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哗嘟子 书名:冒牌天师
    <---凤舞文学网--->

    尽管在家中已经鼓足了全部勇气,但是当张乙“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紧握的拳头中,还是紧张的沁满了汗水。--凤-舞-文-学-网--因为他要挑战二十一世纪“十大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一“讨工资”

    就在两个月前,黄老板还曾经明确的表示过要为他升职,而且很可能一下升为经理级。那可是酒店中的中层领导。按他现在的年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估计三十岁之前就能混到高层领导。

    可是当他来到酒店的地下一层,骑上自己的山地车准备回家的时候,老板忽然从前面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当黄老板走到他边的时候,把一个大的牛皮纸信封迅速的塞进了他的车筐之中。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假意寒暄,眼睛却一个劲的给他打眼色。

    正在此时,黄老板的太太开着一辆敞篷奔驰迎面过来。见到黄老板在和张乙说话,便不耐烦的按了几声喇叭。黄老板这才回头假装刚看见她,点头哈腰的走到了老婆的车旁,老老实实的钻进了太太的汽车扬长而去了。

    张乙并不傻,已经猜出了个大概。估计是黄老板有什么秘密不愿被太太知道,刚才不巧被太太撞上了,所以才利用自己作掩护,瞒过他的夫人。

    信封中的东西一定藏着秘密,真想打开来看看。,张乙和自己的好奇心进行了不懈的斗争,最终理智占了上风。那信封上也许有什么机关,自己若是把他打开,也许会被黄老板发现,那可就大大的划不来了。反正不管里面藏了什么东西,也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还是稳妥一点,不打开比较好。

    就这样张乙回到了家里,把那个信封随手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弄了点吃的东西,然后又上网玩了会游戏。由于第二天自己还要上早班,六点就要起。张乙过了两个任务之后,一看时间不早,便脱衣上睡觉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宿他噩梦不断,不是梦到自己在古代带兵打仗,就是梦到自己牵扯进了什么大案要案。并且自己还是主持破案的关键人物,仿佛所有的人都在围绕着他打转。

    张乙也很想破案,但是那些卷宗上的文字,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偶尔有几个他看得懂的汉字,他也搞不清楚那些字的含义。所以他根本无从下手。眼看破案的限期就要到了,自己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正当他急的想要撞墙的时候,忽然间一位道骨仙风的老道士来到了他的边,拿起了那些卷宗之后,开始在他耳边为他讲解起来。

    张乙听了那道士一番讲解,仿佛突然间便开了窍。那些符号和文字已经不再显得那么陌生,他已经可以读懂这些符号表达的意思。他兴奋无比,正想再细细揣摩的时候,枕边的闹钟忽然响了起来。

    被闹钟惊醒的张乙,已经来不及细想方才梦中所见了。匆忙的穿上衣服,然后刷牙洗脸。

    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再看闹钟,不知为何,自己竟然比平时慢了有二十分钟,眼看就要六点四十,上班就要迟到。他再也不敢耽搁,拿起背包推门而出。骑上自己的单车一路赶往酒店。

    等张乙换好工作服来到酒店大堂,正在担心自己今天会不会迟到。忽然发现服务台后面的挂钟上显示的时间却是只有六点半。

    他不敢确信,便找到了死党李璐打听,没想到被那个臭丫头嘲笑了一番。说他简直是以店当家,工作积极比黄老板还高。昨天晚上九点半才下班,今天早晨六点半又跑来开工。这么勤奋是不是想做人家女婿啊?

    张乙正想反驳几句,忽见李璐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随后低头轻声道:”今天这是怎么了,都来的这么早,真是邪门了。”

    就在这时,张乙的后传来了黄老板的声音,只听他说道:“小张,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张乙这才知道李璐说的是黄老板,不过此刻已经没工夫再和李璐废话,冲着她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便跟随黄老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进办公室的门,黄老板迫切的问道:“昨天给你的那个信封呢,你带来了没有。”

    张乙这才想起了信封的事,暗骂自己该死,这么大的事竟然能忘记。只好不好意思的答道:“刚才上班走的匆忙,把信封忘在家里了。我明天给您带来吧。”

    黄老板一听,急道:“不行,那东西对我十分重要,你现在就回家给我取来。”

    张乙为难道:“现在已经快七点了,我再回来肯定迟到的呀。”

    黄老板不耐烦的说:“你快去吧,我一会和管考勤的老宋说一声,今天不算你迟到。”

    张乙再没话可说,只好“嗯”了一声,离开了黄老板的办公室。

    没想到的是,当他回到了家中,翻遍了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就是不见了昨天拿回来的那个信封。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着头皮回到了酒店,向黄老板说明了况。

    黄老板一听他的话,马上翻脸道:“小张,我可告诉你,那信封里的东西十分重要。你要是给我弄丢了,就立马给我滚蛋。若是你想耍什么花样,小心老子找人废了你。”

    张乙也知道事态的严重,可是那信封是真的找不到了。只好央求黄老板道:“那信封我真的不是故意弄丢的,求您饶过我这一次,今后我一定好好的工作报答你。”

    可惜黄老板今天没了往的和善,怒道:“你把我那么重要的东西弄没了,我不找人修理你就已经算是饶过你了。别跟我这废话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如果我以后发现你没说实话,那你往后就少走夜路,多加小心吧!”

    张乙眼看事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也就不再低三下四的求他,起了膛道:“那好,反正我没做亏心事,你要我离开酒店也可以。不过我和酒店签过三年的劳动合同。现在是你单方面违约,请你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结算了,另外还有还有合同中提到的,以三个月薪水作为违约金,你也一起给我。”

    黄老板一听他的话,几乎是咆哮的吼道:“你知道你给我丢了多少钱,你还敢找我要违约金?把你拆成零碎卖了都不够赔我的,你还敢找我要违约金?”

