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你敢收我保护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哗嘟子 书名:冒牌天师
    <---凤舞文学网--->

    过结果,张乙不眉头一皱,原来得出的乃是二离相对的离为火卦。--凤-舞-文-学-网--此卦六冲,甚为不吉。他赶忙为此卦装上六神,六亲,并推演出了变卦。乃是上震下离的雷火丰卦。

    如今已经审过,下一步就该是敲了。

    老太太点了点头,并没接他的话。

    张乙也不着急,继续说道:“我看他六亲之中,父母为己卯木,五行之中木能生火,可见你们从小便很溺他,从来不敢让他少了吃穿用度。”

    老太太听了这话,想起了些辛酸往事,叹气的说:“可不是吗,从小就怕他冻着饿着,我们老两口省吃俭用的全供了他,结果把他惯坏啦。可怜我那哎!”

    张乙见她言又止,知道她八成是想起了自己的老头子。不过从她的表就足矣证明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看来敲这一关自己也过了,接下来就该打了!

    只见张乙忽然之间表凝重,沉声说道:“我看本卦和变卦,父母爻同为己卯木,恐怕不只是单的木生火那么简单了。双木生一火,其火必烈,只怕反来吞噬木中之气。我说句不好听的,你的老伴就是被你这个儿子气死的吧?!”

    老太太听他这么一说,脸上动容的说道:“先生厉害,这话可不敢再和别人说了。”

    着,老太太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又接着说道:“我这个不争气的二儿子啊,他在外面认识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

    他还充大款,经常从我们老俩这里拿钱去请他那些狐朋狗友在外面吃喝玩乐,我们不给他就动粗。

    那次他爸不在家,他回来找我拿钱。那时候我刚刚在医院动过手术,单位报销的钱还没回来,手上真的没有现钱。他见我不给,就自己动手翻箱倒柜的找。正好这时候他爸回来了,问明白咋回事之后,就骂他是个畜生。

    这个逆子没拿到钱,还被他爸爸骂,恼羞成怒之下,一把就把他爸爸推倒在了地上,然后摔门就出去了。

    我那个老伴被他这么一摔,心脏病一下就犯了。等救护车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我当时这个难过啊,真想就这么陪老伴一起去了。可是你想死吧,却偏偏死不成,孤老婆子在这世上活受罪哦!

    这事之后,我怕二小子吃官司,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亲生儿子啊,所以这件事对谁也没敢说。先生您是有真本领的人,我才敢和你唠叨这么多,您就好心帮帮我吧!”

    张乙见自己第一下打对了地方,知道卖的时机已到,赶忙乘胜追击,压低声音说道:“事恐怕没这么简单,俗话说恶有恶报。您当时虽然瞒过了旁人,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能瞒过朗朗乾坤吗?你看他这卦上,朱雀临官鬼,而且是在应爻之上,恐怕祸事就在眼前了!你儿子恶事做过不少,这报应也该来了。只怕我是帮不上您喽。”

    他这番话连打带千,半真半假。一半是吓唬老太太,这样才会得到更多的卦资,虽然他不愿意坑这位老人的钱,但是江湖规矩如此,他既然已经决定出来为人算命,就不得不按行中规矩办事。而另一半,他则说的是真话,因为他在卦中确实看出了灾祸,而且应期应该很快。以他现在的道法,或许能帮此人破解,但是破解之后他无法保证自己不受牵连。他逆天行事,道行又不够,恐怕因此自己也会惹上一劫。

    那老太太听完他的话,脸上已经吓得变了颜色,差点就给张乙下跪,急声问道:“那可怎么是好啊,虽然他不孝顺,说到底也是我们骨。先生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只要您能救了这孩子,把我的房子卖了给您做辛苦钱我也愿意”

    张乙明白现在该“隆”了,换了一副面孔说道:“仔细看来,倒也不一定就没得救,卦中父母在卯位,贵人也在卯位。我看他命中的贵人,八成也是您两位老人,现在你老伴已经不在了,就只能着落在您的上了。”

    老太太狐疑的问道:“您这话的意思是?”

