夜色好多少,如今的局势虽然看似平稳,在暗地却是风起云涌!

    并州其实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高枕无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话虽然有些空,却很有道理。并州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州,即便是新政确实可行,但也需要时间。

    这些年来,并州基本上已经耗尽了几乎所有的力量!不论是兵源还是粮草、军需等储备,都不足以支撑并州进行一次规模稍大一些的会战!

    并州腹背受敌,这几方面敌军除了丁绍之外,无论是李效还是鲜卑,若是铁了心将并州拖入持久战的泥潭之中的话,都不是并州所能抗衡的,届时并州唯有败亡一途。

    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李效正在忙着扩充自己的地盘,对青徐以及荆襄步步紧,大有一鼓而下之势!而鲜卑却处在一个微妙的调整期,再加上盐铁的流入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至少在解决盐铁供给的问题之前,将不会对并州展开大规模的行动。

    当然也不排除鲜卑孤注一掷,全力攻打并州,以期打开中原的门户,只不过这种可能甚微!拓跋宏虽然雄才大略,但并不是好大喜功之人,一心求稳的他不会采取如此激进的政策!况且如今的鲜卑也不容乐观,多年的战争对鲜卑而言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鲜卑同样也需要休养生息的时间。

    同样的不眠之夜,远在易京的丁绍也是思虑重重。与田靖、李柔二人彻夜未眠,寻找着出路。

    “究竟是放弃冀州,经营幽州;还是放弃幽州,经营冀州呢?请二位先生教我!”丁绍这些天来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眼看以孔氏为的世家集团明便要到达易京,前来分享自己费尽了力气才获得的胜利果实。如果不能在他们到来之前做出决定,并抢先一步的话,自己又将一无所获!

    “王爷,眼下并非幽州抑或冀州的问题!问题的根本在于世家!”王岗抢在唐凯前面一字一句的说道。

    唐凯被王岗抢了先,心中极为不爽,冷哼了一声,不不阳的说道:“王爷,世家不过是土鸡瓦狗耳,何足为惧!冀州王爷经营多年,不可轻放,还请王爷三思!”

    听了唐凯的话,王岗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世家的危害显而易见,冀州已是深受其苦!唐凯不会不知道,但唐凯却仍然将世家的危害一言带过,其居心便颇让人费思量了!虽然他们二人素来不和,但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很少出现互相拆台的局面。无他,二人都知道,作为一个谋士,为主公趋利避害,出谋划策,乃是最基本的准则!

    唐凯这番话虽然说得也是冠冕堂皇,但却是居心不良,刻意的把丁绍王歧途上引,让丁绍在潜意识中觉得世家根本不难对付!事实上,冀州的世家如今已成尾大不掉之势,便是出其不意的动突袭,结果也在五五之间!万万不会如唐凯所言那般,只需抬抬手便能让这些世家灰飞烟灭!若真如此,丁绍何止于此?

    难道是……王岗忽然在心中泛起一个念头,他自己不由得被吓了一跳!看向唐凯的目光中不由自主的便多了几分戒备!

    丁绍闻言,虽然被唐凯这记马拍的极为舒畅,但他终究还未曾得意忘形到自大的地步,他还是很清楚眼下自己与世家之间的差距的!若是起兵之前,自己集结军队,或许还能够将以孔氏为的几个世家一网打尽!但换了现在,被一网打尽的可能便是自己了。不过由于唐凯这记马极为响亮,丁绍心中高兴,于是便未深究。

    唐凯似乎也现了不妥,立即进行补救,“明以孔氏为的各大世家便来到了易京,王爷只需将他们消灭掉,世家群龙无,怎么可能翻出王爷的手掌心!”

    丁绍一听,却是十分欢喜,正要仔细的谋算一番时,却被王岗打断,丁绍不悦的看着王岗,只不过碍于面子,才生生的忍下了将王岗狠狠的斥责一番的决定。不过,脸色却变得极差,冷冷的看着王岗,目中的警告意味颇浓!

    王岗此时那里顾得上琢磨丁绍的心思,他是忠心为主,却疏忽了丁绍也是人,此时的冀州变成眼下这种局势,作为魏王,丁绍要承担一大部分责任!对于这一点,在座的人都是心知肚明,就连丁绍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若不是自己的优柔寡断,以及耽于享乐,能够早一步筹谋对付世家的策略,如今所面对的将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

    碍于自己的面子,丁绍不像提起这些,当然也不会其他人提起。丁绍现在需要的是一块遮羞布,而唐凯所言的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对付以孔氏为的世家对如今的丁绍而言,无疑是一块极好的遮羞布,便如久旱逢甘霖般!

    只是王岗显然不像唐凯那般世故圆滑,并未充分的考虑到丁绍的颜面,无的将丁绍最后的遮羞布揭开,丁绍的恼怒自然可想而知!

重要声明:小说《问鼎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