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舍身相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哗嘟子 书名:冒牌天师
    <---凤舞文学网--->

    黄晓曼也看到了张乙,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道:“不是我和师父说的,是她自己看到的,刚才我看见你时绪有些失控,被师父发现了。--凤-舞-文-学-网--”

    露清一听此言,当时便勃然大怒,怒道:“好个不知死活的丫头,说出话来竟然如此伤人,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别人都会以为我们吕秀宫好欺负了!”

    张乙早有准备,眼见露清的攻势凌厉,不敢有丝毫懈怠,双掌在空中虚画成圆,然后让真气在此圆中扩散,片刻功夫之后,那个圆形成了一个太极的图案,将露清来的三点精光悉数挡了下来。

    露清见自己的攻势被挡,更加的气氛,骂道:“你这个小贼,从至纯子那里学了几下不入流的功夫,就敢在我的面前卖弄。我先给你点颜色看看,再教训那个多嘴的妮子!”

    话间,露清拂尘急摆,顿时有无数点精光悬浮于空中,随着她一个向前的手势,那些精光便如离弦之箭,全部朝向张乙打了过来。

    张乙知道这次的攻击要比刚才强了许多,不敢再直接硬碰,而是一拉胡静的手,迅速的跳到了一旁,就在那些精光即将打到他体的瞬间,他带着胡静逃出了精光的攻击范围,险险的躲了开去。

    露清气道:“你小子跟着那老杂毛,本事没学会多少,逃的功夫倒是学会了十成。今天撞到我的手里,你觉得你们逃的走嘛!”

    张乙苦笑答道:“打不过自然要逃,这和我的师傅没有关系。当初我师父也不是怕了你才逃的,那是因为有太多的恶人想要夺取我们纯阳派的宝物,我师父是被无奈才四处漂泊的。”

    听完他的话,露清奇怪的看着他,问道:“刚才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你还知道些什么?”

    张乙知道纯阳和吕秀宫原本的关系非常好,闹到现在这样的局面完全是为了一个字,双方还不至于到了敌对的程度,所以他对露清仙姑还是很尊重的,现在既然露清问起,他也只能如实回答。便说道:“这些都是至阳子师叔告诉我的。他还和我说,仙姑你和我师父是天生的一对,要不是因为本人来打仗,你们早就成了夫妇了。”

    露清听了他这番话,半天沉默不语,黄晓曼在她边劝说道:“师父,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他的师父也已经死了,您何必再和他的徒弟过意不去呢?”

    谁知露清本来还好,听完黄晓曼的劝慰之后,立马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对黄晓曼说道:“我看你还不如你那个师姐,她和姓宋的小子好上之后,也没敢在我面前公开说过他的好话。你可倒好,刚见过这小子几面,就事事为他说话,就冲你这个表现,今天我势必要将他废了,免得你为了他耽误了后的修炼。”

    黄晓曼听过之后面色惨白,急声说道:“师父,不要。我听从您的吩咐,不再与他见面了。”说完之后偏过头,不敢再往张乙他们这边看。

    张乙似乎明白了,原来这些天不见黄晓曼露面,是被她师父关起来了。也终于知道了,他与黄晓曼之间为什么总有些微妙的感存在,更明白了黄晓曼为什么说纯阳玉到了自己手里她就放心了。原因就是他们所修炼的道术本就相互吸引的,难怪和黄晓曼初次见面时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胡静偷偷在张乙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才让他想起来现在正是大敌当前。看了看黄晓曼,张乙觉得自己该为她做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从何做起,只好对露清仙姑说道:“露清仙姑,这个玉是我们纯阳派的镇派之宝,我决不能把它交给您。同时我也希望您能体谅我师父当年的难处,别再与我们纯阳派为敌,毕竟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露清仙姑依旧是一幅冷漠的表,对张乙说道:“你想让我忘记以前的事也不难,只要你能胜过我手中的这把金丝拂尘。”说完此话之后,露清也没等张乙答话,而是猝然发难,朝着张乙攻了过来。

