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民间故事之二 (3) 谁是凶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莉 书名:紫星仙奇缘
    王二一觉醒来,东方的天空已经发白,在白亮亮的天幕衬托下,那窗外的一切显得更加清晰了,他首先伸了伸腿,感觉脚头有些反常,湿漉漉地,粘糊糊的,他不会怀疑别的,首先怀疑儿子拉到上了,赶紧用手推了推旁的妻子,怎么回事?妻子浑冰凉,遂喊叫一声,“孩子他娘,快醒醒,儿子拉到上了……孩子他娘,快醒醒,儿子拉到上了。”

    连连喊叫两声,哪里有人回答,他赶紧坐起来朝对面观看,大吃一惊,差点昏倒,头和地下全都溅满了鲜血,妻子被杀,脑袋滚落地下。

    “这是谁干的?”王二遂放声大哭起来,“孩他娘死的好苦啊!撇下两个孩子让我如何活啊……”

    黎明的早晨是最清静的,稍微一点动静能听几里路,王二大清早地哭涕令人心寒,遂惊动了左邻右舍,他们一个个过来观看,那骇人的场面令人呕心,看到上的血迹和滚落地下的人头,太恐怖了,胆小的哪个敢看。

    “杀人了,人命关天,什么样的新闻也没这件事轰动。”一会儿整个村子都知道了,“王二的妻子被杀,那惨不忍睹的景,令人看了感到害怕,心惊。”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成了当地的焦点新闻,不一会儿传遍了附近的十里八乡,而且传得沸沸扬扬。对王二妻子的死因,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王二在外边另有新欢,回来的当晚就把妻子杀了。”

    还有的说;“你别看王二那么悲痛地哭啼,那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是做样子让大家看的。”

    真是“好话传仨人,有头少了,坏话传仨人,有叶又有根。”不多时传到娘家人耳朵里。

    娘家人闻听所言,闺女被杀,王二所为,气炸肺俯,岳父岳母当场昏死过去,王二杀妻灭子另有新欢,岂能善感罢休,遂召集兄弟姐妹,侄子侄女一大帮,向王二家赶来为闺女出气。

    娘家弟弟是个火爆脾气,得知姐姐被姐夫所杀,遂起斧头,前来替姐姐报仇,非杀王二不可。

    王二面对小舅子的斧头,一边躲闪其锋芒,一边大喊冤枉,“我与你姐姐两厢关系甚好,岂有杀妻灭子之理,请内弟息怒,不要相信那些谣言。”

    “他妈的还关系甚好呢,你外出三年我姐姐安然无恙,你一回来我姐姐就死了,这房子里就你们父子四人,难道是两个年幼的子女杀了母亲不成?”小舅子怒目圆瞪,责问得王二哑口无言,“快讲啊,不是你杀的,难道姐姐的脑袋是自己掉下来的不成?”

    “反正不是我杀的你姐姐,是谁杀的我也说不清。”王二叫苦不迭,有口难辨,赶紧向小舅子劝道:“你姐姐被杀,我做为丈夫够痛苦的了,撇下两个孩子如何生活啊?请孩子他舅不要再添乱子了。”

    “添乱子,谁添乱子?杀人赏命自古以来天经地义,”小舅子决不放过王二,要替姐姐报仇,“你是自己了结呢?还是让我来帮忙,反正姐姐的仇一定要报。”

    吵闹声惊动本村所有人员,有几位年纪大较大一点的赶紧向前劝阻,“在事没弄清楚之前,还望亲家、舅官们冷静对待,人命关天,关系重大,这件事最好报到官府解决,让县官大人前来破案,是否需要抵命,有县官大人秉公而断吧。”

    娘家人见言之有理,事已至此,看了看两个可的外孙,无奈只好报于官府,让县官大老爷前来破案。

    县官大老爷接到诉状,遂带领一班兵丁衙役,前来现场察看一番,果然一桩残忍的杀人血案呈现在眼前。

    县官大老爷不敢儿戏,遂对现场察看一番,并了解一下村民的反映,当得知死者是在王二归来的当天夜里被杀,有杀妻灭子之嫌疑,是否有杀人动机?还要有待调查。

    县官大老爷走访完后,吩咐仵作道:“仔细勘察现场,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做好尸体检查及保护工作。把王二带回大堂审问,其他人员统统到大堂听后问案。”

    王二被五花大绑带到县衙大堂,妻子的娘家人随同县官大老爷,一同来到大堂,另外还有本村看闹的人群。

    此时,县官大老爷坐在大堂之上,旁边坐着师爷,头上明镜高悬“正大光明”四个大字,左右两边排列着衙役,一个个手拿刑仗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十分威严。

    县官大老爷首先拍一下惊堂木,大喊一声,“带人犯……”

