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三七 放我自由

    <---凤舞文学网--->

    如其来的喜讯,简直要冲昏了柳以沫的头脑。--凤-舞-文-学-网--毕言醒之后,她每以泪洗面之时曾想,假如毕言飞一直如此不醒,她便也守他一辈子。只是偶尔有时候会想起,如此的话那叫人期盼的喜却是遥遥无期了,未免会黯然伤神。如今却被毕言飞一语点醒梦中人,简直如同从地狱慢慢爬上天堂,其欢欣无法言说。

    柳以沫仍旧沉浸在突如其来的欢喜之中,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笑哈哈地说:“你说,假如后我们的孩子也跟陈词一样,你说是高兴还是让人忧心?”

    毕言飞伸手轻弹她的额头,说道:“真是不羞,这么快就想到那么远。”

    柳以沫赖在他的怀中,乐得大发白梦,得意洋洋说道:“怎么,做人应该目光放的长远一些,我当然要计划好,不行……我觉得生一个不够,还是两个好,一来他们可以做伴,二来要是哪个小子不听话,我还可以放心地下手揍他。”

    毕言飞被她感染到,也跟着哈哈一笑,说道:“你倒是想的美。”

    “什么想得美,等们成亲了,当然要有孩子啊,嘿嘿。”柳以沫嘿嘿地呲牙。不过就算她厚颜功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说出这样的话来,仍旧忍不住有些脸红,幸亏毕言飞没有注意。

    “嗯,你说的对。”毕言飞慢慢地答。脸上的笑意却已经逐渐地隐去。

    涂管家:回去选子。柳以沫知道涂管家是故意没有在自己跟前说破,那老头真是可恶啊!只不过她人逢喜事,再难相处的人再难办的事,都觉得不在话下,冲出毕言飞的屋子之后在原地想了一会儿,镇定了一下发狂的绪,才又慢慢地踱步哼着小曲儿着燕深弦的房间而去。

    柳以沫心底第一个想要告诉的人,是燕深弦。

    她到了燕深弦地房间面顾忌花。先探头探脑地向内望了望。结果没有见到花地影。才放心大胆地进去。

    燕深弦坐在上。子靠在垫着一个很大地柔软地靠垫。似乎正在出神。居然连柳以沫进来了都没发觉。

    柳以沫知道他是背上受伤。这靠垫却很是实用。急忙向前走了两步。叫道:“燕大哥?”虽然心头有喜事。可是见了燕深弦还是忍不住有些愧疚竟他是因为自己而受伤。甚至近乎丧命。柳以沫啊柳以沫。你不能保护别人。就不要再害人了好不好?柳以沫已经暗暗在心底责怪了自己千百遍。见了燕深弦神兀自躲闪。

    燕深弦一怔。自想象里清醒了过来。望着面前地柳以沫上出现一抹暖阳般地笑。说道:“小柳来了来。快到这里坐。”

    他地目光在边地一张椅子上溜过伸手指了指上地位置。柳以沫在那张凳子跟上地位置之间稍微衡量了一下。还是笑嘻嘻地坐到了边上去。

    燕深弦微微一笑。问道:“小柳怎么有空过来了。衙门中地事忙不忙?”

    柳以沫见他这么问,有点惭愧,咳嗽一声,说道:“燕大哥,你在怪我这两天没多来看你吗?”

    燕深弦望着她有些忸怩的神色,笑了笑:“怎么会?我随口问问而已。”

    柳以沫这才嘿嘿一笑,说道:“燕大哥,你的伤怎么样了?你怎么起来了,大夫不是说要好好地休养的么?”

    燕深弦苦涩道:“话是那么说,可总是躺着也不大好,还是找机会下地散散步,适当的运动,对康复有好处的。”

    “也对!”柳以沫想到当燕深弦背上渗出的血,仍旧心有余悸,探过去,伸手在燕深弦肩头微微地拨拉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燕大哥,还疼吗?”

    自从燕深弦受伤,柳以沫就没什么机会跟他单独相处。燕深弦在衙门中的人缘还好,每天络绎不绝都有人来看,此刻望着那裹得严严实实的体,才敢问出这样的话来。

    燕深弦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的。”

    柳以沫见他如此淡然,忽地又想起他被狼群攻击的时候,上的伤也不下于现在,手指一僵,心头有些酸楚,动作也全停住。

    燕深弦见她神色不对,温声问道:“小柳,怎么了?”

