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八 自杀?他杀?

    <---凤舞文学网--->

    和张守业联络的人不见踪影,但平里和他来往过的人却不少,可惜大都是一些胡狐狗朋友。--凤-舞-文-学-网--柳以沫费心费力的审问了许久,却没有半点实质的收获。这些人都是不老实的主儿,为免惹祸上,一个个都推说很久没同张守业来往过。

    “那你们知不知道他平里和谁走得最近?!”柳以沫忍住烦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有耐心,“或他临死前的几天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你们有谁知道?”

    毕言飞见势在一旁微笑着补充,“大家尽可放心,柳大人找大家来只是问话,并非是问罪,所以如果有谁知道些什么,大可畅所言。”

    确实,柳以沫一脸的不爽,的确会让人误以为她随时会顺手抓一个替罪羔羊。

    不过柳以沫会不爽,也是理所当然。没动手伤过人半分毫毛,却被人当作是死张守业的罪魁祸,这事换谁谁也不可能高兴得起来。何况如果没有这件事的生,她本该和毕言飞花前月下谈,而不是在一个刚死过人的屋子里,面对着一群一问三不知木偶一样的人。

    “我倒是知道他平里会经常去找一个人……”底下终于有人说出不一样的话来。

    “快说!”柳以沫连忙将目光扫向说话的人,那人被她急切的目光一扫,吓得头缩了缩,嗫嚅着反倒说不出话来了。

    “不用急,慢慢说。”毕言飞轻扯柳以沫的衣袖,示意她不用开口,然后看向那人,慢慢的引导,“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草民王新,也是临河村人。”他慢吞吞的回答说。

    “那你和死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只不过我们近几年来关系有些疏远,但我知道他在外面一直有个相好,他前不久还带回来过一次。听人说是凝香楼里一个叫紫鸢的……”

    “凝香楼?这是什么地方?”毕言飞思考。

    柳以沫嘴角一撇。插嘴道。“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凝香楼是洛宁县城里数一数二地青楼。而里面也确实有一个叫紫鸢地姑娘。前些年据说是楼里地红牌。捧她地人不少。近来有点年老色衰地趋势。目前少有人问津。但张守业近几年倒是一直记挂着她。

    派人连夜从凝香楼里将紫鸢姑娘抬过来。柳以沫直接将她带入张守业自尽地房内。紫鸢地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但是青楼声色犬马地生活已经极快地消耗掉了她地青。现下就是再厚地胭脂水粉。也遮不住她眼角处地皱纹。

    “紫鸢姑娘是吗?”柳以沫一深红地官服。和紫鸢面对面站着。漆黑地室内只点了一支蜡烛。柳以沫背着光线。所以她能看清紫鸢面上地表。而紫鸢却只能看到她脸上地大片影。

    “正是……”她脸上带着惶恐之色。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望见门外站得笔直地衙役地影。脸上又覆上了些许惊慌。“大人。可是守业。不。是张爷。是不是他犯了什么事?”她显然还不知道张守业已经死了。

    “不是。”柳以沫摇摇头,然后在窥见她一脸的安心之后,徐徐地继续道,“他死了。”

    “死了?!”紫鸢突然一声尖叫。声音在这个刚出过人命的屋子里更添了几分诡异,雪白的双手掩住大半张更加雪白地脸,只露出一双惊恐的眼睛,“怎么会死了?他明明说过不会有事……”

    “紫鸢姑娘,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她的一系列表变化都落在柳以沫眼中,“他说什么不会有事?你知不知道他背后的业主是谁?”

    “不,我不知道!”紫鸢像是倏地醒悟过来,断然摇着头背过去,柳以沫也知道不能之过急。只得咽下满肚子的疑问。

    静默了许久之后,紫鸢似乎终于调整好绪,才再次开口,“他,他是怎么死的?”

    “自尽。”

    柳以沫才一答完,就见紫鸢猛然转否定,“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柳以沫心中暗喜,面上却不动声色,“你怎么就能肯定他不会自尽?!“

    “我知道他不会……”紫鸢低头咬牙。良久才慢慢的道出原因。“他说会娶我过门,前些天还告诉我说他已经快凑齐了赎金……他不会骗我的!”

    “他真的这样对你说过?”柳以沫倒是有些对他刮目相看了。毕竟青楼里地女子不是谁都有勇气决定去娶的。

    “是,所以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自尽!”她满口肯定,突然曲膝跪在柳以沫前,泪水闪烁,“他一定是被人害了的,请大人明察秋毫,找到凶手,为……我夫君报仇!”骨节分明的手指拽紧柳以沫两侧的衣摆,因悲伤和愤怒而扭曲的脸,在黑暗的掩映下分外骇人。

    铅华洗尽,千帆过尽之后,本不期望能还能得到幸福的眷顾,可偏偏有一个在她风光时被她不屑一顾,等到她落魄了却仍然不离不弃的人,即便他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不值一提地小角色,可对于她来说,他却是她下半生的希望。

    “我了解你的心,但现在所有人都当他是自杀,仅姑娘的一面之词,并不能证明是他杀。”柳以沫叹了口气,“如果不能证明是他杀,本县迫于压力也只能将此案草草了结。”她猜想这个紫鸢定然知道一些什么,只是不愿说,或是不敢说。

    “所以,若是紫鸢姑娘知道什么线索,请务必说出来,这样我才好接着往下查!”

    “这……我也只是猜测,没有证据证明,也没有亲眼所见……”紫鸢十分为难。

    心知她还是不愿说,柳以沫道,“既然姑娘什么都不知道,那我也就不多问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想麻烦姑娘证实一下。”

    “大人请说。”紫鸢点头。

    柳以沫双掌相击,喊一声“来人”,就见外面走进来两个衙役,将满屋子摆放着的蜡烛全部点亮,室内顿时一片明朗。

    “你前些天还来过这里是不是?”柳以沫问。

    “就在七天前,我记得他当时被人打得浑是伤,还是我将他送回来的。大人问这个做什么?”紫鸢不解。

    柳以沫继续问,“你看看屋子里的摆设,和你上次离开前有什么不同?”

    “好像没什么不同啊……”紫鸢努力回想,可是她当时哪有心去看屋子里的摆设?!

    “比如,椅子有没有断腿的,或屋子有没有过瓷器之类地……”柳以沫旁敲侧击。

    “椅子有没有断腿地我不知道,不过瓷器倒是有过。”听着她的提醒,紫鸢像是记起了一些事,“我上次送他回来地时候,他为了让我安心等他,还和我说起过他有一个祖传的青花瓷瓶,据说是古董,如果卖掉还能值不少银子……我记得他还指给我看过,就在那里……”她转顺手一指,所指之处却空空如也,“咦?怎么不见了?难道是我记错……”

    “这样就够了……来人!”柳以沫再次朝门外大喊,“你们去附近仔细找找,看看凶手有没有落下碎了的瓷瓶或是断木之类的东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