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幽冀攻略 三二 琐事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东大米汤 书名:问鼎天下
    徐家与郑家与沈浩等学子不同,对于政治上的盟友,赵平始终相信,只有足够的利益才是维系双方关系的唯一纽带。若想将徐家绑在自己的战车上,那么就要让徐家对未来有着足够的信心与希望。要让他们相信,只要跟着自己,便能获得巨大的利益!

    几人就并州新一年的展做出了一番规划之后,便各自告辞离开。鼎兴三年这一年,按照赵平的设想,将是并州全面崛起的一年!安心展周内的经济与军事。

    当然,期间也要时刻提防鲜卑的侵袭,相比于鼎兴二年的平静,今年可能将会面临鲜卑大肆的侵袭。鲜卑本便是一个侵略极强的民族,鼎兴二年因为各种原因而暂时偃旗息鼓,放弃了对并州的侵袭,在新的一年中,国内形势已经趋好转的鲜卑定然不会放弃自己的既定国策。

    幽冀之间的战局也要时刻关注,赵平要找到适当的机会,在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收割胜利的果实!因此,丁绍独大的局面绝对不能出现,赵平唯有继续加强对冀州的袭扰,消耗着冀州国力的同时,也牵制冀州,使冀州无法全力攻打幽州。

    同时还要时刻关注虎视眈眈的李效,新的一年中,并州的形势可谓不容乐观!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之境!

    也难怪徐家在得到了席氏的招揽之后,迟迟不肯表态,对于徐家这种利益至上的世家而言,如今的赵平的确不是明主!

    一干人谈谈说说,眨眼间便是午时时分,赵平当先站起,朗声说道:“今赵某设宴,款待诸位大人,还请各位大人赏光才是!”

    对于赵平的邀请,在座的众人自然没有人会拒绝,兴高采烈的结伴来到了赵府。为了表示对这些人的重视,赵麟亲自在客厅中相侯。年已七旬的赵麟精深矍铄,红光满面,真是老当益壮,如今他早已不问事,将所有的事都交给了赵平,不过,他的地位却是在那里摆着,且不说县侯的爵位在后汉王朝中已经是异姓中最高的爵位了;便是如今并州的形势,称他为并州的太上皇也是毫不为过!

    郑裕等这一干少壮派的官员虽然受到了赵平的重用,担当着大任,但赵麟亲自迎接他们却是第一次!虽然仅仅是在客厅中相迎,即便是如此,也足以让郑裕等人感激兴奋不尽了!

    “下官等拜见侯爷!”郑裕等人一愣之后,终于醒过神来,连忙跪倒在地,恭声说道。

    赵麟上前两步,亲自将郑裕、沈浩已经徐仲扶起,一边笑呵呵和众人开着玩笑:“老夫临时起意,却不是冲着你们这几个头来的!”

    “侯爷说笑了!”并州官员如今以郑裕为,因此这种况都是由郑裕站出来应答,“侯爷功勋盖世,别说余等乃是晚辈,便是因为侯爷的盖世功勋,下官等磕几个头却也是应该的!”酒宴过后,郑裕与沈浩二人留在了赵府,其余人等却是各自回府去了。赵平领着二人来到自己的书房之中,青月领着两个小丫鬟给三人端来茶。郑裕与沈浩二人一见是青月,那里敢怠慢,连忙站起来,一个说道:“弟妹客气了!”一个说道:“岂敢劳嫂夫人大驾!”

    青月如今已然被赵平收了房,月窈有孕在,而紫衣与若兮二人因为郑裕的关系,也不便出面招待,因此,只能是青月出面招待二人了。

    在总体的战略上,郑裕与沈浩只是执行者,但在并州的内政上,赵平还是给了二人充分的权力与信任,对于内政上的事,只要是按照既定的方针执行,赵平从不过问,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军事之上。毋庸讳言,在如今这个阶段,军事还是重中之重,所有的一切都是为军事打基础!

    对赵平的知遇之恩,二人没什么好说的,努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尽量让内政事宜少牵扯赵平的精力,为赵平的战略解除后顾之忧,便是最好的报答。不只是他们两个,在他们二人的体力行之下,并且严厉的处置了几个玩忽职守的官员之后,并州上下官员都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赵平沉思了一会,对一旁的赵军吩咐道:“去将赵峰叫来,另外吩咐人去将任方请来。”

    赵军闻言,心中不由一动!暗道,莫非是少爷要启用我们两个?想到此处,赵军一脸喜色的跑了出去。赵军与赵峰二人可谓是赵平的亲随,从小开始,他们两个便跟随赵平左右,可谓十分亲厚!他二人的能力也是极为突出的,不亚于陈武。为了避免后继无人的尴尬,赵平决定启用他们,虽然府中实在离不开他们两个,但为了培养人才,也只能如此了。

    反正如今的并州基本上安定了下来,有任方照应着,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不大工夫,赵军与赵峰二人联袂而来,赵平示意他们稍安勿躁,几人便坐在那里等待任方。任方作为晋阳守将,自然是责任之重大!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也足见赵家以及军方对他的信任,此前这个位置是秦青的,如今秦青领兵在外,任方便接过了这个重任!

