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幽冀攻略 二一 幽谷佳人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东大米汤 书名:问鼎天下
    吴森此时却是无暇理会赵平的平淡,其实刚刚见到赵平的时候,吴森便打算借助赵平的力量彻底的摆脱关家,只是毕竟是与赵平素未平生,刚见面便直言其事,却实在是有些冒昧了!他本打算将赵平请回庄园,见了公主之后再慢慢的将此事告知赵平,剧阳公主有着公主的份,虽然后汉王朝如今偏安一隅,已经名存实亡,但毕竟是曾经的一国公主,份地位自然不同!

    只是关家似乎越来越按捺不住了!自己刚刚离开一会的功夫,便开始宫了,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了!吴森怒气冲冲的领着赵平直奔剧阳公主下榻的别院,一路上大致的向赵平介绍了一下况。帝京之乱时,剧阳公主正在关家省亲,幸运的避过了一劫!在当时的关家家主关凤的力主之下,关家举家离开中原,本打算迁到倭奴国,另谋展,无奈在海上遇上了风暴,只得搁浅在三韩。

    不过关家倒也现在三韩落脚也是不错的选择。他们与马韩毗邻,便雇佣马韩民众,修建了这所宅院,打算在这里生根散叶,传承下去。

    当关凤在世时,剧阳公主刘清的子还是很好过的,关凤对这个外孙女极为疼,刘清的几个舅舅以及下面的表兄弟之类因为惧怕关凤的权威,倒也不敢有什么想法。只是这一切在关凤去世后生了改变,关凤去世后,关凤的长子关炳大权独揽,关家其余的几个兄弟关炽、关炯、关炫几人自知无法与兄长对抗,于是便不再管事,让出了手中的权力。

    所幸,关凤知道自己长子的为人,因此去世前将自己的财产分成了几份,几个儿子与刘清都有,这样避免了万一自己的长子独掌家族大权后,这些人没有什么凭仗。

    出于对外孙女的疼,关凤留给刘清的财物最多!甚至过了关炳这个家主所得!对于刘清,关炯当然是无法容忍的!他们关家举家迁到海外,出来钱财之外,其余的便是一无所有!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取得展,没有大笔的钱财是万万不行的,偏偏关炳这个家主得到的财物竟然还没有一个外人的多!这口气区怎么能让关炳忍得下!于是,针对刘清的各种手段自然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不过,毕竟关炳与刘清之间还有那层亲的外衣做掩饰,关炳倒也不敢得太紧,况且刘清边还有近百的宫廷侍卫,这实在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关炳很清楚,若真的硬拼的的话,只能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到时候即便是铲除了刘清,还有他的几个兄弟在那里虎视眈眈,正所谓前门拒狼,后门迎虎,失败的还是自己!

    采取柔和一些的手段,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刘清才是关炳的目的!只有这样,关炳才有把握对付自己的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兄弟。

    由于庄园占地巨大,而刘清又是住在后院,因此,当来到刘清所居的后院时,吴森已经将况对赵平介绍了个七七八八,对于吴森言语中明显的求援之意,赵平不置可否。吴森当然也不奢望与赵平的第一次会面便能达成共识,现在他所期望的只是赵平不会被关炳拉去而已。

    赵平虽然从未在后汉王朝为官,但他不仅有个名满天下的爷爷,而他自己也是名满天下!四年前那如梦幻般的一战不仅奠定了赵平的声名与地位,更使得赵平跻名将之列,若不是他坚辞不受,质帝早已将他征召入朝了!

    刘清与关家虽然来到了三韩,并打算在三韩定居,但这等世家都有自己的报来源,因此,这数年间生的事这里的人,包括吴森在内,都十分清楚,因此,对于赵平的动态也是十分了解。如今的并州已经在赵家的掌控之下,若是能够得到这个强援,对于公主而言实在是一件好事!吴森在心中暗道。

    如何才能说服赵平呢?这便成了当务之急!吴森此时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见了公主之后再说了,吴森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只是一个武夫,对于这些事并不擅长,若想得到赵平的帮助,也只有靠公主自己了!

    在吴森的带领下,赵平终于到了刘清所居的后院前,将自己的侍卫留在院门处之后,赵平与吴森正要拾阶而上,却见眼前的朱漆大门“砰”的一声巨响!一个绿衣青年怒气冲冲的撞了出来,看到吴森与陌生的赵平之后,重重的哼了一声,甩袖边走。

    赵平饶有兴致的看着怒气冲冲的青年离去的背影,吴森尴尬的一笑,对赵平说道:“此乃关家大少爷,关鹏,教小侯爷见笑了!”

    赵平客气的笑了笑,说道:“年轻人,年轻气盛一些,也是能够理解的!”赵平气度沉凝,雍容大度,若是不知,任何人都不会知道他仅仅是一个刚过二十的青年。

    听着赵平老气横秋的话,吴森唯有苦笑,心道,这位关大少爷的年纪可是比你大多了!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否则让赵平觉得自己轻视于他,却是得不偿失了,因此只能干笑一声,一手虚引,涩声说道:“小侯爷,请!”

