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二 斗出来的喜欢?

    <---凤舞文学网--->

    “呃?”柳以沫看着云碧大步离开,步履之间完全没有装腔作势意图吊她胃口的缓慢,她先是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又忍不住咬牙切齿----死人妖哪会这么容易叫她如愿?她差点就忘记他过去的种种劣迹了!

    “大人现在追过去,贤弟或许还能改变主意。--凤-舞-文-学-网--”一旁安静了许久的陈夜歌漫不经心的出声提醒,柳以沫狐疑的看他一眼,恰好对上他笑吟吟的目光。

    “还是算了吧,君子不夺人所。”柳以沫坐下来,故作大方的笑,可惜那笑容僵硬得别提有多难看,若是花在这里,肯定又要大骂她虚伪,“云思凡的真迹向来有价无市,想必云公子也舍不得把它们送人吧……”

    “那倒是,想不到大人还是个君子。”陈夜歌依旧笑吟吟的,提起小二端来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三指托着酒杯慢慢的旋转,“若换做其他人自然舍不得,可是贤弟家中满屋子都是云大人的真迹,所以舍上一两幅,其实是很容易的事……”

    “满屋子都是?”柳以沫差点又要把嘴里的茶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去之后,不相信的哼哧一声,“难道云思凡是他家亲戚不成?!”想云思凡在前朝官居二品,高风亮节是世人有目共睹的,虽然前朝已经覆灭五十余年,但他的名字在官场以及书法界,都时常作为典范而被人提起。

    这么高洁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卑鄙别不分的死人妖扯上关系呢?!

    “大人英明”,陈夜歌很是认真地点头,“贤弟正是云思凡云大人的亲嫡孙……”

    “……陈公子别开玩笑……”柳以沫闭目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时陈夜歌依旧一脸无辜。

    “我没有开玩笑。”他仰头喝下杯中酒,然后摊手。

    “那么,我也告辞了。”柳以沫慢悠悠的抓起扇子站起来,在转的刹那却倏地加快步伐,一溜烟的往楼下冲出去。

    现在追应该还来得及吧?柳以沫一面撒开脚丫狂奔。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就算云思凡有这样地后人也没什么,一代不如一代地例子多了去了。至于他的后代怎么会有人妖倾向---呃,还不准人家基因突变啊!

    “飘飘姑娘。留步。”终于在人群里睨到一个纤长熟悉地背影,柳以沫立刻扯开喉咙大喊,声音引来路人好奇的视线,于是也都纷纷张望,试图寻找出传说中地飘飘。

    当初飘飘被拆穿不是女子的事。早已经传得满城皆知。只因为他许多天不见踪影,加之其他八卦取代,结果才算不了了之。这回被柳以沫在大街上一吼,不少人的八卦之血立刻就沸腾起来了。

    眼见前方的背影不但没有留步,反而走得更快,柳以沫一急,反倒记不起他的真实姓名,于是又换了称呼,“恩。飘飘公子?等一等。咱俩再好好商量一下,我也不白要你地东西……”

    经她这一嚷嚷。人群反倒聚集得越来越多,柳以沫扒开两个挡道的人,再往前面一看,哪里还有那人妖的影子!

    “大人大人,飘飘在哪里?在哪里?”有认出她的人凑过来,兴致勃勃的问。

    “……”柳以沫正恼恨这些人多事,立刻狠狠瞪了那人一眼,然后气呼呼的甩出一句话,“在梦里!都回家做梦去吧!”

    不死心的奋力钻出人群,一边四下张望,一边仍不断高声呼唤。呼唤了许久仍不见回应,想是他已经走远了,柳以沫皱起了眉头,也不气馁,于是打算返回,去找陈夜歌问清楚飘飘现在的住处。

    手臂突然被人拽了一下,由于那人用力太大,连带她整个人也无法平衡,体斜斜的倾倒下来。忍不住张嘴惊呼一声,她正想骂是哪个王八蛋敢拽自己,嘴巴却被突然伸出地一只手捂住,腰也被人缠住,微微一用力就将她拖拽进了一个狭窄地小巷。

    劫财?!劫色?!柳以沫脑子里一下闪过这样的念头,光天化之下,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自己地地盘上撒野?!

