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5章 凌小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恋玲珑 书名:风流至尊
    <---凤舞文学网--->

    祝大家看书愉

    “放心吧,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打得过我!”

    聂锋这句话起码有一半是在自我安慰。--凤-舞-文-学-网--

    打不过你又怎样,人家在林诗雅或肖蕾上划几刀,你可能就得任由人家指东指西了!可是余听起来却很受用,聂锋莽夫一般的“豪言壮语”令她安全感多了不少。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子又往聂锋这边了,挽着他的手也捂得更紧了。

    大雪中汽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家传统的式庭院前停下了。

    “到了,请二位下车,”司机停车后说,“进到院子里会有人接待二位的。”

    聂锋拉着余下了车,二人对看一眼,就朝院子的玄关走去。这里地处偏僻,四周几乎就是这别墅一幢建筑物,冷风呼呼地刮得脸都麻了,别墅里透出的亮光使人一看就能联想到温暖的感觉,可在聂锋眼里,别墅里的光就像那吸引飞蛾的火,而自己和余就是两只可怜的飞蛾。

    果然,当聂锋推开玄关那道牌楼式的大门,房子里突然“呼拉”一下冲出一堆人。聂锋和余躲无可躲,加上房子里透出的强光,四周黑暗的环境根本没法看清,聂锋干脆拉紧余的手一动不动地站在院子中央。

    由于这里也是传统的式房子,使聂锋想起白天在德川府发生的事。他本以为又要大战一场,谁想那一堆人却快而有序地分成两列站好,两列人中间形成一条走道,直通到楼房一楼的玄关处。

    聂锋这时才看清这帮人又是统一的“黑西装”,与白天德川忠一郎的手下不同的是,这帮黑西装显然不是冲出来打架的,当下看起来到像是仪仗队。

    又是黑社会?老子命中注定要跟这帮鸟人打交道了!

    两列人直地站着,离聂锋和余最近的一个动作生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用文说了一句。

    “他请我们进去。”余低声说。

    聂锋一拉余,肆无忌惮地就穿过两列人中间朝房子的玄关走去,他已经暗暗运好了念力,万一有人突然开枪或用刀砍过来,聂锋凭速度和敏捷度也足以躲上一躲。

    一路上平安无事,聂锋故作轻松地把纸门往左边一拉,一个光亮的世界顿时出现在眼前。

    这里……实在太像了!无论是大小、格局、摆设都跟白天时与德川忠一郎相谈的那间式房子如出一辙!!连那幅“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画都挂在同一个位置

    不会是德川那龟孙子摆了老子一道吧?

    其实,在房子里最显眼的地方,有更能吸引聂锋眼球的东西:一个传统打扮的和服女子正端坐在房间中央,手里的紫砂茶壶一上一下地将腾腾的茶水倒入前面木制矮桌上的三个小杯子里。说起那张矮桌也是颇有特色,在聂锋看来那并不是什么“矮桌”,而是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树墩!就好像一棵长了不知多少年才得那么大的树被人从根部往上半米的位置拦腰截断,根部依然深深地嵌在地底下,只不过年轮清晰可见的“桌面”却十分平滑,被眼前的和服女子当成了茶桌。

    和服女子专心的用茶洗着那三个小杯子,低着头,一和服以天蓝色为底,面上错落有致地点缀着一支支的寒梅,看上去跟外头封雪飘飘的景很配。因为低着头,和服宽大的剪裁又无法突现出女子的材,不过“洗茶”和“温杯”这些本茶道的手法倒十分纯熟,很明显就是参加过传统本礼仪培训的女子,如果她的年龄超过20岁,说不定正在学习新娘礼仪的课程。

    聂锋不敢小视眼前看似毫无防备的女子,毕竟外面那些排场已经能说明这个女子的份不一般,假如她是个武道高手,或者又像德川忠一郎那样想试试他的手,那么聂锋就有得忙了。

    聂锋小心地将纸门拉上,冷风不再往里边灌,他把余悄悄地往后拉了拉,在观察这个房间究竟有什么不妥的同时,子微微前倾,左脚踏前,摆出一副攻守兼备的姿势。

    余在一旁紧张得很,被聂锋捏着的手都出汗了。她知道聂锋不懂语,可懂语的自己此时也根本说不出什么,生怕一说话就让聂锋分神,再被对方突然袭击就麻烦了,于是索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和服女子。

    “两位贵客,到了这却不愿坐下,是嫌我的地方不够干净么?”

