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七 再起轩然大波

    <---凤舞文学网--->

    柳以沫和毕言飞重归于好,王家与县衙之间的关系也在逐渐改善,就在这个皆大欢喜的时刻,早因为柳以沫的到来而显得不再平静的洛水县,再次起了轩然大波。--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不同于往的泰然处之,这次是真的让柳以沫傻了眼。

    “唉,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自杀了呢?”洛水县里处处都可见三五成群的人在一起谈论。

    “还不是因为……”声音愈来愈小,最终一群人凑在一起,小声却愈显得鬼祟的嘀嘀咕咕。

    “这么说,罪魁祸其实是……”

    “难怪,好好的丢了饭碗不算,还要无故坐七年牢,要换做是我,我也想不开……”有人叹气,开始为死痛惜。

    一向悠闲的县衙也因此而忙得不可开交:封锁现场、找杵作来为死验尸、查找死生前几天留下的蛛丝马迹等等,只因为柳以沫坚决不信死是自杀。

    死名叫张守业,洛水县临河村人。前不久被同村的刘赵氏诬告他借帮人介绍工作之名拐卖人口,审理此案的就是柳以沫本人。原本她心知肚明是刘赵氏诬告,但因为她有可原,且她本的遭遇也十分令人同,于是她不但没有警告刘赵氏,反倒为难张守业一定要安排刘赵氏夫妻二人见上一面。

    其实这原本也没什么,若是张守业真的做不到,柳以沫也不可能真的关他七年,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吓唬他,想让他尽力而为。因此,当刘赵氏来向她哭诉说张守业对她闭门不见的时候,她就派衙役随同刘赵氏去找张守业,说是找到之后将他带上公堂,为的不是真要关他七年,而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尽力。

    哪知谢总捕头带人去找,张守业家中无人应答。在外找了两天也不见他的踪影,最后迫于无奈不得不撞开了他家大门,本想看看他是不是故意躲在家里不出声,结果却撞见了一具吊在房梁上的尸。

    虽然是秋天,而且近几气温相对偏冷,但尸体上已经生了不少尸斑和蛆虫。并且散着腐烂的味道。

    “杵作验尸记录上说,死张守业过世大约三天,也就是四天前,腹手臂处有淤血,但致命死因是脖子上的勒痕,属于窒息而死。”伍行舟跟在柳以沫后不徐不疾的报告。

    柳以沫掩着鼻子走在尸体现之处。即便尸体已经被人移走。残余地味道还是令她觉得窒息。

    “我去打开窗户通风。”原本与这件事毫无关系地毕言飞。因着柳以沫听到命案消息之时地失措。也一同来到这临河村中张守业地住所。

    以沫点点头。原本一团糟糕地心。也因为他地体贴有了一丝好转。

    继而又转过头看向伍行舟。道出自己中地疑惑。“既然他是自杀。那为什么上还有其他伤痕?”

    “这些伤痕据说是他死前三天留下地。有人亲眼见到他三天前在邻县街头被一群混混围堵。”伍行舟回答。

    “邻县?你是说洛宁县?”柳以沫忍不住皱眉。这个洛宁县到底是怎么回事。原先地银鱼和茉莉。还有陈双喜。在洛水县混不下去时。都想着去洛宁县避难。现在又有人光天化公然打人……她怎么觉得。这洛宁县比她初来时地洛水县还要乱?!

    “因临河村离洛宁县很近,所以两边民众的往来也就相对要多,当有不少人目睹,大人是否要亲自见见这些目击证人?”

    “不用了,我相信伍师爷。”柳以沫摆摆量室内。

    屋内摆设简单而整齐,如果张守业是死于他杀,应该就有挣扎或是打斗的痕迹。虽然不排除凶手会在行凶之后整理现场,借此掩人耳目,但柳以沫这般仔细打量之下,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难道真的像谣言里所说的,是她柳以沫害张守业丢了饭碗,又因为她的以势相而一时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哧----柳以沫根本不信一个人会脆弱至此,若是因为这一点点压力就自杀,那现在她是不是也该自杀谢罪?!

    忍不住有些啼笑皆非。毕竟张守业地死。或多或少都会和她错审那桩案件有关。凶手会是谁?行凶的动机是什么?据了解,张守业这样八面玲珑的人应该不会同人有如此深仇大恨啊。除非……

    “伍师爷,你派人去找经由张守业介绍做工地那些人的家属,看看能不能问出他们的去处!”柳以沫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吩咐伍行舟,“如果能知道业主更好,不行的话,务必也要找到和张守业联络的人。还有,你让人把平里和他有往来的人都传到这里,我有话要问他们!”

    “卑职遵命。”伍行舟躬受命,然后便退了出去。

    柳以沫只觉得口沉甸甸的,她有个不太好的预感,张守业地死,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那个为守住业主商业机密,而七年不能回家的保证实在让人费解,有什么东西需要保密七年?到底是什么机密这样不可告人?!

    烦闷之下,柳以沫随手拉过一张椅子,正要坐下,却见毕言飞突然道一声“沫儿小心”,人就飞快的冲过来拉住正连人带椅一同后仰的柳以沫。

    “怎么回事?”柳以沫莫名其妙,好好的坐个椅子怎么也能摔倒?“这张椅子只有三条腿,你看。”毕言飞扶起她,抓着椅背将椅子反转过来,椅子果真少了一条后腿,因为室内关系较暗,椅子原先一直搁在影当中,所以柳以沫先前没有现。

    “断了?”柳以沫蹲下检查椅子的断裂处,“裂痕还很新……”

    “屋内其他的桌椅,包括死上吊时用来垫脚的椅子都完好无缺。”毕言飞迅速的检查了屋内其他所有地桌椅,“还有,我刚才在窗台上现了木屑和碎瓷片。”

    柳以沫诧异的抬头,看到他手中摊开的锦帕上多出一些细小的颗粒,走过去用手指一捻,就现木屑和做椅子的木头,很明显是同样一种木材。

    “怎么会有碎瓷片?这里并没有任何瓷器啊。”柳以沫不解。

    “找一个曾经进来过这里的人问问,这样死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不就再清楚不过了?”毕言飞单手拉起柳以沫,调皮的朝她眨一眨眼,“不用担心,有我在,我会帮你的。”

    以沫脸上咧出一抹笑容,点点头,头一次这么强烈的感受到,毕言飞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助时一直依靠着她地孩子,如今地他甚至值得让她试着去依靠。

    她对此有些惆怅,但又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他是她的,管他是天真还是成熟,又有什么大不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