    他一边说,一边提起电话叫了保安。

    张乙本想据理力争,可惜自己单力孤。到了最后,他近乎是被几个保安抬着,扔出了酒店。

    张乙丧气的回到家中,越想越不是滋味。凭什么我工作的好好的,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他实在忍不下这口气,于是,除了找新工作以外,便是到酒店去和黄老板要钱。

    而今天,张乙想要回薪水的念头尤其的强烈。原因是,明天就是女朋友小雯的生,自己曾经答应过,要送她一条铂金项链作为生礼物。可是这两个月自己坐吃山空,积蓄已经不多。如果不把黄老板欠的工资要回来,那么想送小雯铂金项链,恐怕只能去打劫金店了。

    张乙抬头看着这栋三十多层的大厦,心中油然感叹。就在两个月以前,自己还是这里面的佼佼者,大家心目中的明之星。谁能想到现在,自己已经被扫地出门。并且还要死皮赖脸的回来找人家要钱。

    虽然是酒店老板欠下了他的工资,但现今是一个要账就必须装孙子的年代。张乙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来酒店讨要工资了,反正每次的结果基本相同,要么找不到老板的人,要么就是虽然见到他了,却被老板软硬兼施的忽悠了回来。

    避开了酒店内的保安,张乙辗转来到经理办公室。按照他事先计划好的,他这次既不敲门,也不言语,而是选择了破门而入。

    当经理室的门一下子被张乙撞开之后,在场的三个人都非常尴尬。

    张乙撞开了经理室的门,房内的况让他惊呆了。

    他的女朋友小雯,作为客房部的领班,此刻本应在工作岗位上。可是现在她正坐在黄老板的腿上,右手搂着黄老板的脖子,用香舌着黄老板的耳垂,样子十分亲昵。

    见到张乙进来,小雯由于惊慌,忙用左手捂在自己的前,她制服的衣领敞开,被解开的罩吊带垂在衣领之外。而黄老板的一只手,还伸在她的衣服里没来的及缩回来。

    三个人一时都愣在了当场,最后还是黄老板比较老练,最先打破了僵局。

    黄老板看着张乙道:“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我也就不多解释别的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小雯这么漂亮的姑娘你养不起,何况她也不愿意再继续和你交往下去了。你还是识相点比较好!不过她心肠好,总觉得对不起你,希望能给你些补偿。

    我呢,也不是一个不讲道义的人。看你现在混的这么惨,工作也丢了,女朋友也和我好上了,实在有些不忍心。所以嘛,你把我的东西弄丢了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的工资和违约金我都给你,再多给你两千块钱救济款,免得你在找到新工作之前饿死。”说着,黄老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钱扔在了桌子上,转头看向小雯起来。

    张乙此时说不清是个什么心。有愤慨,有悲伤,有痛苦,有凄凉。他满眼怒火的盯着这对男女,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掐死在这里。可惜理智告诉他,他办不到。不说酒店中的那么多保安,就是这个黄老板,他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打得过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个棍。

    张乙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他的眼神看向了小雯,这个曾经和他海誓山盟的女人,此时根本不敢和自己对视。然而,她雪白脖颈间的那条项链,则说明了一切的问题。那是一条带有钻石吊坠的项链,那颗钻石足有一颗黄豆大小,少说也有一克拉。

    2克,区区的0.2克却是张乙心中一个渴望不可及的数字。那是他两年不吃不喝才能送的起的礼物。张乙本来对钱并不看重,总天真的认为,钱只要能够吃、够喝、够生活就足矣了。可是忽然之间,他有了一种冲动,对金钱强烈的冲动。

    这股冲动击垮了他原有的理智,沉着声音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事告诉你太太去嘛?”

    黄老板听闻张乙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你还真吓住我了,若是别人去说,我真的会非常怕。可是唯独你,我不害怕。谁都知道你和酒店闹翻了,会不择手段的前来报复,所以我太太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雯听他一嘴一个太太的叫着,生气的在他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可是这个动作更加刺激了张乙。

    见黄老板并不买账,张乙决定增加自己的筹码。于是他又对黄老板说道:“既然我说的话黄太太不肯相信,不知道那信封里的东西他会不会感兴趣呢?”

    黄老板一听他的话,体明显的颤了一下。转头对小雯道:“你先出去,回头我再去找你。”

    雯不明他的意思,但是也不敢执拗。发嗲的“哼”了一声,走出了房间。走到张乙边的时候,还甩下了一句:“你以后别再找我了,我决定和你分手了。”

    张乙真想抽她一记耳光,可是他知道打女人不是本事,他要对付的是面前这个男人。

    见小雯走出了房间,黄老板怒声对张乙吼道:“你想找死是不是,我怎么和你说的?你要敢耍花样,我就敢找人弄死你。你信不信?

    张乙本想诈一下黄老板,没想到那个信封对他这么重要,甚至不惜因此杀人害命。不过既然话已经说了出去,现在反悔也是来不及,索就顺着话茬继续说下去!

    他抬眼看了看黄老板,忽然笑了起来。

    黄老板不明所以,怒问道:“你笑什么,就凭你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不成?”

    张乙摇着头说道:“黄老板,既然今天我敢把话说出来,我就不怕你会对付我。哪天我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个信封第二天就会出现在你老婆的面前,你信不信?”

    黄老板听了他的话,气得脖子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动。狠声道:“好~~好以前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你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肯把东西还给我?”

    张乙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之下,竟然真的找到了黄老板的软肋。虽然明知道拿不出那个信封,但是也想先吓唬吓唬他这个黄老板出出这些天所受的恶气。

    他正在想着究竟开口要价多少合适时,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陌生人走进了房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