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三四 一波又起

    <---凤舞文学网--->

    内寂静一片,云碧坐在毕言飞的前,望着眼前那张宛如睡着一样孩子般的脸。--凤-舞-文-学-网--

    “你什么时候能醒?”垂着头,低低地问。

    毕言飞自然是不会回答他的。云碧也没有奢望他会突然开口,反而笑笑,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我快要撑不住了。”

    他叹了一口气,靠近了毕言飞边,伸手拄着腮,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会,说:“我曾经答应过你,我会退出,我以为我会绝望啦……可是为什么……居然会这样,你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造化实在是很奇怪,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听从陈夜歌的吩咐,究竟是因为我念在兄弟一场的份儿上帮他,还是因为我心底隐隐有那么一种恶念。”他若有所思的,停了口,忽然轻轻一笑,“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窗外,传来鸟鸣的声音。衬得里面越寂静。

    “当初我答应你开,不再去跟你争,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会很好的保护她,对她好,可是现在……我是想离开的,然而我离开之后她会怎样?每守着你,渐憔悴?给我一点希望,让我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来,若是那样,我会走的痛快一点,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看着她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我已经尽力了,言飞。”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望着毕言飞安静的脸,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他的脸,“言飞,你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做呢?”

    “我让词儿带她出去多少会吃上一点东西,你要是再不醒来,我担心她会比你更早一天倒下。”他笑了笑,似乎在嘲笑自己的人忧天。明明那个人是喜欢毕言飞的,此刻却是他在担心不已,愁肠百结。而无论他说什么,毕言飞也不会起来他指一条明路,他也是如柳以沫一样,知道他不会听到所以尽倾诉自己的苦闷而已。

    云碧起,走到窗边上,望向外面的寥的景色:“也许你醒来的子,就会是我放心离开的子。”

    “是吗……”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起。

    那么熟悉的声音碧简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幻听么?惊之中。子都忍不住在轻轻地抖觉一丝凉意从后背爬起来。心底又苦又涩有点奇异地暖意涌过。云碧猛地直起脊梁。转过子看过去。

    “吃饱了吗?”柳以沫没穿官服是换了寻常衣裳。牵着陈词地手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夕阳地余晖洒落着两个人地影子。长长地拖在后。

    “饱了。”陈词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望向柳以沫。问道。“柳姐姐你呢?我好像没有看到你吃多少。”

    “我吃地不少啦。”柳以沫很不雅观地摸了摸肚子。虽然地确并没有吃很多。但是相比较这几天以来如蚂蚁一样地食量。今天已经算是超出记录了。

    陈词乌溜溜地黑眼睛看向柳以沫。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似地。却又停住。

    柳以沫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他说还休的样子,问道:“词儿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陈词想到某人的训诫,顿时摇了摇头,柳以沫嘴角带笑,扫他一眼,说:“撒谎。”

    陈词心虚地低下头,两个人默默无语地走了一会儿,路上的人认得柳以沫,纷纷地向她打招呼,柳以沫一一挥手致意。两个人走出了闹的街道,柳以沫始终没有再问陈词,反倒是陈词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柳姐姐,毕叔叔啥时候能醒来啊?”

    柳以沫的心头一紧,却笑着说:“大夫们说……随时都会醒来。”是啊,随时都会醒,一天也好,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甚至一百年,一百年里的每一段时间,都是“随时”。

    这个词给人无限的希望,可又是最可怕的谎言。

    陈词思考了一会儿,又问:“柳姐姐,云叔叔说,等毕叔叔醒来,我们就离开。”

    柳以沫猛地停住脚步,问道:“你说什么?”

    陈词望向她,说道:“云叔叔说,……柳姐姐,你很讨厌云叔叔吗?”

    柳以沫怔住,站在原地,心又乱了。的确,她跟云碧的第一次见面起,就不是什么好缘分的开始,两个人除了吵吵,就是互相攻击,最狠的时候还会互相开展人攻击,可是不知不觉,一路走来,那个先前叫做飘飘的死人妖变成云碧公子,却仍旧陪在她的边。

    虽然心底的恶感还在,可是柳以沫无法否认的是,自己对于云碧,已经不是先前那么排斥了,她现在对他的呵斥,只是因为她还抹不下面子,亦或是一种对待“飘飘”时候一定要恶劣起来的习惯。

    毕言飞昏迷之后,好像天都塌了,前所未有的虚弱跟无从依靠的感觉包围了她,而云碧,却是给她最大抚慰的一个人,无论是夜晚时候那一个温暖的拥抱,还是在柳以沫失控呕吐时候的一方手帕,都是那么贴心。

    然而……这又如何?

    他的那手帕,现在还揣在柳以沫的怀中,而柳以沫觉得那手帕好像是被烧红了的铁,烫在自己的心头,忽然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将这帕子还给云碧

    么,她是堂堂的县官,要多少有多少,哪里找不来?