    额头撞入一个平整的膛,这证明此人是男,柳以沫双眼一眯,趁他还未做出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抬起右腿狠狠踹向他两腿之间----自从上次不小心踹到陈双喜的命根子之后,她就明白了此处是男子的弱点,所以时时刻刻都记得善加利用。

    可惜对方没有让她得逞,右腿被对方夹住,这下她想抽就更难了。无耐被捂住了嘴,骂不出来,柳以沫只得抬头怒视,却对上一双满是嫌恶的细长眼眸。

    “下流。”云碧挑起嘴角轻斥一声,想了想,又在她愤怒的视线下补上一句,“而且还毒无耻。”居然会想到踢男人的那里,而且下脚还这么用力,根本不留余地,这家伙到底还是不是女人?!

    “唔唔唔唔!”柳以沫被捂住嘴,只能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云碧笑了一下,连忙松开他捂着她嘴巴的手,为免又像上次一样被她掐住脖子,于是改制住她的双手。

    “踢你怎么了?!摸都摸过了!”声音一得到解放,柳以沫的话就想也没想的冲口而出。

    然后,云碧的脸红了,柳以沫的脸也红了,因为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在寻欢楼时,柳以沫最初现他真实别的那个早上。

    这句话一出口,柳以沫就后悔了。怎么还能提起那件事呢?多恶心啊!噩梦一样,她一直努力想要忘掉的!

    “你,不要瞎想,我其实已经不记得了……”面对着他寒风般凛冽的视线。柳以沫尴尬得真想变成鸵鸟把头埋起来,“你也不要生气,我不是还没踢到嘛,再说了,就算踢到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你要它也没什么用……”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他眼中地寒意更甚,再来不及辩解什么。感觉体好像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她的脊背重重的撞在墙上。忍不住呲牙咧嘴的呼痛,一张原本绝美此刻却有些扭曲的脸蛋,迎面气势汹汹地压下来。

    柳以沫吓了一跳,想起曾经被他拐到寻欢楼里欺负地景,下意识的把头一偏。嘴唇堪堪擦过他地脸颊,但好在躲过了他泄愤似的一吻。

    扑了个空,云碧气恼地顺势将脸埋进她的颈脖。脸上还残留着她嘴唇擦过的余温,的触觉仿佛透过皮肤、涔入血液,然后流动到心脏。呼吸突然变得炙,微张的唇齿轻轻噬咬她颈上地肌肤,他本想就这样狠狠的一口咬下去,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可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喂喂。你冷静一下。”柳以沫这才觉两人的姿势实在暧昧。她整个人被他圈住,一条腿还被他夹住。若是现在有人进来看到这副景,保不准以为是哪里来的一对伤风败俗的小鸳鸯。

    “我不想再和你作对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你以前担心我会利用言飞,但现在不用担心了,我很喜欢他……这次找你呢,只是想让你割把那两幅字让给我,我会用等价的东西跟你换。”柳以沫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同他商议。

    许久都没听到他的回音,只有颈间传来轻微地痛痒。感觉自己被他轻视和轻薄,柳以沫腾地一下火气又要上来了。压制了又压制,最终憋着嗓子提醒,“飘飘公子,我在和你说话!”

    “是云碧,不是飘飘!”他抬头,终于记起自己把她拉来这里地意图。她一口一个“飘飘姑娘”“飘飘公子”的,真刺耳!

    “你刚才说用什么东西和我换?”沉默了一下,云碧平静下来再次开口问她。他也确实不想再和她斗下去,原本对她就是斗出来地感,再斗下去他不敢保证能控制自己不再弥足深陷。

    “你放开,我拿出来给你看。”柳以沫示意,这样紧贴着说话真不舒服。

    云碧犹豫了一下终于放开,柳以沫连忙侧和他拉开一段距离,这才把扇子抖出来缓缓展开,“这是先皇御赐的,你看上面不但有年份和先皇的私章,连玺印也有哦……单是这个玺印就值不少钱吧?”她得意的扬起小脸,庆幸当初的先见之明,当年她缠着先皇说还要盖上玺印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不过,谁让老柳不擅持家,时常让家境陷入困窘,这也就不怪她死钻钱眼了。

    双手抱在口,云碧歪头倚在墙上看她眉飞色舞的模样,清亮的眼眸,一张一合的粉嫩红唇,还有时不时露出的得意笑容。虽然嘴上还不肯承认,但他其实早就意识到自己不但不讨厌她,反而有时候还觉得她分外可

