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我穷,但我不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恋玲珑 书名:风流至尊
    <---凤舞文学网--->

    “好厉害,”聂锋说,“那个是干什么的,辛苦吗?”

    “是负责酒家每餐饮业务的运营,”林诗雅说,“肯定没坐办公室舒服,但还不错,起码不用晒雨淋。--凤-舞-文-学-网--”

    聂锋第一次感到那么有压力,林诗雅有工作而他没有,就相当于说他要一个女人养着,况且还是个习惯了养尊处优的女人,他觉得很对不起她。

    “嗯,我会尽快找到工作的。”聂锋说话时都没敢看她,低头假装喝水。

    林诗雅哪会看不出聂锋内疚的绪,拉着他的手安慰道:“阿锋,别这样。如果你老是这样,咱们这子可就难过了。”

    聂锋强装出笑容点点头。

    林诗雅第一天上班,就忙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到家。聂锋看着疲惫的她,一边帮她按摩着肩膀,一边说:“以后这么晚回来的话告诉我一声,我到金满楼去接你。”

    林诗雅笑笑:“十一点也不算晚,路上还是很多人的,不用担心。”

    聂锋从背后搂着亲了她脸蛋一口,说:“我还是去接你吧,不然心里不塌实。”

    其实这份工不辛苦是假的。虽然不用晒雨淋,但遇上一些财大势大的食客,大堂经理都要跑到包厢里陪着喝上几杯。像林诗雅这样的极品美女来做大堂经理,那些食客哪肯放过,不喝就说不给面子,硬灌着她喝。林诗雅为了生计,也只得强颜欢笑地把苦酒咽下。

    这一切,去接她下班的聂锋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得一清二楚。他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他甚至后悔当初一时冲动把林诗雅泡上了。如果不是这样,她还舒舒服服地坐在“龙传”业务部里当总经理,哪里用待在这个鬼地方做这个既伤又伤神的工作。

    酒楼附近有个银行的自动取款机,聂锋一冲动,就想把里边的钱给“运”出来。想到最后,他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

    聂锋自嘲:都说人穷志短,我聂锋就算是人穷志也短,我就是想挣点钱让老婆过上好子,没别的要求;但我他妈的好歹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绝不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林诗雅终于下班走了出来,聂锋急忙胡乱地抹掉眼眶里那些闪亮的东西,松弛了一下面部肌,笑着对她说:“下班了。”

    “嗯。”林诗雅笑容里透出一丝疲倦,上散发出阵阵酒味,显然喝了不少。

    “林姐,”聂锋抱着她的肩膀,认真地说,“虽然我总叫你姐,但这回你听我一句,这活别干了,像你这样喝下去,体不到一年就垮了,我不想看到你那样。”

    林诗雅宽慰地笑了笑:“这也只是暂时的,你以为我在这干一辈子?”

    “暂时的我也心痛。”聂锋趁着夜色,紧紧地把美的林诗雅拥在怀里。

    “阿锋,”林诗雅拉着他坐到路边的石椅上,说“这点苦我还是受得了的。当初我报读了艺术学院,我爸不同意,就威胁我说不给我学费,看我怎么读。我一赌气就跑出来了。后来四年大学里,我一有空就去打工,加上我妈妈偷偷拿给我的一些钱,才勉强够交了学费和平时的饭钱。所以我很想做个有钱人,一出来就迫不及待地傍了个大款,但现在也后悔了,觉得再没有钱也该像大学时那样,靠自己的努力去挣。”

    聂锋听林诗雅说着这段坎坷的经历,想起自己大学时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玩,从不用功读书,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家里给的,别的同学去做家教,他还笑话说反正家教也挣不了几个钱,干嘛要受那份累。

    “总之我不会让你再吃这个苦了的,”聂锋发誓似的说,“半个月,你给我半个月,我一定找着一份挣大钱的工作!”

    林诗雅看着他那雄心勃勃的眼神,开玩笑地说:“你不会是想去抢银行吧?”

