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八章 欢送宴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莉 书名:紫星仙奇缘
    <---凤舞文学网--->

    王府门前大花坛里,还有许许多多兰花儿,一条条窄长的叶片儿聘聘婷婷,不时探出一团粉簇笑脸。--凤-舞-文-学-网--它那洁白素雅的风姿引起隐山先生的遐思,天仙般的风韵颇有几分傲气。隐山先生从花坛里捡起一朵凋零的落花,微黄的花叶上尚存一丝幽幽的气息,不免叹息这美好的花儿从此便融进这块养她的土地,然而又敬她至今还眷念着自己,不得不加入她的行列,为她的理想而尽自己的力量。

    早饭过后,王府客厅内,王爷和福晋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叙谈,二人在商谈如何欢送新科状元出征一事。

    这时,新科状元征讨元帅吆哈智和左路先锋张智赶来向王爷与福晋请安,

    “父王,母亲早安!”

    “王爷早安,福晋早安!”

    “平!明天你们就要出发了,父王正在和你母亲商量欢送仪式。”王爷向新科武状元征讨元帅吆哈智道:“时间定在今天,为你们践行举行一次欢送宴会,把隐山军师接来一起欢聚一下,自他到京城来,父王还没有与他单独交谈过,为表示一下父王的心意,特借此机会与隐山先生再次相聚。”

    “隐山军师不敢来,主要是不好意思见父王,再加上那次皇上赐婚的闹剧,也不知他是不好意思,还是心里内疚,或者是其他原因,提起来王府,他总是找借口回避。”征讨大元帅吆哈智道。

    “这有什么呢?感到内疚的应该是我,那次皇上赐婚是父王的不对,是父王想成全你们二人,谁知你们双方都有心上人了。父王不了解况,不清楚你的态度是那么坚决,对李玄忠贞不渝。隐山军师已经有了娘子,也是宁可掉脑,不可辱。是我多管闲事,父王对不起你们。”

    征讨大元帅叹了一口气道:“已经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他,但愿这次到湖南能够见到李玄,我们夫妻分散多年,自我夺取状元后。得到皇上谕旨到湖南追缴紫金,高兴地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安,我真想马上赶到湖南。见到相公李玄。”

    福晋在旁看了看智的脸色道:“我儿这两天是有些瘦了,但愿我儿早见到驸马。”说过“驸马”二字想起错了,王爷下令王府里没有了仙子格格,感到自己讲错了。又赶紧改口,“见到你的相公。”

    王爷根本没听她们母子二人的谈话,也就没有理睬,脑子里再想着要见隐山军师,“多么希望看到在南阳那个无忧无虑的隐山先生啊。”王爷叹了一口气道:“他要永远不知道真相该多好啊,把本王当成一位平凡的农村老头,老远的喊叫王老头,决不会出现谁怕谁,谁躲避谁的现象。那是多么亲,多么开心……连本王一天不见,就想念他,那时条件艰苦,连喝口水都要自己倒,倦卧在病上面对巴掌大个棋盘。倒是开心,如今回到王府条件好了,反而距离拉远了。唉,不管怎么着,把他推荐为军师,也是对他的赏识,报答他一个多月的陪伴,也给他一个施展才华地机会。”

    征讨大元帅吆哈智见王爷很赏识隐山先生。即讲道:“既然父王思念他。我尽量说服他来吧。”说着站起来亲自前往邀请。

    “好吧。父王在此等待。快去快回。”王爷向福晋又唠叨起来:“世界是美好地。对我们这些老头子来说。是有限地。他们远去出征追缴。不是一两天就能赶回。三年两年难以说准。十年八年难以说清。见一面不容易。也可能是最后一面。”

    “王爷地体很健康。能长寿百岁。”福晋笑着讲……

    “我这体能活一百岁吗?到处是毛病。浑疼痛。”王爷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他那条腿。“战场上留下地腿疾遇到天下雨就复发。疼起来钻心。实在难熬。毕竟岁数不饶人。体一天不如一天地走下坡路……”

    “这下好了。不用上战场。有时间在家里休息。”福晋很关心地拿出一条毯子搭在王爷地腿上。安排道:“少受凉……”

    征讨大元帅吆哈智地亲自来到隐山先生住处。为了统一指挥。隐山先生和神出鬼没已经搬到军内居住。二人住在一个帐内。隐山先生碍于元帅亲自来邀。难以推辞。只好随同征讨大元帅吆哈智来到王府。