    并州本土的将领中,并不存在所谓的忠诚问题,经过赵家的经营,并州军方可谓是铁板一块,人人效忠与赵家,这是赵家在并州军中无与伦比的影响力的表现。

    趁着任方前来的这个空当,赵平对赵军以及赵峰二人做了一番交代,“正月过后,你二人前往雁门,与陈武一样,统领一营人马!”

    听了赵平的安排之后,赵军、赵峰二人心中的喜悦再也压抑不住,一张嘴笑的再也合不拢了,对赵平一个劲的施礼。

    赵平心中也是高兴,看着二人说道:“这些年来,并州形势紧张,因此你们两个没有机会到军中展,如今并州局势趋平稳,你们两个也可以到军中去了!”

    送走了两个血青年,赵平与郑裕、沈浩二人商议剧阳公主刘清的事,刘清的行踪赵平并未声张,回到晋阳之后,便护送到了军营之中,严密的封锁住了消息。赵平如此安排乃是为了掩人耳目,在未曾对刘清一行人做出妥善的安排之前,赵平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须知如今后汉王朝虽然名存实亡,但刘清的份毕竟不同,对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而言,利用刘清的份可以做太多文章了!因此,回到晋阳后,赵平便不动声色的将刘清送到了军营之中,让任方严加防范,不得有任何闪失。

    就剧阳公主的问题,昨天夜里,赵平与祖父赵麟商谈了一番。赵麟如今已经是完全想开了,虽然对后汉王朝依旧有着无法割舍的忠诚,但眼前的形势却告诉他,后汉王朝已经是薄西山,毫无起死回生的希望了,因此他坦然的接收了这个结果。虽然心中苦涩、悲哀、愤怒……百味杂陈,但他明白,仅靠他一个人,纵然是有心杀贼,也是无力回天!

    再加上他现在已经老了,已经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事了,所以他也乐得清闲,一切事都放手让赵平去做!而赵平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将一切事务处理的很好。关于刘清的事,赵麟仍然秉承一贯的宗旨,让赵平放手去做,他不去多管。

    毕竟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刘清要与并州有着不小的交集,因此,自然有必要与郑裕与沈浩二人交代一番。

    听了赵平的话之后,郑裕与沈浩相视苦笑,刘清的份太敏感了!虽然可以给并州增加一点号召力,但给并州带来的麻烦却是更多,很明显的得不偿失!不过对于赵平已经决定的事,他们一般不会有异议,这涉及到一个权威的问题,赵平眼下乃是并州实际上的掌控者,他的话代表的便是命令,作为下属,他们只需要执行即可,当然前提是这个命令是正确的。对于赵平收留刘清的决定,郑裕与沈浩二人并未现什么不妥之处,不单单是这件事,实际上,赵平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的放矢。

    因此,郑裕与沈浩二人思索了一番后,便由郑裕说道:“仓舒既然决定,宏飞与愚兄等自然会努力做好,定不负仓舒所托!”

    赵平看着郑裕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得笑道:“兄长多虑了,小弟不过是想利用剧阳公主的份、声望,尽量招揽一些人才罢了。”说到此处,赵平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拿起桌上的茶盏,旋即又放下,接着说道:“某观此人颇有志量!其所图定然不小,兄长与宏飞不妨与她多多接触,也能从侧面了解一下!待时机成熟之后,某自会另行安排!”

    正在此时,任方在赵军的带领下来到了书房中,赵平便结束了这个话题,几人寒暄了一番后,各自落座。

    “今后,这晋阳城的防务便全部交给任将军了!”赵平郑重的向任方托付着,“特别是几位大人的府邸,一定要严加戒备,不得有丝毫差错!”

    郑裕、沈浩等人的安全的确是重中之重!并州的内政目前全靠这几个人,若是这几个人出了问题,对并州的打击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晋阳城方圆数十里,城内百姓十余万,可谓是龙蛇混杂,多个两三千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异状,便是有人混进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既然无法冲根本上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做好防卫工作则是唯一的办法了。

    任方明白自己责任重大,赵平话音甫落,他便站起来,抱拳说道:“请小侯爷及二位大人放心!末将定然不负小侯爷所命!守卫晋阳本就是末将之责,各位大人之安全交给末将便是!”