    柳以沫在暗暗埋怨自己,这边陈词却望着出神的她,看的呆了,她侧对光,夕阳的暖黄色光芒照在她的上,映的她的脸色温柔而忧伤,那么秀丽精致的脸……原来她长的这么好看啊,怪不得云叔叔那么喜欢……

    “小柳!”温暖的叫声,从后响起。柳以沫回头对上燕深弦含笑看过来的目光。

    “燕大哥?”柳以沫自胡思乱想中惊醒过来,不知为何看到燕深弦就觉得心,拉着陈词跑过去。

    “你们……”燕深弦看看柳以沫,又看看陈词,猜测两人的关系怎么突然这么好起来。

    “我带词儿出来饭,燕大哥呢?”柳以沫急忙说。燕深弦一素白,整个人浸润在黄昏的微光之中更显的人如暖玉,赏心悦目。

    “我……随便出来走走。”燕深弦:笑着回答。的确,在衙门的时候整里不见她的影子,据说她很忙,但是好不容易等到她结束了县衙的工作,她却又风一样冲去陪昏迷的毕言飞,他等来等去等不到跟她好好说话的机会。傍晚的时候,从花那里听说她带着陈词出来了就立刻找了个借口也跟着出外,不知道她会去哪里所以一直都在路上转来转去,希望老天保佑,能让他遇到她。

    果然……上天还是没有忘记他的。燕深看着柳以沫憔悴却仍然精神的脸莫名的安稳下来,一扫几的担忧跟不安。

    “燕大哥没有其他事吧?”柳以问。

    燕深弦摇了摇头上陈探究的目光,笑笑说:“怎么儿有事吗?”

    “没有。”柳以沫刻回答,随即笑着说,“燕大哥若也没有其他事,我们可以作伴回县衙了。”

    “嗯。一起走吧。”燕深弦了点头,目光不经意般地望了一眼柳以沫握着陈词的手,心底幽幽地掠过一声叹息。

    三个人并肩走在街上,此刻人多是回家吃饭了,街上人比较少,显得特别幽静,柳以沫在中间,旁边是小陈词,燕深弦护卫一样,站在她的左边,此刻已经是背光而行,夕阳的余光将三人的影子投影在寂静的路上,柳以沫随意跟燕深弦说着话,燕深弦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聊,目光却只管看着前方那三个被夕阳拉的长长的影子。

    陈词在一边不甘寂寞,时常插两句话,过了一会儿,似乎注意到了燕深弦的眼神,转头向着地上一看,忽地叫道:“啊,柳姐姐你看我们的影子,像不像是一家人?”

    他本是无心之语。燕深弦却觉得自己的心弦猛地被拨弄了一下,仿佛无限心事,被人袒露呈现眼前,一张平静如玉的脸,刹那泛起微红。

    柳以沫却没有注意他的脸色变化,在地上用心地瞅了一会儿,才笑着说:“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切!”

    陈词嘻嘻一笑,柳以沫伸手去摸陈词的头。燕深弦见无人看破自己的心事,尴尬笑笑之后,重新恢复泰然自若的神。温暖的微笑着注视两个开始闹腾的人。

    旁边经过的一个人见状,啧啧赞叹:“看这一家子,男的俊女的俏,儿子也这么可,真叫人羡慕。”

    柳以沫子一僵,陈词哈哈大笑:“看吧看吧,我说的不错吧?”柳以沫斥责说道:“少瞎说呢!”心底却忽地想到:假如自己跟毕言飞成了亲,迟早也会生一两个或一大堆儿子的,想到这里,眼神直。

    陈词笑着跑远,柳以沫兀自呆。燕深弦看她站着不动,叫道:“小柳,小柳?”

    柳以沫回过神来,陈词已经在远处笑着:“柳姐姐来追我啊!”柳以沫跺跺脚:“臭小子!”纵追了过去,两个人打打闹闹,浑然不顾旁人的眼光,燕深弦踱步跟在他们两个后,心底虽然怅惘淡淡,但是此此境,只看着那人如花的笑脸,也足以让他觉得有幸福的感觉了。

    正在柳以沫跟陈词扭成一团的时候,远方忽地传来了霹雷一样的马蹄声,燕深弦心底想道:“咦,这马匹来的很急,不知道是有什么紧要事……”不由地抬头看过去。这一看,刹那惊住。

    长街上,如疾风暴雨一般迅速地闯来了一匹高头大马,马上的骑士体低低的伏着,看不清面目如何,但是那一匹马跑的实在太快,街头的人惊叫连连闪到一旁去。燕深弦心悸,看了一眼柳以沫跟陈词,扬声叫道:“小柳儿小心!”

    柳以沫一愣,旋即也看到了那飞奔而来的马匹,急忙拉住乱跑的陈词,说道:“小心马。”两个人从街道中心向着边上闪过去,似乎是能避开那匹马了,可燕深弦依旧揪心地看着,加快步子向柳以沫那边赶过去。

    就在这时侯,那本来笔直向前的马,忽然一转头,竟然不偏不倚的向着柳以沫跟陈词的所在撞了过去。

    柳以沫本以为躲开了,正在跟陈词开玩笑,忽然之间那马已经到了跟前,顿时惊得目瞪口呆,闪也闪不开了,只好拼命地将陈词护在前紧紧抱住。

    那矫健的高头大马前蹄抬起来,向着柳以沫小的上狠狠跺下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