    如果那次没有被她在众人面前拆穿真实别,如果没有这样的当头一棒将他彻底敲醒,他可能还会错觉的以为,这个女人仍旧被他牢牢的掌控在手心。须不知一切早已经脱离了他的设想,他的本意不过是想她乖乖听话,不要多管闲事,从未想过要和她扯上什么关系。

    “市面上先皇的字可是一字千金难求的哦!”柳以沫还在继续推销手中的扇子,将扇子反转过来,把写着字的一面对着他,“这里有四个字,虽然不多,但是换你两幅云思凡的真迹应该绰绰有余了……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恩?哦!”云碧见她突然住了嘴巴才逐渐回神,把目光从她上收回来,漫不经心的瞟向那把扇子。

    “窈窕淑女?!”一看之下,他眉头一挑,差点忍不住笑喷。好不容易憋住,再次斜着眼睛看向她,“哈,这就是先皇给你题的字?”

    “不许笑!”柳以沫沉下脸,“有疑问地下找先皇问去!”当初老柳第一次看见这四个字时,也是这样一脸活见了鬼的猪肝色。

    这也就是她之所以很少把它拿出去显摆的原因,因为不管是谁,但凡可以认字的,只要看见她摇着这把扇子,一律是同样的猪肝色。

    “不用问……”云碧捂着肚子咳了一声,正色道,“这一定是先皇的美好愿望,你要努力。”

    “你去死!”柳以沫双眼瞪圆的怒斥,“少说废话,到底换不换?!”

    “好好,换……”决定不再逗她,云碧耸耸肩,从袖中重新拿出卷轴给他,半路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收回来,“不对,先皇给你题的不是如朕亲临四个字么?!”

    “你听谁瞎说的?”柳以沫一直盯着他袖子里的东西,这回见他递过来又收回,有些不悦。

    “王知府说的。”云碧双眼微眯怀疑的看着她。

    “王知府连这个也跟你说了?”柳以沫反而怀疑他和王知府是什么关系,莫非是姘头不成?!

    “不过,那是我故意骗他,他看到的四个字是我仿写出来的。哼哼,谅他也看不出来什么,光是看到如朕亲临这四个字加上玺印,他的双腿立马就软了。”她嘿嘿笑。

    “……你这样可以算假传圣旨,是欺君大罪。”见她还笑得这么嚣张,云碧不由得嘴角抽搐。

    “胡说,不要污蔑本县!”柳以沫一脸严肃,“王知府是护属下才借兵给我,这是你我愿的,本县什么时候假传过圣旨了?!”她一脸的义正言辞,让云碧真想拉个人出来,告诉他什么叫无耻?她这样就叫无耻!

    如果要追溯根底,柳以沫真正能在洛水县站稳脚跟的最直接原因,就是那次的借兵成功。连王知府也不得不听命于她的原因,竟然只是她一个小小的把戏!云碧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无奈的在她的催促下将两幅卷轴递过去,然后接过一把写着“窈窕淑女”四个大字的扇子,他一时无话。

    “多谢多谢。”柳以沫在确认果真是云思凡真迹之后,眉开眼笑,“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告辞了。”

    她点点头,喜滋滋的转,准备回到衙门再仔细欣赏钻研,云碧突然喊住她,“听涂叔说,言飞准备过些天就向你提亲?”

    “提亲?”柳以沫愣了一下,回过头时忍不住咧嘴笑弯了眼,低着头,温柔的声音里还带了些羞怯,“你是说言飞?恩,他还没跟我说过……”想起昨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中不由再次被甜蜜充斥得很满。

    要不要嫁给他呢?柳以沫开始郑重其事的思考起来。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虽然她很想矜持一下,但是为了不让毕言飞伤心,她决定还是不扭捏了!

    嫁就嫁好了,也让老柳看看他的女儿不是没人要,到时候后悔不死他,哼哼!

    “如果他向你提亲,你不要答应。”云碧的声音很平和,落在柳以沫耳朵里却觉得分外刺耳,“你不能嫁给他。”

    “你说什么?!”柳以沫怀疑自己听错。

    “他喜欢的人不是你……所以,不要嫁给他。”他慢慢的说完,便很快的转,一改先前的炙,只留给她一个漠然的背影。

    即便明知道他是在胡说,柳以沫口还是堵了一下,刚才的喜悦和甜蜜一扫而光,忍不住闷闷的低声骂了一句,“神经病!”

    谁都知道毕言飞喜欢她,而且喜欢的不得了!死人妖在这里无故放什么厥词!真讨厌!

    看看本章字数呀,算是2章合成一章……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