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三三 一波未平

    <---凤舞文学网--->

    碌了一天,却不是在自己的地盘,柳以沫冲回洛水县后,一口气灌下一壶花送上来的茶,瘫倒在太师椅上歇息了一会,才轻轻地松了口气。--凤-舞-文-学-网--

    窗外,午后的阳光颜色已经淡了很多,柳以沫扭头看着窗口那一线阳光,有些怔,虽然她这一趟来回奔走,没有现更大的进展,但是挑战难度越是高,却也越是激了她心中的那份倔强。

    除此之外,她让自己忙碌起来的另一个原因却是……

    “今县衙里没什么事吧?”喘息了片刻,柳以沫才转头问花。

    “没什么别的事。”花点了点头,问道:“小姐,你怎么累成这样?”

    柳以沫自太师上爬起来,舒展了一下手脚,说道:“没什么,追踪一个神秘连环杀手。”她走到门口,向外探头去看,犹豫着要不要去看毕言飞。

    方才问花那一句,旁敲:击的,却并不全是为了问衙门里有没有公务办,可是指望花姑娘能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来,主动说一下毕言飞的形,那也是不可能的。

    柳以沫怔怔:站在门口犹豫着,想到毕言飞昏睡的样子,想到昨晚上做的那个噩梦,心头一阵绞痛,忙了大半天才将自己的不安绪压下去,现在却尽数翻上来,还以超越以前百倍的威力,弄得她捧着口,疼得忍不住弯下腰来。

    “小姐,你怎么了?”花在后见柳以沫忽地弯腰忙跑过来,扶住了她问。

    柳沫一张小脸隐隐泛白,却固执地摇摇头,说道:“没,我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她随意捏造了一个借口,转离开花,向着后院而去。

    后。花靠在门口。目送柳以沫所地方向睛里泛出一丝忧虑。

    柳以沫拐弯抹角地向着后;去想要赶紧去见到毕言飞。但是另一方面。却又隐隐害怕。她心头不停地交战。一会儿脚步飞快会儿却又变蜗牛一样。慢慢地向前蹭动。

    她这短短地一路地精神恍惚。快要拐弯地时候忽地又想到:“我是不是要先把官袍换下来呢?”这样一想。顿时想地多了。忽地想到自己曾是去过义庄地。而自己地手。也曾经摸过死人地虽然她心底对紫鸢没有什么嫌恶。不过到底心理作用到自己回来之后居然都没有洗手就立刻端茶来喝了。顿时心头一阵作呕。

    自从毕言飞昏迷之后很少有吃东西地。将体亏损了也不知道。今在外忙了大半天才觉得又累又渴。拼命地灌了那么多茶水。此刻。一方面是因为体在受不了抗议。二来却是因为心理作用。当下停了步子。弯下腰来。冲着旁边地花圃之中。拼命呕吐起来。

    只可怜她最近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只喝了一点茶水而已。再吐了一阵儿。吐出地就是苦涩地胆汁。一瞬间眼泪鼻涕都冒出来。狼狈无比。整个人虚脱地几乎要趴倒地上去。

    正在活地时候。后忽地多了一只手。温暖地大手。在她地背上轻轻地抚摸。

    柳以沫子绷紧,还没来得及起

    那个人轻声说道:“你这是怎么了?不要……这么叫人担忧好不好?”声音之中,有一丝的忧虑。

    这个人没有开口之前,柳以沫心底本来怀着一丝希望的,可听到他的声音,却忽地觉得悲苦,眼中的泪更是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啦啦的向下落,亏她痴心妄想,暗暗祈祷是毕言飞醒过来了,会给她一个大惊喜,可是这声音……是云碧,是云碧。

    一瞬间她都不想起,也不想再面对。

    “沫儿……”云碧担心地叫着,一手抚摸她的后背,一边伸手,握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手大而且暖,力透过官袍渗透进去,柳以沫仍旧低着头,却收敛了悲哀绪,装作粗鲁的样子,恶声恶气地说:“走开走开,你真碍事!”

    “你哪里不舒服?我去请医生来给你看看好不好?”云碧容忍地说,似乎没有听到她难听的赶人声音。

    “你耳朵聋了是不是?快走开!”柳以沫继续任的飙着。

    “沫儿,你要是不舒服,就不要强撑。”云碧慢慢地说。他们两个,仿佛彼此将彼此都隔绝了,各自说着各自的话。

    “我说姓云的,你……”柳以沫咬了咬牙,说,“我现在眼泪鼻涕,很难看,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忽地多了一方洁白的手帕,云碧的声音仍旧波澜不惊的,说道:“放心,你本来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柳以沫气结,忍不住用眼睛使劲瞪他,暗骂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只是现在没心思跟他计较,只得将云碧的手帕接过来,先擦了擦眼泪,又狠狠地擦了擦鼻涕,解恨似的把本来干净的手帕弄得脏兮兮。

    等她整理好了,站起来,转头看向旁边的云碧。

    云碧静静地站在那里,依旧是柔漂亮如女子的一张脸,柳以沫觉得见到他就烦。她咬

    唇,下巴一挑,装出倨傲的样子,说:“你这么看着么?”

