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转战千里 二九 融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东大米汤 书名:问鼎天下
    赵平连忙将伊娄真扶起,正色说道:“小真既然如此说,某也不欺瞒与你,鲜卑,终究要融合!某之目的实非征服,而是融合!小真可明白?”

    “融合?”伊娄真皱起眉头,愣愣的看着赵平,突然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我们鲜卑人信仰的是‘噶仙’,用你们汉人的话说就是‘猎民之仙’。以天为被,以地当,逐水草而居,自由自在。你将如何改变他们这种天?”

    “若是无法改变他们这种天,仓舒,你这融合,不过是空谈罢了!”伊娄真认真的看着赵平,沉声说道。

    赵平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往窗外,缓缓的说道:“小真所言极是,不过某自有计较。眼下说此事还为时过早!待将河北平定之后,再论此事也还不迟!”

    伊娄真闻言,嘴动了动,张嘴言,却终于还是忍住,叹了口气,对赵平说道:“仓舒既然有全面的考虑,我也不多说了,天色已晚,仓舒早些歇息吧。”说完,也不等赵平开口,转便出了赵平的房间。

    看着伊娄真离去的背影,赵平慢慢的走到门前,将门关上后,这才回到桌前坐好。伊娄真所言,赵平都曾经考虑过,要征服一个民族容易,但若想将一个民族完全融合,这就困难了许多!

    鲜卑乃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是他们的天。拓跋宏近年来大力推行汉制,甚至不惜用高压铁血政策,对于那些反对之人一律格杀。虽然如此,但收效却是甚微。

    究其原因,一则鲜卑人千百年来的习惯甚至是天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改变。二来,鲜卑目前的居住环境根本不适合汉制的实行。

    实行汉制,要的条件是土地与城市。鲜卑的领土虽然广袤!但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领土是沙漠,其余的三分之二则以草原居多。

    这样的环境使得鲜卑人居无定所,除了占领的云中、五原、朔方、定襄四郡以及都高柳等几个大城市之外,其它地方根本无法形成固定的聚居点,更别说城市了!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赵平自然清楚,不过,赵平目中闪过一丝坚决,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完成!北方这片广袤无边的草原,必须完全掌握在汉人手中!否则,这里便是滋生游牧民族的沃土,华夏将始终处在边患的威胁之中!

    若是朝廷强盛,倒也不怕。怕就怕在中国的历史总是陷入一个强势——衰落——取代的怪圈之中,如此循环往复,数千年不休。

    若是北方的游牧民族趁中原王朝衰败之机,进犯中原,其后果……赵平自然知道这种结果,东晋的五胡,宋末的蒙古,明末的满族。

    这些异族入侵的历史便是华夏民族的血泪史!上天既然让他来到了这个时代,虽然只是一个平行的时空之中,但赵平无论如何也无法坐视这种悲剧的在此生!

    因此,釜底抽薪!将北中国这片广袤的草原,滋生游牧民族的沃土纳入掌握之中,改变他们的习,用城市和土地束缚起他们,将他们逐渐融入华夏民族之中。

    对此,赵平有足够的信心!因为华夏文明是一个同化力极为强悍的民族,任何一个民族,与华夏文明相处的久了,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同化。

    只是那几个软弱的王朝并未创造出同化这些异族的条件而已。

    赵平现在做的就是创造出这种条件!

    对于要在沮阳休整几天的决定,武宣毫不反对。在他看来,不去鲜卑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既然接受了郑家的雇佣,却也由不得他做主,因此当听到郑强说想在沮阳休整几时,立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傻瓜才会不答应,武宣当然不是傻瓜!

    “吴大人,”郑强对一脸焦虑的吴澄拱了拱手,“昨夜老朽已差人连夜将书信送回!”

    吴澄闻言,不由得离座而起,对郑强一揖,满面感激的看着郑强说道:“多谢掌柜的!不管成与不成,掌柜的心意,吴某铭感五内!”

    郑强笑呵呵的抱拳还礼,说道:“大人客气了!老朽已将况详细的禀告了我家老爷,请大人静候佳音!”

    “唉!”吴澄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对了,掌柜的何时启程?若是掌柜的离开,吴某却如何与郑翁联系?”

    “大人不必担心!”郑强摇了摇头,“待我家老爷回信之后,老朽再启程也不晚!正好在此间休整一番。”

    “这可如何敢当!耽误了掌柜的行程,吴某于心有愧啊!”吴澄心中的感激再也忍不住,“郑掌柜高义!吴某铭感五内!后若有用得着吴某之处,请尽管开口,吴某决不推辞!”

    郑强微笑着还礼,“大人客气了。”

    伊娄真面色苍白的坐在屋中,一脸的哀伤。独孤轶着急的走来走去,却是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今天一早,他过来请安时,便现伊娄真一夜未睡,一直坐在这里。

    对东部鲜卑王室忠诚,使得他对伊娄真,这个东部鲜卑王室仅剩的血脉有着特殊的感,不仅仅是忠诚,更有一种舐犊之。如今见伊娄真一言不,暗自神伤的样子,心中极为痛惜。

    只是让他与百万军中取敌将级,自然是手到擒来,但若是让他安慰开解他人,却是找错了人了。因此,独孤轶虽然急的团团乱转,翻来覆去却仍是那几句话,实在起不到开解的作用。

    正团团乱转的独孤轶突然一跺脚,转出了伊娄真的房间,去找赵平去了。

    对于伊娄真与赵平过从甚密,独孤轶是持反对态度的。在他看来,伊娄真乃是公主之尊,虽然东部鲜卑已经灭亡,其终大事却也不能草率!

    赵平已是一妻二妾,却将伊娄真置于何地?这些都不论,二人之间的民族差异却又如何弥补?绝大多数的汉人对于鲜卑人都有着莫名的仇恨!两个民族间的仇恨并非朝夕之间形成的,同样,也不是朝夕之间能够化解的。

    因此,他总是时常提醒伊娄真,慎重的处理与赵平之间的关系。

    对于独孤轶的提醒,伊娄真却也不能不听,而且独孤轶说得也对,赵平已经有了一妻二妾,却将自己置于何地?虽然自己只是亡国之人,不过在尊严与之中,她只能选择其一!

    于是,伊娄真选择了尊严!将心中那缕刚刚萌芽的丝生生斩断。

    独孤轶见伊娄真如此伤怀,心中着急,而自己却又没有办法劝解,不得已,只得去找赵平。

    对于赵平,独孤轶并没有偏见。之所以要阻止伊娄真,却是出于方方面面的考虑。他们东部鲜卑虽然灭亡,但曾经的荣耀与尊严使得他们做任何事之前,都要深思熟虑。

重要声明:小说《问鼎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