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来自肖蕾的春节祝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恋玲珑 书名:风流至尊
    <---凤舞文学网--->

    “诗雅,东西都搬好了?”梁冠天不顾在场的聂锋,就对林诗雅乎起来。--凤-舞-文-学-网--

    “差不多了,”林诗雅说,“我先把这些文件拿过来给你核查一下,别的东西很快就到。”

    梁冠天对林诗雅使着眼色说:“这些东西着急什么,一会我叫人去你那取就可以了,还要你辛苦这一趟。”

    “嗯,”林诗雅看到后应了一句,对聂锋说,“聂锋,你先回我和梁总还有些事要谈。”

    妈的,苦力做完就要撵我走了,真是过了河就拆桥,聂锋看着总裁办公室宽敞的格局,心想,这两人不会想在这风水宝地玩些什么刺激的游戏吧?他决定故伎重演这两人到底有什么事好谈。

    聂锋说:“好的。请问一下洗手间在哪?”

    “出了门后右转到尽头就是。”林诗雅说。

    聂锋到了洗手间,走到一个单人隔间里,锁了门……

    聂锋走后,梁冠天迫不及待地关了总裁室大门,坐到沙发上,林诗雅则像小猫一样乖巧地坐到了他大腿上。

    “诗雅啊,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咯。”梁冠天一脸猪哥地笑着说。

    “是啊,”林诗雅迷人的姿态尽显全,柔声说,“昨天晚上给你打了电话,你又不接。”

    躲在角落办公柜一侧的聂锋把这个景看得一清二处,暗暗骂到:他的,果然没什么好事!

    “不好意思,”梁冠天着将一只猪手放在林诗雅的大腿上“昨天晚上和太太儿子在一起呢。”

    林诗雅依然是触电般地将子挪到一边,脸上却带着如常的微笑:“这可是办公室……”

    梁冠天叹了口气,他从没遇到如此难“搞定”的女人!

    正好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梁冠天咳嗽一下,将念缓了下来,就走过去开门,是一个穿西装的职员。梁冠天转过去,一脸正经地对林诗雅说:“诗雅,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电视剧上映前的广告企划方面,还要你多费心啊。”

    “嗯,好的。没什么事我先回那边了,还有些事要处理。”林诗雅非常配合地说。

    看着林诗雅出了总裁办公室,聂锋松了口气。如果真看到林诗雅和梁冠天做那事的场面,那么林诗雅的形象在他心中可真是一落千丈了。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底气不足的穷人聂锋打定主意,如果自己和林诗雅的关系没确定下来,干脆就不要做这种的事,眼不见为净。

    不过这次既然玩了开头,下面的就要继续下去。聂锋用瞬间移动直接闪到一楼的洗手间里,跑到大厦门口,正好林诗雅乘着电梯也下来了。

    “呀,你还没走啊?”林诗雅看到聂锋在大门口站着。

    “嘿嘿,”聂锋冲着她笑了一下“这边高新区我没来过,不知道怎么回去。”

    “如果我在上边很久才下来你岂不是要白等?”林诗雅笑着问。

    聂锋明知故问:“都搬过来了,你还有什么事要跟梁总谈的?”

    林诗雅的脸红了一下,说:“嗯,是没什么好谈的。走吧,我送你回去。”

    林诗雅的奥迪a6聂锋也坐了几个月了,他简直把副驾驶座当成了自己的专座。

    在车上,聂锋问:“林姐,刚才那个白总是什么人?”

    林诗雅回答:“海强集团听说过吗?”

    “没有。”

    “这几年nn市的经济发展都是海强集团带起来的,”林诗雅说,“像地产、码头,基本上都是他们的生意,连我们总公司所在的那栋银座大厦,也是‘海强’的产业。”

    “呵呵,难怪啊,”聂锋笑了笑说,“看他那保镖,跟头牛似的。”

    “聂锋,”林诗雅突然很认真地说,“你以后可不要这么冲动了,有些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聂锋怀“杀人蜂”王一明教给他的武术绝技,又有超能力护,最近觉醒而且逐渐成熟的“御水术”更像是打架专用的,他已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林诗雅的语气里的关切颇为真诚,因此聂锋没有反驳,只是感激地说:“嗯,我下次注意点,谢谢林姐。”

    “你别老谢我,”林诗雅恢复了笑脸“咱们认识也有几个月了,你这样说可就见外了啊。”