    云碧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探向她的脸上。

    柳以沫很少见他如此忧愁的模样,一刹那没有反应。云碧的手指探到她的脸上,将粘在她脸颊上的长一缕慢慢挑开,说道:“好些了么?”

    “关你什么事!”柳以沫本来呆怔着,见他这样的动作,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在毕言飞的房间内守夜,做了噩梦他第一个赶来的,当时的自己难以自控,抱着他大哭起来,当时,他的手臂,他的体……现在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柳以沫甚至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微微泛红,而眼前,云碧好看的双眼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似乎能看穿她的内心心头无比烦乱又说:“再看,就把你的而眼睛挖出来!”说着,怒气冲冲地同云碧擦而过,一边走一边挥挥袖子,似乎是不耐烦般地嚷嚷说道“这手帕等我洗过了再还给你!”头也不回地离开原地了。

    毕言飞依旧毫起色,柳以沫在他的前絮絮叨叨些闲话,说些自己的烦心事,明知道他听不到,但是听不到也有听不到的好处,她可以随意什么都说,包括自己是如何的害怕他醒不过来括自己是如何的希望他快点醒来,他们还没有成亲还是等着他的。

    说着说着,往往泪珠涟涟而看着那个毫无感觉一般的人,心头又觉得愤怒愤怒的伸他的子,又怕真的打坏了他,于是高高举起拳头,却每每轻轻地落下,如蜻蜓点水一样。

    而柳以沫不道的是,当她在跟昏迷不醒的毕言飞诉说心事的时候,门口,却往往站着一道纤细修长的影子,默默无语的陪伴跟倾听。几次想进去安慰痛哭的她,却又停住步子,终于还是不敢进入她的世界。

    柳以沫探望完毕言飞后,每次都是眼圈红红的,云碧给的那块手帕,洗好了本是想还给他,不料却拍上大用场,心底想,反正云碧不差这块手帕,索就心安理得用着。

    这天她出了毕言飞房间,迎面却见一个小小的影站在那里,见她出现,便急匆匆跑过来,叫道:“云婶……”不等柳以沫怒目相视,却立刻伸手捂住嘴,又可怜巴巴地叫道,“柳姐姐。”

    柳以沫望着陈词最近也瘦削了不的脸,这个小孩子,经历了同龄人很少遇见的噩梦,也是个可怜人。此刻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闪烁着惊恐跟内疚的光芒,期盼似的看着她,柳以沫转怒微笑,伸手摸了摸陈词的头,说道:“臭小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啦?”

    陈词见她没有生气,反而如亲昵的对待自己,才缓过劲来,露出笑容说道:“柳姐姐,我听说外面新开了一家酒馆,里面的招牌菜很好吃,你带我去吃好不好?”

    他很少用这么“温顺可”模样的对柳以沫说话,不知是不是被陈夜歌吓到的后遗症。柳以沫愣了愣,说道:“你……让你云叔叔带你去不就行了?”

    陈词听她这么说,脸上又露出委屈的表,说道:“柳姐姐,云叔叔不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好饿啊,你现在有时间陪我去好不好?”

    “啊?”柳以沫暗暗吃惊,云碧十分喜欢陈词,应该对他百依百顺才是,这一次却不知怎么了,居然狠心拒绝这孩子。她不由地嘀咕说道:“那家伙去哪里了?居然这么不负责任。”

    陈词听她对云碧不满,脸上的表更加的楚楚可怜,说道:“是啊是啊,云叔叔不管我了,柳姐姐,你不会也不管我吧?”说着,眼巴巴地看着柳以沫,那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好像随时都会有泪水涌出来似的。

    柳以沫通常都会以凶悍的态度对别人,只有对毕言飞的时候,偶尔才会露出温一面,然而面对陈词这被人遗弃的小白兔似的表,不知为何竟有些无法拒绝。她是个缺乏家庭温的孩子,见陈夜歌那么残忍对待陈词,心底又是同又是憎恨,对陈词的却不知不觉的多了起来,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好吧,我跟你一起去,不过你不能给我捣乱。”

    “我知道啦。”陈词松了一口气,伸出小手将柳以沫的手握住,兴高采烈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吧!”

    柳以沫望着他光彩横生的脸,心底想孩子就是孩子,这么快就会忘记靈,只不过她能够帮助陈词走出不快的影,自己也角儿高兴,微笑说:“好好。”

    柳以沫正看着前方,却没有注意陈词拉着她的手的时候,回头向着毕言飞的房间处看了一眼。

    门边上,一道清瘦的人影靠在那里,目送他们离开。而后自己却慢慢地闪进了房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