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四五 食不知味

    <---凤舞文学网--->

    以沫闲闲地躺在太师椅上,花第一百零一次的进笑非笑的眼神看的毛,来不及说话就出去了。--凤-舞-文-学-网--

    自从那一次的吐血昏倒之后,柳以沫觉花对自己的态度好多了,不时地对她嘘寒问暖,体贴入微,柳以沫怀,花是因为无法去伺候燕深弦,所以将一腔重新又扑到了她的上。

    只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清楚的明白,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自从“婚礼惊变”事件生之后,花对待柳以沫的态度,跟以前截然不同,甚至好的惊人,一改往嘲讽她的本,仿佛开始向一个合格的贴丫鬟进化了。虽然这种进化是晚了点儿。

    起初柳以沫还饶有兴趣地想:换作了以前的花,恐怕会抓住这一次柳以沫大大出糗的机会,冷嘲讽不停,但是花却没有。

    柳以沫当然不道,花是第一个现柳以沫昏迷的,而当看到地上僵硬卧倒的柳以沫,以及她嘴角的那触目惊心的鲜血的时候,花觉得心痛。

    被燕深弦拒之门外,花然觉得痛苦,但是这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花虽然倔强,却很有自知之明,她知道以自己的姿色或品质,是绝对配不起燕深弦的,先前的种种,不过是她自己自欺欺人罢了,所以被燕深弦拒绝,虽然痛苦,然而想着想着,就认命了。更何况,燕深弦边多了个袁飞燕,这一对师兄妹相处的样子,真是羡煞旁人,花虽然表面上很讨厌袁飞燕,但是燕深弦在袁飞燕的照顾下渐好转是不争的事实,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不是为了自己绽放的花虽然心酸,但是仍旧为了燕深弦高兴。

    她是真的喜这个淡然如玉的男子的,当看到他开心的容颜的时候,她居然也会觉得小小的开心。

    ……生在柳以沫上这件事惊到了花。

    虽这的确是一个抓住不放然后对柳以沫进行打击报复的好机会,比如:看吧,长得这么好看是被甩了。

    又或:我早就说过了。你们会分开。毕飞他不会你地。

    还有:早听了说地。牢牢地抓住燕大哥不就好了。就不用今天这样被人抛弃这么出糗了。满县城地人都当你是个大笑话呢!哈哈哈……

    可是花都没有。

    她没有取笑柳以沫地心。她被吓到了。当初说出柳以沫跟毕言飞分开地话。只是她不服气以拿出来试探柳以沫而已。她完全没有想到。事到临头。毕言飞真地会不辞而别。

    这种事放在自己上还有可能。对于柳以沫?她出尊贵。貌美如花。虽然格之中有很坏地地方。但仍旧是个可地女孩子。

    毕言飞居然会抛弃她?真正是眼瞎了。

    而柳以沫的形也更是超出花的所料,居然吐血昏迷这么惨烈花记得自己伸手扶起倒地不醒的柳以沫的时候,感觉她的体冰凉,而自己也当场冰凉了。

    而好不容易醒来的柳以沫,却没有花意料之中的奄奄一息精神不振,柳以沫似乎很快地就振作起来人会笑,一如平常。

    似乎毕言飞那件事就对她没有什么影响,她平静的就好像那件事从来都没有生过一样。

    虽然经过那件事门中的人已经自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绝口不提毕言飞。决口不提公子,总之一切跟“毕”有关的事统封杀!

    可是柳以沫的表现实在叫人惊愕。她没有颓废,没有自暴自弃,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大夫开的再苦的药也会眉头不皱一下地喝光光,这个人,竟如同在全力恢复一样。

    只是那一双眼睛,只有最懂柳以沫的人才能看得出,那一双眸子,已经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光彩。

    当花终于端着一碗药进来的时候,望见柳以沫正在咂嘴。

    花说道:“小姐,你做什么,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准备点点心吧?”

    啧啧,这么贴心?

    柳以沫若有所思地看着花,花避开她的目光,小心地将那碗药放在桌上,说道:“这是刚熬好的药,大夫说你体内有寒气,要多喝点要驱驱寒气。”

    “哦。”柳以沫干脆地答应一声,伸手拿起那碗药,放在嘴边上,轻轻地吹着。

    花站在旁边,默默地端详她。

    这几天,虽然吃喝都不差不少,然而柳以沫还是在消瘦。

    从花的角度看去,那一张小脸儿,下巴已经尖的跟锥子一样,简直能戳死人。

    花正在胡思乱想,却听得柳以沫忽然说:“花,我的表现还合格吧?”

    花不明白,望着柳以沫,问道:“小姐,你在说什么?”

    柳以沫甘之若怡地喝了一口苦药,笑眯眯地望着花,说道:“你当时说,假如毕言飞不我,我会不会死缠烂打,我说我不会,我会很快忘了他,我的表现还合格吧?”