    隐山先生怕进王府,每次来到王府总感觉不自在,连心跳都不一样,他怕王爷,他和王爷是战场上地老对手,曾经几次战败王爷,最危险的有两次,一次使王爷狼狈不堪,差点被擒,另一次让王爷差点掉了脑袋,也是王爷一生中最大的羞辱,他怕王爷知道真相后报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为此才躲避王爷。

    今天隐山先生踏进王府不光是怕与王爷的纠葛,还另有原因,担心碰到王府的格格,那是多尴尬啊。皇上赐婚隐山先生为王府格格的驸马,轰动整个京城,王府里所有丫环仆女哪个不知,在菜市口他被绑到刑台上示众,使他出尽了洋相,他怕闲言碎语的背后指手画脚。

    说实在的,这次不能怪隐山先生了,应该怪王爷,强迫他与格格成亲,让皇上赐婚差点掉脑袋。为这事隐山先生对王爷不满,王爷心里也清楚,他让他差点掉脑袋,他把他送上了断头台,可算一比一地拉平了,不存在谁欠谁了。隐山先生来到王府,即害怕又好奇,他想打听一下,看一看皇上赐婚的那位格格长得什么样?漂亮不漂亮?是美是丑,人吗,总有一个好奇心,即是不同意与她成亲,过后也想看看模样。

    他悄悄的向一位丫环打听,“听说有位皇上赐婚的格格,差点让隐山先生砍头,她是哪一位?”

    丫环很聪明,王爷已经交代,王府里没有了仙子格格,隐山先生成了名人,怎能骗过丫环的眼睛,她笑了笑回话道:“是有位格格,皇上赐婚给隐山先生,可是,隐山先生不同意,那位格格已经出嫁了,随驸马远走高飞,可惜,你来晚了。”

    “嗷!格格已经出嫁走了。”他感到失望,未能看上一眼,不过,也是件好事,免得麻烦,要是那位格格没有出嫁见了面多不好意思,又少了一条担

    他怎知,让皇上赐婚的格格,就是新科状元征讨大元帅——他地娘子仙子小姐。

    隐山先生心想,没了未嫁的格格,就不存在以后招驸马的事,这才使他大着胆子来见王爷。

    隐山先生见了王爷,行礼问安后,坐了下来,有丫环送来茶水,他还是坐立不安,怎么也不自在,咋看面前的王爷,不像南阳下棋的那个王老头,那个王老头和他下棋耍过赖,他和他争吵过,而且争得脸红脖子粗,在他眼里王老头是只温顺的小绵羊。如今坐在王府里的王爷,是一只凶狠的老虎,尽管老虎再温顺,毕竟心里胆怯,随时他会发怒,有可能被吃掉。

    他再次找他下棋,他借口时间不多了,说会儿话吧。他与他聊天,他很不自在的一只手搓着另一只手,对他地谈话只是点头应付,从来不发表看法。

    哪怕他是讲错了,他照样点头。

    王爷丢下官架子,学着农村老头谈话,试探一下隐山先生,“昨天你说怪不怪?我见到一梅鸡蛋两头粗中间细,活像一个亚亚葫芦,打开一看是双黄

    隐山先生赶紧点头奉承,“是地,不错,王爷高见,神鸡下蛋,下出个奇迹的鸡蛋。”

    王爷琢磨起隐山先生,如今我还是我,他还是他,为什么在他上看不到南阳那位隐山先生地优点,滔滔不绝的言论?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犟劲,为了一个观点与我争论不休,直到他赢为止。今天明明错了,他为什么不反驳?他与那个隐山先生判若两人。

    这是什么原因?是双方都有,等级关系的存在,也可能年长者与青年人思维不一致的关系。

    欢送酒宴开始了,王爷心中有数,敬酒不让多喝,以自由结合的方式,随便的喝,他端起酒杯,与隐山先生碰杯,隐山先生赶紧端起酒杯站起道:“本来应该晚生敬王爷一杯,只是酒量有限,王爷请。”

    王爷也端起酒杯,“隐山先生请,小王子交与先生,希望先生协助多多出谋划策,把这次征讨卢知府,追缴国宝紫金任务顺利完成。”

    “王爷放心,是隐山份内的事。”隐山先生回话道:“协助小王子力所不辞。”

    这时,新科状元征讨大元帅吆哈智端着酒杯来了,左路先锋张智和右路先锋神出鬼没也来了,连同王爷一起举起酒杯,“大家一起为出征取得胜利干杯……”

    知后事

    请看下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紫星仙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