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将错就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莉 书名:紫星仙奇缘
    <---凤舞文学网--->

    顶戴花裕的惑,就像一坛陈年的老酒,香醇醉人,它能给你痛快淋漓的满足,赏心悦目的陶醉,可是,一不小心,便会使你醉得一塌糊涂,让你迷失在它醉人的光晕里,越陷越深。--凤-舞-文-学-网--

    李成栋不解纳闷道:“这件事太离奇了,送礼也有送错的,难道还有个王爷过生不成?”

    这件事,确实让李成栋说准了,朝中还真有一位王爷过六十大寿,他是谁呢?

    洛阳豪富胡闹台是摄政王鳌拜手下班布尔善的亲戚,胡闹台经常与班布尔善来往,经常在他跟前唠叨,一天到晚嫌自己的官职小,想巴结王爷提拔提拔,弄顶大的顶戴花羽。当时鳌拜对故主皇太极忠心耿耿,一片赤诚,而对顺治也始终坚守臣节,还是忠于顺治皇帝的,没有胡作非为,不敢擅自妄动。

    为了孝敬鳌拜,胡闹台挖空心思地想,送些金银财宝吧!做为王爷不算什么稀罕之物,他要一鸣惊人,在王爷脑子里留下深刻印象,故,特在鳌拜六十大寿上,献古画真迹仙女下凡美女图一幅。过后再让班布尔善从中提起顶戴花羽之事,也就好办理多了。

    为了此事,他精心准备了好多天,从选择美女到钉包装送京城。光选择美女就花费了几个月,从南到北,跑遍全国各地,挑来挑去,选来选去没有一个逞心如意的,眼见美梦即要落空。

    就在胡闹台前往南方选美女未能如愿,回去的途中,一路上十分失望地走着,路过沙滩客栈已是晚上,准备在客栈住下。

    当胡闹台进入沙滩客栈房间,发现灯亮,停下脚步,弯下腰来。爬在窗户板缝隙,乜斜着眼睛向房内偷看了一下;“咦!”房间内竟然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独自在孤灯下愁眉莫展。

    偶然机会,在沙滩客栈客房遇到仙子格格,即吩咐黑瘦高个子头领想办法弄回。

    黑瘦高个子头领找客栈老板拿出九旋香点燃,对着窗户缝隙塞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只见花仙子格格晕晕乎乎。逐渐瘫倒在上,要不使用如此下流的硬拼,他们怎是仙子格格的对手。

    那个大个子客官即是黑瘦高个子头领,主人即是胡闹台,把仙子格格放到马背上,即刻带领众位弟兄,快马加鞭,消失在夜幕里……这才圆此美梦。

    谁知大个子青年张智在狗不吃的带领下,寻找到洛阳城。从此不得安生,一连串的搭救,使胡闹伤透了脑筋。

    好不容易,把大个子青年张智吊到空中,摆脱了大个子青年张智的纠缠,这才有机会让丫环仆女们给仙子格格梳妆打扮。把自己盛装古董地大木箱拖来。四周钻上空隙,以便空气流通。箱底铺一张美女画,让仙子格格服下解药。随即对仙子格格进行点处理。一切完后,把仙子格格放入木箱内,躺倒古画上,以让人看到果真从画中走出似的,装上马车,有络腮胡须头领带领几名打手,护送到京城。

    洛阳豪富胡闹台反复交代道:“如果你们先到京城,就直接到王府大门前等待,这样保险些。免得在别处等待遇到麻烦。我带着喜帖直接给王爷拜寿,这样在众宾客面前。也给王爷一个惊奇,可以出尽风头。”

    络腮胡须头领闻听主人所言,即回话道:“有理,放心吧主人,我们就先行一步了。”带着众位打手,直奔北京城而来。

    其实,络腮胡须头领及众打手都是第一次来北京城,道路不熟。络腮胡须头领向打手们讲:“主人交代到王府等待,哪里去找王府呢?”

    其中有一名打手是个小聪明,出主意道:“王爷是京城的大人物,送礼的肯定很多,我们随着送礼的人群一起进入就是了,不必到处打听,显得我们外地人无能,说我们是土包子,让京城的人看笑话。”

    络腮胡须头领闻听小聪明所言点了点头,“有理,怎能让人看不起呢。”走了一会儿,恰巧碰到隐山先生、梅文鼎、游芝、揭喧、旭辈等一帮学子,赶往王府,给王爷贺寿。

    络腮胡须头领心想,还是向前询问一下,免得错了麻烦,即走向前去双手抱拳道:“请问众位豪杰,你们这是到哪里去?”