    赵平也不和他客气,举步便进了大门。这大门看来极为结实,在关鹏盛怒之下竟然未被摔坏,便是连门上的朱红油漆都未曾掉一点!

    赵平看着光可鉴人的朱漆大门,啧啧有声的赞道:“好气派!”

    吴森一时之间倒是摸不准赵平此言的含义,到底是称赞还是挖苦,却也不能不答话,只得干笑着说道:“这是关家老太爷在世时建造的宅院,为了这座宅院,雇了万余名马韩人,历时一年,才修建齐整!”

    听着吴森的介绍,赵平回头看了看廊檐重重的庭院,对于这些世家的奢靡再一次有了深刻的认知,不过赵平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着,和吴森一起来到了客厅之中。

    剧阳公主所居的别院颇有几分清幽的意味,几处林木匠心独具将红色的小楼掩映在其中。吴森带着赵平直奔楼中,一个十**岁的丫鬟恭敬的站在门口,迎接吴森。

    “奴婢见过吴将军!”乖巧的丫鬟对吴森十分尊敬,远远的便蹲施礼,眼角的余光却看向吴森旁陌生的赵平,虽然掩饰的极为到位,但目中还是露出一丝惊异!这里远离中原,平时都是府中的人来人往,如今乍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却让这丫鬟极为震惊!况且这里是剧阳公主的起居所在,吴森却带着一个陌生的青年来到这里,似乎有些唐突。

    吴森当然明白丫鬟的想法,微笑着说道:“碧凝,这是赵公子,某家特地给公主引见!”

    碧凝闻言,不由得多看了赵平一眼,赵平相貌英俊,气度不凡,虽然是一袭简单的长衫,却丝毫都不曾掩盖他的风华。碧凝毕竟是剧阳公主的侍女,自然有着不凡的见识,心中对于赵平的份更加好奇起来,能够让吴森如此对待的人,碧凝还未曾现过!

    “奴婢这便去禀告公主。”碧凝自然也是眉眼通透的人物,知道眼前这位青年定然有着极大的来头,当下不敢怠慢,对二人福了一福之后,便往后堂而去。

    吴森招呼着赵平在一旁坐下后,便有另外一名丫鬟奉上香茗,吴森殷勤的招呼着赵平不提,却说碧凝。

    轻轻的进了刘清房中的碧凝看到刘清愁眉紧锁的样子,不由得一阵黯然。关凤在世时,关家上下没有人敢对刘清有任何的不恭,虽然刘清只是一个亡国公主,但关凤的权威在关家却是不容置疑!只是随着关凤的去世,刘清的子却越来越不好过,幸亏边有几十名忠心耿耿而且武艺高强的侍卫,以关炳为的关家人不敢造次,否则刘清此时的下场将极为凄惨。

    所谓怀璧其罪,刘清手中不仅掌握着巨额的财富,她本人又是风华绝代,而且又有着特殊的份,这几样加在一起,极容易引起一些人的变态**!关鹏正是其中之一,亲在这一刻,并不比浮沙砌成的城堡牢固多少,别说是狂风巨浪,便是轻轻的一个浪花,便会使这一切化为无形。

    刘清诚然可以凭借自己手中的力量与关家撕破脸皮,但后果却也是极为严重的!在异国他乡,仅凭以吴森为的几十个侍卫虽然可以保得一时的平安,但却无法确保永远的安全!

    刘清不是没想过回国,只是回去的话投靠谁呢?那些纷纷自立的诸侯定然不会放过刘清这个份!若是回国,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成为某一家诸侯的棋子,成为一只囚在笼中的金丝雀,丝毫没有自由,更难逃屈辱的命运。

    与其那样,还不如留在关家,毕竟自己手中的力量还是能够与关家互相抗衡的,虽然免不得勾心斗角,争来斗去,但毕竟还是安全的。

    见碧凝进来后,刘清收起自己的心事,转过看着碧凝。碧凝一边万福,一边说道:“吴将军带了一位少年回来,看起来此人来头极大!连吴将军都是毕恭毕敬的,这不,吩咐奴婢前来请公主出去相见。”

    刘清闻言不由得一愣,这里乃是三韩,未开化的蛮夷之地,并不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中原,那里会有什么大人物?不过刘清能够在关家上下的虎视中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然有其不凡之处,转念一想便想到了问题的关键,“莫非是汉人不成?”想到此处,便问道:“此人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碧凝为刘清取来了面纱,一边侍候刘清戴好,一边说道:“听吴将军言,这人姓赵,吴将军称他为‘小侯爷’!”