    “剧阳公主毕竟是前朝公主,其份非同一般,不宜在军营中多留!”赵平看着郑裕等人接着说道:“兄长与宏飞在这周围寻一处宅院,便请他们搬过去吧!任将军一定要严加防范,确保其安全的同时,还要注意她平时都与什么人往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经是草长莺飞的季,赵平在家里十分想享受一番封建贵族的奢靡的生活,相比于天下争霸的大业,赵平其实更向往这种闲适自在的生活。只可惜,不论是若兮还是紫衣,都忙着对鲜卑的经济掠夺,就连青月也要照料快要分娩的月窈,使得赵平红袖添香夜读书,甚至是左拥右抱的梦想无的破灭了。

    若兮与紫衣二人在赵平的指导下创办的凤祥珠宝,如今在鲜卑贵族中的受欢迎程度实在是大大的出乎原先的预料,根本就是供不应求,暴户一般的鲜卑贵族们终于找到了一条炫耀自己财富的途径!

    大量的金钱如流水一般从鲜卑贵族的腰包中流到了并州,短短的半年时间,竟获利十余万两黄金!这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即便是实施新政之后的并州,一年的财政收入也达不到这个数字!

    不过相应的,若兮与紫衣二人便忙碌了许多,她们两个基本上成了并州幕后的财政官,涉及到财政方面,连郑裕都要询问她们两个的意见之后,才会实行下去。

    如今的郑氏可谓是炙手可,在并州的影响力仅次于赵氏!虽然郑氏的迅崛起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但想到他们与赵氏的关系,以及为并州所作出的牺牲之后,这样的言论也就渐渐的消失了。毕竟没有那个家族能够主动的舍弃自己敌国的财富以及产生这些财富的资源,而郑氏却做到了。为了赵平,他们将自己经营了数代,几百年的商路全部交付国有,就连手中的盐井、铁矿也一并交了出来,这样的牺牲没有人能够做出!

    这一,青月好容易有了一些空闲,赵平便在她的陪伴下,在府中的花园中散步。青月的格与赵平有些相似,无争无竞的十分恬淡。

    “少爷,”青月虽然已近嫁给了赵平,但多年来的称呼却一直未曾改过来,始终称自己的夫君为“少爷”。

    看着她言又止的样子,赵平轻轻的将她往自己边拉了拉,微笑着说道:“如今这府中青月姐也是能做的了主的,有什么事尽管去做便是!没人会说什么的。”

    青月轻轻的低下头,轻声说道:“这种小事本不想麻烦少爷的,只不过胜弟找了妾几次,言道想到雁门去,与鲜卑厮杀,这才是大丈夫本色!”说完,青月有些不安的看着赵平,自己的弟弟是什么人,她自然清楚,才能平庸不说,却总是心比天高,赵平为了安排他,费了不少心思,如今又出了幺蛾子,真是让青月左右为难。

    有心不管吧,却又实在架不住弟弟的软磨硬泡,没办法,只好对丈夫提了提,至于赵平怎么处理,便不是她所能管的了。

    赵平闻言,不由得一阵沉吟,青月父母双亡,如今只有王胜这一个弟弟,万一在前线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实在是没法交代,因此便将他留在晋阳,在任方手下做个小头目,哪知道他自己竟然哭着喊着的想到前线去,这让赵平着实踌躇。王胜要是有郑行那样的武艺,就算差点,赵平也会考虑的。怎奈他这个小舅子实在不是练武的材料,至于文韬武略,更是没有半点,到了战场之上,恐怕只有送菜的份!

    沉吟了良久,赵平这才说道:“再过几天,某要到邺城助秦叔父一臂之力,便让胜弟一起吧。”

    三月初六,月窈分娩,生得一子,赵府上下顿时陷入一片狂喜之中!面对着四世同堂的佳事,赵麟整天乐的合不拢嘴,心花怒放便是这位一代名将此时真实的写照,整天除了不厌其烦的听取下人向自己详细的介绍重孙子的况之外,便是与亲家崔世一起,寻经问典的,为重孙子起名。

    后汉王朝的轰然坍塌,使得崔氏根本来不及调整自己的家族战略,因此,家族被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在长子崔翊的率领下,与少帝一起到了江东;一部以次子崔竑为,在竟陵王刘安手下举步维艰;而实力最弱的一部却在并州。虽然并州如今尽在赵氏的掌握之中,但崔氏留在并州的子弟基本上都是才疏学浅之辈,竟然没有一人能够挑起重振崔氏的大梁!

    看着赵平以雷霆万钧之势消灭世家,将并州纳入掌中,更实行新政,将疲敝的并州起死回生,崔世又羡又嫉,心中却还有几分安慰。赵平毕竟是自己的外孙,虽然崔家的子弟不争气,但只要有赵平在,保全崔氏一门的富贵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赵业与马焕也分别从平阳、雁门赶回,但只留了两天,待三之礼过了之后,便各自回去,毕竟平阳与雁门乃是并州的门户,军事重镇,不容有失!

重要声明:小说《问鼎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