    只见露清仙姑手中的金丝拂尘在空中挥舞几下,上面的金丝暴涨了几倍,在露清的甩动之下,就如同京剧中的水袖,在她的周围画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圆圈。

    张乙知道这些圆圈中必定隐藏着极为厉害的杀招,所以丝毫不敢怠慢,掏出黑衫口袋中的所有符纸,先在他和胡静前筑起了一道气盾,然后手掐符纸严阵以待。

    谁知道露清仙姑手中的拂尘变化万端,在空中挥舞几下之后,先是朝向张乙的头顶上方打了过来。就在拂尘绕过气盾和张乙的头顶之后,在空中忽然转头向下,冲着张乙的后心打了过去。

    胡静被吓得一声惊叫,奋力的跨出了一步,挡在了张乙的后。

    拂尘之上的根根金丝就像根根金针,直直的扎向了胡静。张乙哪里肯让胡静为自己受伤,急之下再也不顾露清仙姑是前辈高人,一张符纸甩手而出,攻向了露清的面门。同时他使出了刚刚学会的“空遁术”消失在了空气中,一瞬间之后,他的影再次出现,不过位置已经改变,重新挡在胡静的前。他将自的真气聚于前,准备硬受露清的这一下攻击。

    就在此时,只听到露清仙姑的一声暴喝:“不孝的东西,你还敢伤了我吗?”

    随着露清的暴喝,眼看就要扎在张乙上的金丝拂尘顿时回收,在空中快速的旋转,形成了一个陀螺的样子,擦着他的脸退了回去。

    张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回头观看。只见露清仙姑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自己发出的符纸,右手中的拂尘缠绕在了黄晓曼的上。而黄晓曼手中一柄桃木剑,正颤颤巍巍的点在了露清仙姑的脉门之上。

    露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沉声说道:“我真是教的两个好徒儿啊。一个跟着野男人跑了,一个为了这个野小子竟然要和我动手,枉我还一心一意的袒护你们!今天我算看明白什么叫做女生外向了,再留着你们,早晚我这把老骨头就要死在你们手上。不如我先杀了你,再去把霍雅欣那个人也杀了。以后再不提收徒之事,退归深山之中,养些山鸡野兔,也要比你们强上百倍。”

    黄晓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师父,我没有要和您动手的意思,只是想阻止您滥杀无辜。我已经答应了您不再和他相见,您何必还要杀了他呢,他在今天之前都是不知的,您要怪就怪我好了。”

    露清气急反笑,点着头说道:“好,好,你没想和我动手,可是你的剑已经刺到我的上了,若不是我及时收手,恐怕这只手就要废了。”

    黄晓曼使劲的摇着头道:“弟子万万不敢,刚才只是佯攻,不会真的伤了您的。”

    露清呸了一声,说道:“佯攻?那我也照你那样佯攻一次,看看你到底躲闪不躲闪。”说罢,露清仙姑将手中拂尘一收一放,黄晓曼的体便随着拂尘的力道飞到了空中。紧接着,露清的拂尘在她的手中化作了一柄利剑,刺向了正在下落的黄晓曼。

    张乙眼看着剑势和黄晓曼落下的体,知道一旦刺中,那必将贯穿黄晓曼的体,到那时就算是大罗金仙也难救治了。可是相隔的距离太远,现在施救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恨自己平时太不用功,空遁术只练到了第一重,勉强能隔空瞬移2米距离,现在也派不上用场。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那种久违的玄奥感觉忽然涌了起来。张乙顿时觉得体内的真气似乎多了几倍,运行的速度也是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他知道事不宜迟,眼前救人最要紧,便在手中的一张符纸上快速的画了几下,跟着便甩手而出,向了露清的长剑与黄晓曼之间。

    眨眼的功夫,黄晓曼的体已经落了下来,剑尖几乎就要刺破皮肤。忽然之间,那柄剑再也刺不进去,黄晓曼的体向旁边一翻,顺着剑刃滚到了地上。可能是有些惊吓过度,躺在地上之后,整个人已经变的虚脱,挣扎了几下也没站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