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七 火光之灾

    <---凤舞文学网--->

    <>

    <><><>

    以沫一愣,听清楚声音刚好就是从藏酒房的方向传过才恍然明白了云碧刚才奇怪的主动。--凤-舞-文-学-网--/

    “你事先就知道,对不对?”她问。

    云碧沉默,柳以沫见他不回答,也懒得再追问,而且现在也不是追问的时候,救火要紧,当即打算从他怀中挣脱,却突然被云碧拽得更紧。

    “你干什么?放开我!”柳以沫十分恼怒,云碧今夜奇奇怪怪的举动让她很是失望,虽然还不清楚他到底想怎样。

    “沫儿你哪里也别去,就呆在我边。放心,火自然会有人去扑灭,不用你插手,你……”云碧的话还没说完,小腹上突如其来的闷痛让他倒吸一口气,柳以沫便趁机从他怀中挣脱。

    “你不要去!”云碧忍痛压着嗓子喊她。

    柳以沫皱眉,当作没听到,抬腿便极速走了几步,却又听后云碧道,“有人想对你不利,我没有骗你,你别过去。”

    “你说什么?”柳以沫蓦地转,满眼不可置信,“谁想杀我?!他有什么目的?!你又为什么会知道?!”

    充斥着怒意的盘问,让柳以沫不自觉的提高了声调,“云碧,你是谁?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沫儿,你小声一点。”云碧苦笑着慢慢朝她走过去,她却不再信任他似的一再后退。

    “你听我说,这里的况很复杂,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很多。你不需要知道,只要你从这里抽离开,便不会再有任何危险。”云碧站直体,微微垂着双眸,整个人沐浴在月色下,月色明媚,那双美丽的眸中却暗沉一片。

    “呵……”柳以沫听完之后竟咧嘴冷笑。“云碧。我不是小孩子。不是你光说些大话就能吓退地。你不说出个让人信服地理由。叫我怎样相信你?!”

    云碧抬眼望她。他地眼神让她有过一瞬间地错觉。好像他在伤心。眼神中带着悲凉。

    “有些事还是不必知道地好。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有人要对你不利。是因为你一直坚持要查张守业被杀地真相。你威胁到了他们。所以他们必须阻止你。”云碧慢慢地说。“如果可以。他们也不愿要你地命。因为怕惹上不必要地麻烦。所以他们现在会尽可能地恐吓你。如果你知难而退。便一切都好。”

    柳以沫安静地听完。然后提起嘴角冷笑:“果然……张守业地死不简单。”她早该猜到。这个洛水县一开始就怪怪地。连带隔壁地洛宁县。或说一整个雍州都透着古怪。

    “你知道就不该查下去。你素来就是个聪明人。这次怎么糊涂了……”云碧叹气。

    “你看起来早就知道了真相。”柳以沫面无表地看着他。“那么。言飞呢?他是不是也早就知道?”如果是这样地话。那真是难为他要天天对着自己演戏。

    “他什么不知道,你别冤枉他。

    ”云碧淡淡的说,“你没来这里之前,他一直痴痴傻傻什么也不懂,我就一直没告诉他,而且,就算告诉他他也会不记得。”

    “恩。”听他这么说,本来有些提起的心又落下,目光也不由变得温柔。但只是片刻,很快她就收敛了心神,突然道,“既然你知道,那么,这件事一定也和陈夜歌脱不了关系,是不是?!言飞傻的时候,他可没傻!”

    她突然设想到,云碧,陈夜歌,毕言飞三人之间来往一直亲密,排除掉什么也不知道的毕言飞,比起云碧,似乎陈夜歌的野心更大,而且以他在雍州的权势,才足以解释所有奇怪的现象。

    “你不要再问,我不会再多说。”云碧别过头去,柳以沫却当他是默认。

    “你不说,我也自然会查明白。”柳以沫抿唇笑,然后一转,脚步飞快的朝失火的方向跑去。

    云碧愣了一下,下意识提起步子就追了过去。

    失火的地方果然就是藏酒房,抢火的人排长了队用所有一切能装水的容器盛着河水往火上泼,可那火光仍然冲得老高,没有半点浇灭的趋势。

    柳以沫看到涂管家脸色白的站在最前边指挥,于是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边问,“况怎么样?有没有人受伤?”

    涂管家听到她的声音回头,原本显得慈的脸上竟湿湿的,浑浊的严重有水光顺着脸颊滑下来,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大人?”看到她突然出现,涂管家愣了一瞬,突然转头冲着大火的方向嘶声呼喊,“公子,柳大人在外面,你快出来,公子!”

    涂管家起了一个头,就有人紧跟着大喊:“尧公子出来吧!柳大人不在里面!”

    一声一声鹊起的呼喊声,间或嘈杂的泼水声中,柳以沫感觉眼前一黑,冲动地抬腿就往火光里冲,涂管家一惊,伸手想拉住她却捞了个空,眼睁睁看她就这样毫无准备的往滔天的火光里跳。

    紧跟着柳以沫前来的云碧猛地冲过去,一把将她拽住,然后抱着她的腰把她往后拖,“你想去送死么?!”他再顾不得什么,一边拽她一边大骂。

    房檐终于受不住烈火的灼烧,“嘭”地一声轰然垮下。凶猛的火光烤得她的脸辣辣的疼,她却浑然不觉,只一个劲儿想往火堆里冲。

    她全力挣扎着,眼睛不知何时也瞪得通红,她想大声呵斥让他放开自己,出口的却是一声嘶哑得不成样的音调:“死就死,死我也要救他出来。”

    “你疯了!你这个样子就算死了,也救不了他!”一股恨意直冲口,云碧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在恨谁。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一直被他视为兄弟,视为手足的那个人,竟然再一次把他当成棋子摆了他一道。

    连拽带抱,云碧将柳以沫拉离火光,然后抢过边一个人拿着的一盆水,朝她临头泼下,把她全浇得湿透,也让她终于清醒了一些。

    “都怪你。”被一盆冷水浇得终于冷静下来了的柳以沫,就这样一直低垂着头,好半晌突然抬头,猛地抡起胳膊用力抓向他的脸颊,“都怪你!如果你不拉住我,言飞就不会误以为我在里面……云碧,都怪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