    和服女子突然开口,放下了手里的茶壶,同时缓缓抬起了头。银铃般清脆而集中的声音很好听,当那张瓜子脸由下而上地展露出来时,聂锋不由地心里一动。

    能令我们的主角“心里一动”的,不用说,对方当然又是……

    美女!

    而且是一个着异族服装的美女!

    肖蕾是明星公主,林诗雅是气质高雅温柔可人的大姐姐,余格百变的小辣椒,杨雪是美貌与智慧并重的“维纳斯”……聂锋的四个老婆可说是风格各异,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是中国人!

    杨雪虽然是在美国长大的,但杨雄的家庭教育决定了杨雪不可能成为一个西方人的女孩,所以聂锋从第一眼见到她时就把她当成了百分之百的中国人。而眼前这个精于茶道的女子,穿本和服,其坐姿、摆弄茶具的手势,甚至是脸上带着几分古典美的笑容,很明白地告诉别人一个信息:她是一个地道的本人。

    疏着“不知火舞”式的头型,浅浅的眉骨、犹如天工打磨而成的精致五官,嘴角翘起的微笑,眼神里三分妩媚三分自信再加上四分神秘,令人看起来有一种怦然心动而又非常舒服的感觉。

    余将和服女子的话翻译出来给聂锋,聂锋笑了笑,却没放松对四周环境的警惕,拉着余就在那树桩制成的茶桌前坐下了。

    聂锋凝视着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化着淡妆的脸,天然的青之色显露无余。

    经历本传统礼仪训练过的女子经常要保持的就是那种跪坐的姿势,整个人的体重都压在两条小腿肚上,腿肚的肌会因此增大结实起来。聂锋恶意地揣测着:这女的大概也是20来岁不出材怎样,不过如果是罗圈腿就大煞风景的……

    “贵客请用茶。”

    和服女子将手往刚倒好的茶水上一摊,她除了五官细致之外,那只手也好似修整过一般,细长的指尖和柔滑的肌肤让人看上去就有种想行西方吻手礼的冲动。

    这次不用翻译聂锋也知她的意思,他淡淡一笑,说:“不好意思,我担心你的茶水里有毒,所以我们是不会喝的。我想知道林诗雅和肖蕾在哪里。”

    余正想一字一句地翻译出来,和服女子好像已经听懂了似的,脸上加深了笑意,同时说了一句:

    “聂锋学长的做事风格果然名不虚传啊,或者说你已经强大到完全不需要伪装的地步了?”

    和服女子话音未落,聂锋的脸就徒然变色了。这次他听懂了对方的话,因为……

    她说的是

    不仅是和服女子流利标准的让聂锋惊讶,更吃惊的是她在话里对聂锋的称呼。

    学长?!

    我在本读过书吗?

    聂锋震惊之下又有些不知所以然,但很快惊变的眼神就被他强压下来。聂锋皱了皱眉,淡淡的语气不变,但气势却强了不少:

    “你是谁。”

    “呵呵,”和服女子也很平淡地笑了一下,眼睛里的四分神秘正一点点地退去,但是她的话令聂锋好不容易压下的震惊再次突起。

    “我叫凌小惠,或者,你可以叫我德川惠子。”

    凌小惠,不就是那个负责这次广告业务的女秘书?德川惠子是德川忠一郎的妹妹,德川忠信的女儿,就是那个和自己同读gl大学的本第一黑帮老大的女儿!而引林诗雅和肖蕾来本拍广告的人和本第一黑帮老大的女儿居然是同一个人!!

    这一连串的关系瞬间在聂锋脑子里蹦出来,就算他能力再强、经历再丰富,也不由得他不吃惊了。此时在聂锋心里,除了吃惊之外,更多的一种恼怒。

    一种被人算计了的恼怒!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至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