    聂锋刚绝了这个念头,他确定自己不会做犯法的事,因此也开玩笑说:“到时蹲了班房你可别抛弃我,要给我送吃的。”

    “瞎说什么呢!”林诗雅像小猫一样把头钻进了他的怀里。

    谁知才过了一星期,聂锋就闹出了事,弄得林诗雅连这个陪酒的大堂经理也做不成了。

    那天晚上,聂锋依旧来到金满楼外边,等林诗雅下班。他看到酒楼的露天停车场里有辆车怎么那么眼熟,一看牌照,原来就是从前林诗雅常开的那辆奥迪a6l20t。

    梁冠天那条老咸虫来了?聂锋透过落地玻璃向酒楼里边观望着,果然找到了这个前额谢顶的中年男人,他边坐着一个年轻女子,不过看上去相貌气质比林诗雅差多了。

    林诗雅跟平时一样忙乎着,突然一个女服务生叫她:“林经理,32号桌的客人请你过去。”

    “哦,好的,就来。”林诗雅应了一声,往女服务生指的方向望现32号桌坐着的竟是粱冠天。

    林诗雅不想见到他,但又不得不见他。

    “两位需要点什么?”林诗雅走到32号桌旁说。

    “哎呀,这不是诗雅嘛,怎么混这来了?”梁冠天一副小人嘴脸。

    林诗雅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她恭敬地递上自己的名片,说:“您好,我是今天值班的大堂经理,这是我的名片。”

    梁冠天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捏过名片,抽了口烟,看了看说:“你可真行啊,有办公室的位子给你你不做,偏喜欢出来抛头露面的。是陪喝,陪吃,还是陪人家上呢?”

    林诗雅强忍着,说:“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还尊重呢?”梁冠天的语气里充满玩味,“当年你找不着工作的时候,是谁收留了你啊?还得看主子呢,你怎么就没长眼呐?人帅能当饭吃?现在好了吧,累死累活地就为养那小白脸?”

    林诗雅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咬着牙对那年轻女子说:“你就愿跟他这样的?”

    那死妞脸皮还厚:“对,我就愿跟他这样的,有钱花有车子开,有什么不好的?”

    “哈哈哈哈……”梁冠天无耻地大笑起来,说:“听到没,林诗雅,识相的女人就可以坐我边,不识相的就只有给我倒茶!”

    “梁总,你很喜欢喝茶吗,我就让你喝个够!”聂锋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了林诗雅边,趁梁冠天开口大笑的时候,运起念力,把周围方圆五米内的茶水,酒,汤汁一齐集中起来,直往他嘴里灌。

    梁冠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有说不出味道的液体不断地往自己嘴里灌。他想合上嘴,可液压太大,他刚刚合上一点,几颗牙齿都给冲掉了,若不是不断地把液体往肚子里喝,估计连喉咙都要被冲伤。

    聂锋这一发狠,方圆五米内霎时间就没了湿润的东西,梁冠天也被撑了半死,肚子圆得像个皮球,皮带都给撑断了。他一动不动地半躺半坐在椅子上,开着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眼睛里充满恐惧地看着聂锋。

    整个大厅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眼睛快的,就看到有五颜六色的液体往梁冠天嘴里灌;眼睛慢的就只看到一条圆滚滚像死鱼一样的人躺坐在那了。而和梁冠天同一张桌子的那死妞,惊叫一声后便不知所踪。

    聂锋看着梁冠天害怕的样子,感觉很满足。他说:“林姐,这活别干了,算我求你。我今天再把你扔这我就不是男人。”说完也不管林诗雅同意不同意,拉着她就往外走。

    离开金满楼有一段距离,林诗雅突然甩开聂锋的手,像不认识似的看着他,问到:“今天这事你得和我说清楚。”

    聂锋怔怔地看了她一会,说:“如果我说我会超能力,你信吗?”

    “超能力?特异功能?”林诗雅像在听科幻故事。

    聂锋说:“对,就是特异功能。有一天我睡醒后就有了……”

    “够了!”林诗雅带着哭声大叫起来,“我不管你怎么有的,为什么之前你不告诉我?!”

    “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聂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发火。

    “我本来以为找到了一个能坦诚相对的人,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林诗雅咬着下唇说,“我们分手吧。”

    如果a签标志再不出现,这将是最后一次都怪该死的大雪,合同也不知在半路丢了没有

    向兄弟们用人格保证,只要a签出现,立即恢复而且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至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