    柳以沫见他如此温和宽容的面色,忍不住悲从中来,她来之前本是满心喜悦,想跟燕深弦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然而想到自己如此亏欠他,那些伤,若是落在她上,怕不是十个柳以沫也上了西天。眼泪刹那间涌了出来,抽泣着说道:“燕大哥,对不起。”

    燕深弦神色一怔,旋即叹了口气,慢慢地伸手,探向柳以沫的肩头,本想要将她抱住的,手碰上她的衣裳,却忽然

    ,只是轻轻地在她瘦小的肩头拍了拍,说道:“与你我自愿。”

    柳以沫的眼泪啪啪打落下来,她伸手抹了抹泪水,说道:“燕大哥,你骂我吧。”

    燕深弦深深看着她,忽地一笑,说:“小柳,你忘了我是你的结拜大哥,让我怎么舍得骂你,乖,不要胡思乱想了……嗯,你先前来的时候那么高兴,这时侯哭哭啼啼的,出去的话,万一有人说我欺负了你,可就不好了。”

    “谁敢!”柳以沫凶相毕露,旋即明白燕深弦是在逗弄自己,吸了吸鼻子,说道,“燕大哥……”他对自己,是真的很好啊,可惜……她的心,只能容得下一个人。

    “好了,为了尧公子你已经哭得太多,大哥不想再看到你哭。”燕深弦见她停了哭泣,低低地笑了笑。

    柳以沫沉默了会儿,在心底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于开口说道:“燕大哥,其实我来,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的。”

    燕深弦淡淡地问道:“哦什”

    柳以沫道:“燕大哥,我是想告诉你飞他醒了,而且……而且……”她迟了一下,脸上却泛出了异样的红晕,看得燕深弦目眩神迷,心头却隐隐作痛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而且什么?”他装作不经意的,问。

    柳以沫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们很快要成亲啦!”她装出高兴的样子,似乎是想要燕深弦也感染自己的高兴。

    燕深弦微微地怔了怔,后重新露出了无懈可击的笑容,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可,真是喜事一件呢。”微笑着看向柳以沫。

    柳以沫嘿嘿地笑了两声,心底却有纳闷,为什么自己说出来之后,却没了先前那种高兴的绪?

    沉默之中燕深弦却也慢慢地口,说道:

    “其实,燕大哥也有一件事想要告诉沫儿。”

    柳以沫有点吃惊冲口而出说道:“燕大哥,你不会是说你也要……”她的脑中瞬间闪过了花的样子不住咬着唇看向燕深弦。

    燕深弦被她的样子惊到,然而他头脑敏捷当下猜到了柳以沫在想什么,哈哈一笑,说道:“沫儿,你的脑中在想什么啊!”

    柳以沫满面涨红,看着他洒脱笑着的样子,红着脸说:“燕大哥,是什么事?”

    燕深弦才停了笑声,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改,望着柳以沫,慢慢地说:“沫儿,在此之前,燕大哥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是什么?”柳以沫茫然地看着燕深弦。

    燕深弦慢慢地说道:“燕大哥,想让你同意……让我离开。

    ”放我自由。

    “让我离开”,这四个字一出口,柳以沫只觉得眼前电闪雷鸣。

    “为什么?!”她大声问道。

    为什么燕深弦突然要离开?莫非是在衙门里住的不舒服,莫非是讨厌了她,莫非是因为有人欺负,莫非……

    无数个想法在脑中盘旋,柳以沫一瞬间愣了。

    燕深弦望着她无所适从的模样,现在柳以沫的表,就好像是被雨淋湿了被雷惊到了的孩子,呆呆地只看着自己。他叹了一口气,伸手在柳以沫的头顶上轻轻地抚摸过,说道:“小柳,你不觉得么?现在,该是燕大哥离开的时候了。”

    “我不觉得!”柳以沫立刻斩钉截铁地说。

    燕深弦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沫儿还是很孩子气啊……他不由地回想到当初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心底,还是有淡淡的不悦的,可是现在,不悦已经尽数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那浓浓的化不开的意,但是上天似乎已经注定了,他的这份意,永远得不到对方的回应。无论他做什么都好,甚至付出命也好。而对于燕深弦来讲,为了柳以沫付出命,也没什么。他不会后悔。可是他只是害怕,自己留下来仍旧陪在她的边的话,会因为可望而不可即,会因为看到她脸上那因为别的男人而欢悦的神,让自己的心感觉到无法克服的难过。

    他不怕死,他怕自己会嫉妒,会因为嫉妒,而……

    所以,在一切无法收拾之前,先干干净净,抽离开,恐怕是最好的选择吧。

    虽然作出这个选择,燕深弦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方才柳以沫进来之前,他在发呆,他想的就是这一件事,如今,该是时候提出来,作出了断的时候了。

    眼前的这个女子,是注定不会属于自己的,而如今,她也快要成亲了。他的痴守,注定了有始无终,在所有变得可笑而无法挽回之前。他需要一个干净明白的结束。无论他的心底多么不舍。也无论她会多么的不舍跟难过。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