    花的子猛地抖了抖,转开头去,没有回答柳以沫。

    柳以沫将手上的那碗苦药吹得作响,一边大口大口喝着,一边说:“所以你别忘了,不要再去烦燕大哥了,等你家小姐我体好一点,全县城通告给你征婚,让美男子们来报名,让你挨个挑,挑到满意为止。谁要是不从,就打到他从!”

    柳以沫得意洋洋地说:“你说我这个想法好吗?”

    花想了半晌,叹了口气,说:“小姐,你还是别胡思乱想了,我暂时不想嫁人了。”是的,她有些怕了。她只以为自己的苦涩,没想到,柳以沫的经历却更是叫她心惊跳。

    柳以沫抓抓头:“难道不好?得,我再想想就是了。”

    她将那碗药喝了,猛地一抹嘴唇上的药汁,忽然又咂了咂嘴。

    花问道:“小姐是不是太了?下一次我多放点糖进去。我给你倒点水冲冲吧。”

    柳以沫摇了头,说道:“没有啊,我一点儿都没觉得苦呢,我只是觉得……这滋味太淡了!”

    花惊的头竖起来,这一碗药她是亲口尝过的,里面似乎加了黄连只喝了一点点,就苦的脸都皱成一团,拼命喝了三大碗水,舌尖上的苦涩滋味才退去了一点,柳以沫却这么喜滋滋有滋有味地喝光了?滋味太淡?她什么意思?居然尝不出这药多苦吗?

    还说,这个人她的心里太苦太苦,所以就算是喝再苦的苦药,也只觉得甘之若怡而已?

    花忽地觉得自己的舌尖股尝过后的苦涩滋味又泛了起来,她望着坐在边上静静咂着嘴的柳以沫,她的神明明是那么的平静,却偏偏看的花触目惊心。

    “小柳!”门口一唤,柳以沫抬头,望见了燕深弦温和如暖阳的笑容。

    “燕大哥。”柳以沫高兴地露出笑容,自太师椅上起,“燕大哥你能下地行走了么?”走到门口着燕深弦神奇地正站在自己的跟前,而在他的边,自然是他的师妹袁飞燕。

    燕深弦点了点头,望着柳以沫,说道:“我已经快没事了。”目光在她苍白的脸上扫过头微微一怔。

    袁飞燕扶着燕深弦,笑着对柳以沫说:“柳姐姐师兄他不喜欢呆在上,一直嚷嚷着要下来走走实在受不了,只好同意他啦本来以为他只在屋子内走走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走到这里来了,哈哈,其实他一早就打算过来看柳姐姐,却不对我说,你说坏不坏?”

    她说完之后,对着柳以沫吐了吐舌头,神十分灵动俏。

    柳以沫哈哈大笑,说道:“果然很坏,飞燕妹妹,你可不能总是顺着他,大夫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一定要好好地静养,总是这样东跑西窜的怎么可以啊。万一伤到了,岂非前功尽弃。”

    燕深弦看看两个同样笑面如花的女子,袁飞燕跟柳以沫站在一块,对比格外的鲜明,袁飞燕是习武的女子,材玲珑而圆润,面色更是红润,脸型饱满,双眸有神,笑起来如花初绽。而柳以沫小,最近又遭遇变,她嘴上不说,体的反应最是直接,脸瘦的下巴越的显得尖,眼睛却更大,虽然也在笑,可是只是嘴巴裂开,眼睛却是丝毫笑意都无,尤其是同袁飞燕相比,十分明显,简直如一个被太阳晒着的冰块人一样木讷寒冷。

    “小柳,你还好吗?”燕深弦望着柳以沫,那一双温暖的眸子,似乎能看到她的心底里去。

    柳以沫对上他那种融化人心的目光,听着他关切不变的声音,心头的寒冰深处,“咔嚓”一声,似乎是被什么砸到,响起了断裂的声音。

    “不好……”心底有东西在叫。柳以沫急忙转开眼光,随便看向别的地方,一边哈哈笑着说:“我很好,当然很好啦,燕大哥,对了,你赶紧康复吧,我最近吃什么都没有味儿,等你好了,加上飞燕妹妹,我们好好地聚一聚,吃点好的。哈,哈哈。”她为了表示欢快,又特意加了两声笑,却不料她的嗓子还没有好,而且又不是真心高兴,这两声笑简直难听又突兀。在空气之中僵硬的回

    室内一时静默。

    燕深弦见她如此东拉西扯,说的全不是心底话,忍不住皱了皱眉。袁飞燕看着燕深弦,又看了看柳以沫,轻轻地咳嗽一声,打破沉默,说:“师兄你听到了没有,赶紧听柳姐姐的话,快点好起来,嘿嘿,我们就有好东西可以吃了。”

    柳以沫心底暗暗感激袁飞燕给自己一个台阶,当下又说:“那当然啦,你柳姐姐请客,一千年才这么一次的哦,千万别给我省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