    刘清乃是皇家公主,对于自家的官制自然是清楚的很。只有世袭的侯爵,而这位侯爵还在人世,其后代才能被成为“小侯爷”。质帝一朝,赵姓的世袭侯爵只有并州的赵麟!莫非此人乃是赵平不成?刘清的心思极为敏捷,转眼之间便将赵平的份猜测的丝毫不差!

    如果是赵平的话……刘清叹了口气,如果能够得到赵平的帮助,即便是沦为他的玩物,也好过被那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甚至是那些大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诸侯们霸占了。

    赵平虽然并未在后汉王朝的政治舞台上登场亮相,但凭借他四年前对鲜卑的那一战,却使得后汉王朝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位来自并州的“白衣公子”!刘清当然也知道赵平,而且与大多数人的道听途说不同,刘清对赵平的了解甚至不比赵平对自己的了解少。

    当年那一战之后,赵平虽然拒绝了质帝的封赏,但却走入了皇家的视线之中。在那样的况之下,皇家想了解一个人,简直是易如反掌,因此,赵平几乎所有的事都被翻了出来,因此,刘清对赵平可谓是了如指掌!

    以刘清的了解,赵平实在是堪称正人君子!那些纨绔子弟上所有的毛病如贪杯好色、仗势欺人、贪得无厌等等,都与赵平无缘,优点倒是有一大堆!

    只是赵平远在并州,为何来到这苦寒的三韩呢?刘清一边往外走,一边盘算着赵平的用意。

    来到大厅与内堂的的仪门处,碧凝正要掀开帘子,却被刘清止住。刘清轻轻的来到帘后,往厅中注视。只见吴森正与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交谈。这青年一袭简单的素色长衫,正襟危坐,眼神清澈,神淡泊。作为一国公主,刘清自然是阅人无数,颇有识人之明,见得多了,眼界自然也就开阔了,所谓见多识广正是这个道理。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赵平,刘清却不由得在心中赞了一句,所谓闻名不如见面!听的再多,也不如亲自一见!单看赵平的神态气度便已是非凡。

    刘清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丝期盼,对碧凝使了个眼色,碧凝会意,轻轻的掀开珠帘,轻声说道:“公主请!”

    吴森一直在关注着这里的况,见状连忙站起来,一边躬施礼,一边说道:“末将恭迎公主!”

    赵平自然不会在这等礼节的问题上出现疏忽,温文尔雅的他也站起来,与吴森一起躬施礼,却并未说话。

    一阵环佩叮当的清响中,刘清款步而出,轻纱遮面的刘清一袭素衣,式样也极为简单,毫无装饰,额头正中点了一点朱砂,竟是说不出的妩媚娆,黑亮的长随意的挽了一个高髻,插着一支翠玉步摇,随着刘清的行走而左右摆动,款款生姿。

    刘清朱唇轻启,轻声说道:“吴将军、赵将军,二位免礼!”一边说着,人已经来到了主位前。待她站好,吴森与赵平这才收礼平,不过出于礼貌,二人都将目光投在自己前三尺左右的地上,并不直视刘清。刘清毕竟份不同,而且男女有别。

    刘清的请二人坐下后,对赵平轻声说道:“本宫来迟,有失远迎,请赵将军勿怪!”

    赵平连忙抱拳说道:“公主言重了,赵某不过是偶至此间,岂敢劳公主大驾!”

    刘清微微一笑,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状似好奇的问道:“并州距此有数千里之遥,况这三韩乃是不毛之地,将军却是为何来此?”

    先前吴森早已问过这个问题,赵平自然早有说辞,当下淡淡的说道:“不过是练兵而已。”

    刘清与吴森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这番说辞,不过却也无从反驳,刘清便转移话题,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不知将军此来率领多少人马?”

    吴森先前也曾问过这个问题,不过被赵平用言语岔开,其实倒也不是不想告诉吴森,只是赵平想选择一个比较合适的时机与人物罢了,吴森只是刘清的侍卫统领,无疑还是没有让赵平明言相告的资格。如今刘清再次问起,赵平便没有了继续隐瞒的必要,抱拳说道:“不瞒公主,赵某此次带了一万人马。”

    刘清闻言不由自主的吸了口冷气,吴森也是极为震惊,二人不由得对望一眼,实在想不出赵平如此大动干戈的原因,不过二人毕竟是见惯大世面的人,震惊之后,立即回国神来,刘清压下心中的震惊,“咯咯”一笑,说道:“本宫失态了,请将军莫怪!”

    赵平连道不敢,吴森看了刘清一眼,刘清微微颔,吴森收回目光,神色凝重的看着赵平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瞒小侯爷,自从关老太爷去世之后,公主在此处举步维艰!今幸遇小侯爷,还请小侯爷施以援手,吾等自公主以下,无不铭感五内!”

    刘清也是低低的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目光有些黯淡,言又止的看着赵平。

重要声明:小说《问鼎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