    张乙此时也想和老人说点实话,便答道:“这个简单,我的意思是他的命还得你来救。我已经看出,他的灾祸就在眼前。所以最近几天,你要尽量不离他左右,等他出事的时候或许你可以帮到他。

    不过若是如此还过不了此关,那就要另寻贵人庇护了。”

    他最后的这句话就是想找借口多要些卦资,不想那个老太太忽然表大变。急匆匆的从兜里掏出了块钱给了张乙,口中道歉道:“今天多谢先生指点,如果说我儿子真能遇难成祥,改天一定过来重谢。我有急事要赶紧走,这块钱不成敬意,先生就勉强收下吧。”

    完之后,老太太头也不回的走了,而且神色慌张。

    张乙并没在意,第一笔买卖就赚到块钱,他已经很满意了。何况那个老人也不是富翁,他也不忍心多坑她的钱财。收拾了一下地上的东西,重新把摊子摆好,他正想继续打坐,就听见桥的另一头有吵嚷的声音。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乙好奇的站直子朝那边打量。只见有几个人在吵架,好像是几个年轻人在欺负一个算命的老头。不过现在事已经基本平息了,他看见老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钱交给了那几个年轻人。那几个认也就没再多废话,拿了钱之后又走到了下一个算命摊位旁边。

    那几个人就这么一家一家的要过来,张乙已经基本确定,这些人应该是这块地皮上的地痞流氓,他们正在这里向算命先生收取保护费。看到每个算命先生都老老实实的掏出50块钱交给他们。他心中暗自叫苦,刚刚挣到块钱,就要拿出一半给别人。不过人在江湖,不由己。孝敬地方也是江湖行走的规矩,也就只好认了。

    这些人终于来到了他的摊子前,领头的一个体健壮的大汉开口道:“哟,这个哥们面生啊,刚来的吧?规矩懂不懂啊,不用我们多废话了吧?”

    张乙无奈的从口袋里拿出那块钱,抬头看向那个人。当他们目光接触的时候,曾经的那种玄妙的感觉忽然涌了出来。张乙不知道是什么突然就唤醒了那种感觉,兴奋之中再看对面的人。只见他周的运道已经成为了惨白色,而且忽明忽暗,仿佛眼看就要油尽灯枯。额头有一大片黑气环绕,就像一大块乌云压在了他的脑袋上。

    那人见张乙掏出钱来,但是并不交给他,而是看着自己。怒道:“怎么着啊小子,拿老子开涮是不是?老子今天心不错,见你是新来的也没找你多要,你反倒不识抬举,信不信老子一拳把你门牙打下来?”说着,在张乙面前挥了挥拳头。

    张乙看着他一阵冷笑,说道:“我看你大祸就在眼前,还不忘了眼前这点小钱。我劝你现在立即回家,在家里焚香祷告三天三夜别出门。或许还有的救。”

    这时,旁边的众人见这里有闹,已经慢慢的围了上来。几个算命的老先生还在一边交头接耳。

    那个大汉岂肯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一把揪住了张乙的衣领,怒声道:“我看你小子今天真是要找倒霉,信不信我今儿个就把你废在这?”

    这时他后面的一个小弟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说道:“花大哥,老板今天做寿,现在见血是不是不吉利啊?别跟这小子生气了,让他赶紧拿钱咱好走人。”

    张乙一听此人姓花,脑中灵光一闪,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名叫花峻峰?”

    那个大汉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说道:“你小子少他妈唬我,老子在这一片混了多久了,有几个不知道我的名字的。你也别跟老子磁了,赶紧掏钱了事,我没时间在这里和你磨牙。”

    张乙见他承认,摇头叹息一声,心道:“没想到我和这个姓花的还有缘,他妈刚走他就来了,看来他这一劫真是该为他破上一破。就是不知道帮他破解之后自己会倒什么霉。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人命关天,以后的事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到这里,张乙左手拿着那张钱,右手在钱上刷刷点点了一番,然后亲自把钱放进了花峻峰的上衣口袋,叮嘱他道:“这个钱就放在这里,你千万别把他拿出来,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花峻峰哈哈大笑道:“行了吧,你们这帮算命的都是口贩子,谁要是信了听你们的,保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少跟老子这装神弄鬼的,就你还他妈自称黑衫半仙,你要真是半仙,我就是半仙他爹,哈哈哈哈!”

    他这话把旁边的人也都逗笑了,一个好心的大婶走过来对张乙说道:“行啦,小伙子,既然钱都给他们了,就别再说别的了。要是掏了钱还要挨打,那多亏啊。这些人你惹不起,少说两句吧。

    张乙对大家的嘲笑并没在意,而是关注着姓花的有没有把钱拿出来。还好的是,花峻峰好像只顾着奚落他,忘记了钱的事,所以并没有将钱拿出来。他这才放心的又低头坐下,闭目打坐起来。那种玄奥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花峻峰见他交了钱,坐在地上不说话了,便懒得再和他罗嗦,带了手下的兄弟朝着另外一座桥走去。

    旁边的众人一见没了闹,也就慢慢的散了,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

    就在大家刚刚各自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天桥下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人从地面飞到了空中,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反应快的人在第一时间喊了出来:“快看啊,出车祸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