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一 人心不足

    <---凤舞文学网--->

    柳以沫第一次遇见花,是在七年前的京城里一条偏僻的小巷内。--凤-舞-文-学-网--那时候柳以沫十岁,正是她风得意的时候,唯一担忧的就是怕先皇再提要将她纳入后宫的事。

    而当时的花却还不叫花,而是被人以“丑丫头”“赔钱货”之类不怎么好听的称呼呼来喝去,直到她遇见了柳以沫。

    若说柳以沫将花买下来,只是一时同心泛滥,其实也还算贴切。当时柳以沫路过,正好看见她被一个刻薄的女人提着耳朵恶毒的咒骂,柳以沫被她眼中的麻木和卑微吸引得停下步子,面无表的看了她们许久。直到后来展成那个女人对着她又掐又踢,她眼中含泪,瘦瘦的子缩成一团,整个人融进墙壁的影之中,让人看不真切她的面容。

    于是柳以沫就走过去将她买下了,即便后来的她也觉得这个小丫头确实丑得不可思议,却也没有再将她转卖给其他人。

    “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不会再让你受欺负。”这是柳以沫对她说的第一句话,郑重其事的。

    七年后的今天,柳以沫依旧在遵守着她的这句承诺,但花却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一心为她着想的丑丫头了---至少柳以沫是这样认为的。

    “我早就告诉过你,那些话只是权宜之计,让你别当真你偏不听。我也一直懒得同你较真,但你现在实在太过分了,成天放着正事不做,学那些长舌妇嚼舌根,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小姐放在眼里?!”柳以沫越想越烦,起背着双手在她面前焦躁的来回走动。

    “我不明白小姐在说什么……”花被她突如其来的呵斥惊得心头一跳,却兀自嘴硬的不肯承认。

    “不明白?”柳以沫怒极反笑,看着她的眼神却凉到了骨头里,“花,你我主仆七年。我可曾有半年亏待过你……到头来你却在我面前装傻……”她给她机会自己承认,这样或许还可以证明她不是真的想要这样待自己。

    她曾经对外宣称,她和同姐妹,将一生不离不弃,以后不管是谁,若要娶她柳以沫为妻。必先纳花妹妹为妾,就算皇帝也不例外。

    即便这些话确实是当时的权宜之计,但是除了后半句的共侍一夫之外,前半句柳以沫一直是当真的。

    “同姐妹。不离不弃……呵……”她低声轻蔑地嗤笑。就是这样一个被她当成姐妹地人。却趁着她绪低落地时候落井下石。“你有没有跟人说过我和燕大哥之间有一腿?有没有说我勾引言飞只是为了得到毕公宅地帮助?有没有说我和云碧之间暧昧不清。才导致他来上门婚?有没有说我人心不足蛇吞象。妄想将三个男人都收入囊中?……你究竟还背着我说过多少地坏话?难道我给你地印象就是这样地不堪?!”她地语调越来越急。说到后面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出声。“那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怎么不给我滚远一点!”

    人果然都是不知足地。你待她好。她不但不知感恩。却只会埋怨你没有待她更好。

    脑子里“轰隆”一声。花地思绪瞬间一片空白。双腿一软。体便不自觉地跪伏在地。“小姐。我不是真心这么说地……你知道我生气地时候总是管不住自己地嘴巴……我不是故意地……我知道错了……”

    她刚才还存着侥幸心理。以为柳以沫这些天以来浑浑噩噩。一定还不知道外面关于她自己地传言。那些话确实是她气恼之下口不择言说出来地。没想到言无心。听有意。几天之内整个县城就传了个遍。而且每当有人质疑这个谣言地真实时。总会有人提起她地名字:“这可是狗官地心腹花姑娘爆地料。还能有假?!”

    本想等着这次柳以沫原谅自己擅作主张地事。就去澄清谣言。干脆从头到尾都不让柳以沫知道这件事。哪知她其实早就知道了。

    “你不是故意地?谁信?!”柳以沫恼怒地一把拂开她抓着自己衣襟地手。“你确定你没有过一丁点。想借着谣言拆散我和言飞地心思?你以为没有他我就会选择燕大哥。然后你就如愿了是不是?!”起初她听到这些谣言地时候。只是轻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便一直等着花自己来同她认错。

    而现在她来了,却对这件事绝口不提,反倒一门心思的想要重回燕深弦边。

    “我……”花咬着嘴唇说不出话,她之前确实存过这样的心思。但那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

    深呼吸之后的柳以沫神色缓和了不少。也自觉有点小题大做了,于是压低音调。“你一直嚷着要我相信你相信你,但是你要怎么让我相信?!”自从她知道即便是亲密如同老柳,也会撒谎骗她的时候,她就知道没有任何人是可以完全相信的。

    “对不起……小姐不要赶我走……呜呜……”花抬头,不知何时已经哭得鼻涕眼泪流成一线,梗咽着说话也结结巴巴。

    柳以沫有点儿于心不忍,刚刚只是气话,毕竟她跟了自己七年,即便她待自己这样凉薄,也不忍心就这样将她赶走,让她再度孤苦无依。

    “算了。”她烦躁的按压着眉心,半闭着双目,“若言飞真的因为这些谣言和我疏离,这样不堪一击地感不要也罢!只是你要知道……”她把视线落在正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上,“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定得要自己亲自争取,不要妄想别人会施舍给你!”

    柳以沫走后,花瘫坐在原地许久,忘记了要哭,只是呆愣的想着什么,目光中一片茫然。

    “喂,花姐姐,这坏女人比我想象还要凶诶。”目睹了方才一切的陈词心有余悸的跳下椅子,跑到边,“你不会就这样怕了她吧?”

    花缓缓的偏过头看着小陈词,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水,却丝毫没有梨花带雨的美感。“不许你说她坏!”大小眼蓦地睁圆,花突然良心现地驳斥。

    如果她没有记错,是柳以沫改变了她这辈子本该凄苦地命运,而且七年来从没有挟恩自重过,不然也不会让她养成这副没大没小的德

    “噗……之前你明明也说她坏地啊!”陈词嘟起嘴巴埋怨,“这样出尔反尔可不好玩……”

    花不理陈词的小声嘀咕,她突然绪低落的想,以柳以沫的格,就算这次没有赶自己走,却也再不可能相信自己了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