    “呵呵!我们前往王府,给王爷拜寿,你们是?”隐山先生也双手抱拳还礼,笑了笑回答。

    络腮胡须头领闻听是给王爷拜寿的,心想,我们何不与他们一起行走,这样也免得问路了,即道:“我们也是,感好,一起走吧!”说着招呼众打手赶着马车,他们一起说着聊着朝王府走去。

    隐山先生看了看他们地马车道:“你们拜寿拉的是什么东西啊?那么大个箱子。”

    隐山先生做梦也没想到,箱子里是他的娘子。隐山先生还用手拍了拍箱子,只因隔着这个木头板子,夫妻二人不能相见。

    “是主人的一幅古画。”络腮胡须头领看了看手拍箱子的隐山先生道:“你们倒是轻松,胳膊一夹走了。”

    “那倒是,我们哪能与你们相比啊,一帮书生,都是自己的亲笔书画而已。”隐山先生拿出书画卷了卷,放到这边胳膊继续夹起。

    说着聊着,抬头见已经来到王府大门前,王府总管出门迎接,把贺礼接下一一登记。络腮胡须头领把马车停下,等待主人的到来。

    隐山先生向络腮胡须头领打了个招呼,即刻进去入王府大厅。

    王府总管抬头见到马车,是送礼的,当然要接待,前来询问:“是来王府拜寿的吧?”

    “是的!”络腮胡须头领回答。

    王府总管哪敢怠慢,吩咐一声,“接下!”过来一帮兵丁把马车和箱子拉了进去,遂向络腮胡须头领他们讲:“你们到大厅里品茶休息,马车与马匹已经登记,保证丢不了,我们有专人负责。”

    刚刚把车子拉进去,这边洛阳豪富胡闹台骑马赶来了,老远喊叫:“错了!”

    “什么错了,没错啊!”络腮胡须头领眼望胡闹台不解地答。

    “哎呀,他们……这事咋向你讲呢,不是王爷。”胡闹台着急地讲。

    “没错,就是王爷,不信你去问问吧。”络腮胡须头领极力争辩。

    “他是王爷,可不是我们要找的王爷,是另一户王爷。”他着急而无奈。

    “什么乱七八糟的。”络腮胡须头领仔细想想,“嗷!明白了,不是上他们这一家来的,这怎么办呢?东西已经交给他们了。”

    胡闹台感到茫然无奈。

    络腮胡须头领主人感到为难,即向胡闹台道:“我去找他们把东西要回。”

    洛阳豪富胡闹台摇了摇头道:“送去的贺礼,要回不太合适吧,不把这位王爷得罪了。”

    尽管如此,络腮胡须头领还是找总管商量一下,能否要回贺礼,王府总管道:“不行,凡送来的贺礼已经登记上册,想要回地话,自己做不了主。”不过,他还是让络腮胡须头领等会,自己想办法,“等我去请示一下王爷,才能答复。”

    络腮胡须头领遂向洛阳豪富胡闹台回报了况。

    胡闹台想想,必须惊动王爷才能要回贺礼,即向络腮胡须头领道:“那就算了,干脆来个将错就错,把贺礼献上。”

    “算了,那个王爷怎么办?”络腮胡须头领问道。

    “给那户王爷再备一份礼吧,这样可以讨好两位王爷,比为了那位王爷而得罪了这位王爷。”胡闹台来了个急中生智。

    谁知王府总管已经向王爷回报了,王爷平时画如命,特别是山水画,古画真迹,不择手。王爷即刻吩咐:“让送礼人打开包装,先目睹一眼,有价值的留下,无价值让他拿去算了。”

    结果出现上述况。

    听说王府有人送来无价之宝,古画真迹仙女下凡美女图一幅,轰动了整个王府,当然,也包果隐山先生他们,这时,隐山先生在梅文鼎、游芝、揭喧、旭辈等一帮学子地要求下,统统赶来观看。

    隐山先生抬头见客厅正上方坐着的王爷,竟然是王老头,心想不好,一系列地往事又浮现在眼前,否则遇到麻烦,得赶紧离开,即向众位讲:“你们在这里观看吧,我突然头疼厉害,我先回去了……”

    知后事

    请看下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紫星仙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