    只见两名衙役,架着王二走了上来,来到大堂,把王二使劲往下按去,王二感到冤屈,直子,硬是不跪,怎奈衙役不会放过,恶狠狠地照着王二腿弯处踢去,硬把王二按跪在大堂之上。

    “嘟!大胆狂徒,还敢嘴硬。”县官大老爷再次狠狠地摔打一下惊堂木,“杀妻灭子,手段残忍,另有新欢,慌**理,还不赶快如实招来,免受皮之苦。”

    “大老爷,冤枉啊!我与妻子感甚好,岂有杀妻灭子之理,请大老爷容草民把实讲出,草民外出三年未曾与家人团聚,由于思念妻子心切,特请假回来探亲,一觉醒来,妻子被杀,绝不是小人所为,岂有杀妻灭子之意。”王二怎肯招供,泪流满面,口口声声喊叫冤枉,“冤枉啊!后悔自己没听先生所言,此时,‘不易回家探亲’,才惹来杀之祸。”

    “冤枉,你有何冤枉?人命关天,杀人赏命,看来不动大刑量你不招。”县官大老爷遂喊叫一声,“来人,拉出去重打四十大板,不信你不招。”

    “冤枉啊!”王二宁死不招,喊叫冤枉,“即是把草民杀了,草民也是冤枉。”

    “慢着,老爷还是容他把话讲明,”这时师爷在一旁看出了门道,他与县大老爷会意一下道:“既然冤枉,就该把实讲出来,如有半点虚假,小心你的脑袋。我来问你,是在哪里打工?先生是谁?他向你讲些什么?”

    “大老爷容听。”王二又返回跪下讲道:“草民在河南归德府柘县后罗李村打工,为隐山先生雕刻模板印刷书籍一事。”

    “隐山先生!可是人称活神仙的李子金吗?”师爷对隐山先生十分清楚,豫东有个活神仙李之铉与梅文鼎、游芝齐名。

    “正是此人,”王二见师爷提起李子金,看来他们很熟悉,即无顾虑地把实统统讲出,“草民请假回来探亲,隐山先生曾经阻止不,曾劝道:‘此时不宜回家探亲’。草民由于思念感甚好的妻子和儿女,回家心切,背起思想包袱,影响睡眠和工作,先生见此况,不得不,临行前交代四句话;‘叫你上,你莫上。叫你下,你莫下。头上流油你别擦。’”

    “嗷,原来李先生临行前已有交代,途中可曾遇到什么?他的话是否属实?”师爷一方面想查看一下隐山先生对事物所预测的准确,另一方面察看一下王二所讲之话是否真实,“把途中具体详细况讲出,以便对案了解。”

    “草民回来一路上小心谨慎,按照先生所言不打折扣,在长江果然遇到了沉船事故,在攀山越岭途中遇到了爆炸事故,躲过了一次次死神的降临。”

    “看来隐山先生果然测算出了你的灾难,为保全命确实起了作用。”师爷继续了解,“那回到家中为何不按照先生所言?”

    “大老爷您听啊!回到家中草民自以为保险了,再不会有沉船、爆炸事故发生,高兴地听从妻子吩咐,洗了洗澡,准备上就寝,谁知,妻子挂的一罐香油,被草民撞了一头,妻子要帮忙擦去,草民还是按照先生的吩咐,‘头上流油你别擦’,草民不让擦去。”

    “嗷,原来没擦啊,”师爷继续追问,“既然没擦,为何不灵了?”

    “是啊,草民也在怀疑,先生的测算为何不准了。”王二继续诉说,“当时草民与妻子一番亲后,再加上连来,长途跋涉,确实累了,一觉睡到天亮,醒了竟然发现妻子被杀,自己成了难以逃拖的杀妻犯,草民所讲全是实,没有半点虚假隐瞒之意。”

    “那隐山先生还讲些什么?”师爷心里明白,既然先生早已算出,肯定还有交代,为了把案彻底掌握,继续问道:“一点一滴统统讲出,不可留下一丝一毫。”

    “对了,草民刚才讲掉了一句,”王二回想起隐山先生最后交代的一句话,“草民向先生讨要破解之法时,先生摇了摇头,‘破解之法没有,’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谜底。”

    “谜底,什么谜底?”师爷闻听有谜底,心想,这案子就好破了。“速速讲来。”

    隐山先生道:“‘斗谷三升米’自己理解吧。”

    “草民不解,让先生把话讲明。”

    隐山先生道:“天机不可泄lou,话只能讲到此处,剩下的看你自己如何把我了。”

    “斗谷三升米?”县官大老爷与师爷对于王二杀妻案,十分认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软硬兼施,终于把案子了解清楚,从中得知一句谜底,二人即刻分析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知后事

    请看下章!~!

重要声明:小说《紫星仙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