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八 吉人自有天相

    <---凤舞文学网--->

    碧用力咬牙闭上眼睛,漂亮的脸上有着五条清晰的血

    耳边是依旧嘈杂的声音,抢火的人已经开始逐渐放弃,有人叹息,“这火,怕是灭不了了……”

    柳以沫揪着口,绝望地蹲下子,愣愣地看向那漫天的火光。--凤-舞-文-学-网--

    她突然记起还在之前不久,她起准备去取酒的时候,毕言飞拉着她,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他说,我你。他弯着笑眼,用只有她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我你。在这之前,就算她内心深处还残留着一丝摇摆不定,但这一刻起便完全消散,她笃定了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他,绝不后悔,也绝不抱怨。

    泪光迷蒙中,恍惚看到一天青衣裳的毕言飞在夕阳下微笑着对自己挥手。夕阳就在他的后,明亮的光线将他衬托成一幅好看的剪影,他挥着双手,一蹦一跳地在夕阳下朝着她奔跑。

    脸上早已经湿湿的,却突然有几滴冰凉的液体打在脸上,柳以沫茫然抬头,却见原本明月当空的天色不知何时竟乌云密布,天际边堆满黑压压的云,而云间落下的雨滴正在一点一点变得密集。

    “下雨了!有希望了,快,继续灭火!”最先回过神来的人大声呼喊,众人才恍然大悟,当即开始行动。

    “这雨下得可真及时,老天都来帮忙了,尧公子命中是个贵人啊!”王老太爷感慨说。

    “这就是吉人自有天相吧。”王瑞雪拎着一桶水,上雪白的缎子早已经在救火的过程中滚得乌黑,“看来柳小姐的选择是对的,换做我,老天才不会这么赏脸,唉。”

    “这种时候还嗦什么。动作快点啦!”艳红哼哧哼哧地端着满满一盆水从他边走过。

    “你一个女人怎么也跟过来凑闹。”王瑞雪把水泼向火里之后。又接过艳红手中地水盆。

    “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希望啊。要是尧公子出事了。柳大人多可怜啊。”艳红叹一口气。透过雨水远远看着柳以沫突然显得瘦弱地背影。

    火终于被扑灭。雨还在下。冲刷着焦黑地断壁残垣。不时冒出缕缕青烟。

    此时在场地众人早已全湿透。目光都注视着同一个被大火灼烧过地。仿佛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地方向。

    难道还是太晚了?柳以沫站起来,却突然挪不动步子,对于未知的结果生出莫名恐惧。

    “呜呜呜……”突闻有细微的哭声传来,听人都屏住呼吸,“呜呜……飞叔叔醒醒……云叔叔救我……”

    “词儿?词儿也在里面?!”云碧愣了一下,将终于决定要冲过去的柳以沫拉住,自己率先冲向已经一片焦黑的藏酒房。

    用脚踢开挡在门口的断垣,云碧躬着子闯入其中,柳以沫也紧跟而上。房内残渣遍地,梁柱摇摇坠,柳以沫在经历大悲大喜之后上早就开始虚软,在房内走得磕磕碰碰,不小心摔在地上震落房檐上的两片乌瓦,好在云碧将她及时拉开。

    “词儿,你在哪里?”云碧试着呼喊,一连喊了三声才终于有了回应。

    “云叔叔,我在这里……”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听到云碧的声音之后,终于哇哇大哭,“云叔叔,我地腿好疼,好疼……”

    陈词被救出来的时候,上原本白嫩的皮肤被烤得又干又红,其余在毕言飞的保护下基本无碍,唯独右腿被落下的柱子压得血模糊。毕言飞也是被柱子击中整个背部,从得救到现在,还一直昏睡未醒。

    不管怎样,至少都保住了一条命,也算不是最坏的结果。

    好好地中秋夜,再次毁于一场大火,就如同十多年前毕公宅里的那场火一般。

    柳以沫寸步不离守着毕言飞的时候,云碧也抱着陈词不停的安慰他。不管怎么说,陈词也只是个小孩子,即便他再聪明,遇到这种状况,也淡定不下来。

    “云叔叔,我的腿怎么了?”陈词从梦中哭醒之后,惊恐地望着自己缠了密密麻麻纱布的右腿,“是不是没用了?我以后还能走路吗?我是不是要变瘸子了?”

    “不会地不会的,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云碧温柔地安慰陈词,却在陈词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一抹凄然的笑,“你爹爹也不会不管你,你放心……”

    “不要提我爹爹,不要提他!”陈词突然激动起来,尖声打断云碧地话,“就是他害我的,就是他,是他点地火,他想烧死我,云叔叔,他想要我死……”哭声突然加剧,陈词哑着嗓子嘶声痛哭,那声音却又像在笑。

    原本心目中最崇拜的英雄,突然之间变得这样不堪。这带给陈词地打击甚至比失去右腿更强烈。他素来一举一动都模仿云碧,为的就是有一天,也能向云碧一样得到父亲地认同和赞赏,但是现在……

    “别哭,词儿,或许是你看错了,虎毒尚且不食子,你爹爹又怎么会害你。”云碧叹气。

    “我,我看得很清楚……就是他……”陈词抽噎着上气不接下气,却仍然固执的要说下去,“我原本想去找……云叔叔玩,可是路上遇到他,我以为他……是来抓我回去,就躲起来,然后,我就睡着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到处都是火……他站在外面,我喊他救我……他也听到了,但他就是不理我……自己一个人走了……然后外面来了好多人……都不敢进来,只有飞叔叔冲进来……”

    陈词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他实在太疲惫,甚至连伤心也没有了力气。

    云碧轻轻将他放在上,然后走出屋外。一夜的折腾,天际已经开始泛白。任凭细细的秋雾打在上,云碧望着天际许久,终于慢慢握紧了拳头。

    似乎已经不用再犹豫,如果说当年还以为他只是一时糊涂,那么现在,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他的冷血本。一个人若是为了一己私,可以狠心到连续两次放弃自己的亲生骨……那么,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