    聂锋换了个话题:“这几天还有什么事要我做的?怎么我发现我在公司里就像一闲人。”

    林诗雅说:“暂时没什么活了,等过完了年再”

    经林诗雅这么一说,聂锋才想起快过节了。

    聂锋又在家赋闲了几天,“御水术”已经被他玩得精练纯熟。

    据附近公园里的晨练的人说,公园里那个湖经常无端端地起了几根粗大的龙卷水柱。有个人说得更夸张,他说有一次看到整个湖被分成了两半,中间的部分干涸见底,好象一种非自然的力量将湖水给切开了。电视台闻声而来,谁知面对着几台专业的摄象机,湖水风平浪静,哪里有目击者所说的怪现象。于是人们又传说是湖里有千年水怪,见有人来采访所以不好意思出来了。

    对此公园负责人哭笑不得:这个湖是一个人工湖,其年龄不过十几岁,哪来的什么千年水怪。为了避谣,公园将湖水放干。结果没见什么水怪,倒是见了几条二十多斤重的大鲤鱼,也许是湖成型之时就在里边了,公园再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

    几位xx大学的生物学、物理学教授还就此发表评论,结合了他们研究了几十年的理论知识,说晨练时人们看到景就是这几条鲤鱼按照一定的运动轨迹弄出来的。电视台还专门开辟了个栏目去让他们分析,分析的时候将用一幅动态的“鲤鱼王运动轨迹图”放了出来,到最后连计算机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教授也跑来参和几脚。聂锋看着电视,一边笑他们傻一边庆幸自己没继续考研究生,否则再学下去也是被误人子弟。

    过年了,今年的节比较闹,nn市了十三年的鞭炮又让放了。在聂锋的记忆中,放鞭炮好象是年代很久远的事。今年大人小孩撒了欢地放,整个除夕夜吵得天翻地覆。

    在震天的鞭炮声中,肖蕾给聂锋来了个电话,祝他新年快乐,还问他现在过得怎样了。激动得聂锋说话声音颤抖起来,他以为这辈子肖蕾都不会再跟他联系了。

    聂锋说:“你在那边过得怎样呢?”

    电话那头肖蕾说:“好得很!就是吃太多,过了几天要减肥了。”

    聂锋听了哈哈大笑,调侃地说:“要不要我陪你做做‘运动’啊?”

    “去你的!”肖蕾骂了一句“你跟林姐怎样了?追到手没?”

    “没戏,”一说到林诗雅,聂锋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那个梁总不是个好东西,真想打他一顿!”

    “哈哈……”肖蕾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见识过聂锋救她时的本事,也想象地出一个前额谢发的中年猥琐男被他打会是怎样的景,“打不定林姐见你那么英勇,你俩就有戏了。”

    “顺其自然吧,”聂锋有点无奈地说,“离开我这么久,想我了没?”

    “唉,”肖蕾也有点无奈,“被你弄多了,刚回来那段时间还真不习惯。”

    “啊?”躺在上的聂锋兴奋得猛地坐起来,“那过节这几天我过你那去再给你弄弄?”

    “算了吧你,”肖蕾说,“别把精力放我上了,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第二位。”

    “什么?那第一位是谁?”聂锋以为她又有了新男朋友。

    “第一位是拍戏呀!”肖蕾调皮地说。

    “哦,”聂锋聊了一会,劲头一起,又开了个等级比较低的黄色玩笑,“不如这样,我给你寄一自慰器,里边附上本人雄起的照,你也给我买个充气娃娃,趁哪天你家没人时一张,扔包裹里边一起寄过来,这样什么事都解决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聂锋以为肖蕾在考虑他的建议,过了一会才传来肖蕾久违了的骂声:“不要不要!羞死了!我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聂锋听说她脸红了,立马想起第一次和肖蕾在酒店浴室里时的景,心理得到一阵满足“那你说该怎办?”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叫肖蕾的声音,肖蕾应了一声:“来了!”然后对电话说:“今天就到这了啊,想解决问题就赶快把林姐弄到手!”

    “有你这么做妹妹的吗?把姐姐都给卖了。”聂锋嘟囔着说。

    “哈哈,弄到手后别忘记告诉我一声,拜拜咯,新年快乐!”肖蕾说。

    “同乐,做梦时别忘了搂着我,拜拜!”聂锋挂了电话。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至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