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九 恋爱中……

    <---凤舞文学网--->

    曾经有一天,柳以沫在听完一些外人的闲言碎语之后,决心要做一个让别人无可挑剔、善解人意又贴心乖女儿!因而她头一次起了个大早,支开往常服侍老柳的管家,打了盆洗脸水,像小狗一样蹲在老柳的房门口,支起耳朵听着房里的动静,打算只等一听到老柳起的声音,就立刻冲进去服侍他洗漱更衣。--凤-舞-文-学-网--

    结果,等到老柳醒来时一打开房门,就看到门口蹲了个朦胧的影子,他先是吓了一跳,在看清是自己的女儿以后,不明所以的伸手推她,推了好几下才终于将她推醒。

    “沫儿,你怎么睡在这里?”老柳忧心忡忡的问她,生怕她得了什么奇怪的病症。

    “恩?”柳以沫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想了好一会儿,然后端起放在一旁早已经冷却的洗脸水递过去,“我来给你送这个。”

    老柳扫了一眼脸盆,明白过来,当即感动得眼泪汪汪,“呜呜,不愧是我的乖女儿……”不管需要不需要,女儿有这份心就是最让他感动的。

    “恩,那我走啦。”她显然还没睡醒,半睁半闭着双眼,在老柳的双手还没碰触到脸盆时,就扔下脸盆转了

    “哐啷!”一盆水淋得老柳一湿,而柳以沫却无知无觉,仿佛梦游一般,慢慢飘走了。

    得了这一回教训,柳以沫再对老柳献殷勤的时候,老柳就变得小心翼翼。可是不管他再怎么小心,还是避不了被弄得比较凄惨。

    比如。柳以沫会用不知道从哪棵树上扯下来的树叶,摊在门口晒干。当时地柳以沫还不知道茶叶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看外形大抵差不多,就一厢愿的以为它们是一家人。

    之后她会用它来泡茶,然后颠颠的去送给老柳喝。如果他不在她眼皮底下喝光。她会用很受伤的眼神盯着他一整天。

    后来,这样的境况终于以老柳地一场病而告终。因为他吃了整整两碟黑糊糊地。被柳以沫称作是桂花糕的点心后,上吐下泻。卧不起,一夜之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再后来,当他在病上接过柳以沫端来地乌鸡汤时,再也忍不住大哭了一场。

    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着想,老柳决定摒弃良知。开始苦口婆心地教育柳以沫,说他的女儿原本是最特别的,没有必要走上那条万众如一的道路----忠孝礼仪廉。

    所以说,其实柳以沫展成如今这样的格,和老柳地谆谆教导也是密不可分的。

    综合以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不管是谁,但凡作为柳以沫献殷勤的对象,子绝对好过不到哪里去。如今的毕言飞。正好面临着这样的考验。

    花在费尽口舌。也劝不回柳以沫的心之后,唯一期望的就是。让毕言飞彻底挂在柳以沫的蹂躏之下。役,在被伍行舟赶出衙门后怀恨在心,再经过陈双喜地一挑拨,就决定跟踪外出的柳以沫,打算路上找机会给她点颜色瞧瞧。真正想出用血引狼地也是陈双喜,其他两个被他一怂恿,又为了面子上好过,也就答应了。

    柳以沫虽然对他们三个十分恼恨,但也没有真的把他们扔进狼群,毕竟还是理智占了先机,何况与毕言飞的合好,让她的心缓和了许多,因而只是按照惯例将他们三人关押在牢里,等将来哪里需要用苦力,就来压榨他们。

    这次小插曲转眼过去,衙门里一切又恢复如常----或可以说,比以前更像是治理一方的衙门了。毕竟多出了一个严格的伍小师爷,衙门上下懒散的风气,在他的管制下转变得十分彻底,衙役们个个雷厉风行,精神抖擞得好比是公鸡中的战斗鸡!

    就连柳以沫,也不得不按照伍行舟的规矩来,因为他总是能翻出一堆大道理来约束她。

    对于先前只因为不爽,就打了伍行舟一巴掌的事,柳以沫有点儿后悔,可又不甘心就这样去和他道歉。心存愧疚,所以干脆就由着他去改造衙门风气,自己必要时也可以同他虚与委蛇一下。总之,她决定尽量避免和他再起正面冲突。

    毕言飞没有再搬进衙门里住,但是他原先住的房间一直空着,这算是柳以沫明确的表示了欢迎他随时来小住。

    一旦明白了自己的感,柳以沫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振奋,往往半夜的时候做梦都会笑醒。

    这应该算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两个恋中的男女在一起时该做些什么?她不知道,毕言飞当然也不可能知道,于是大多时候,花都会看到他们两相对望,然后各自露出傻不拉几的笑。

    花在心中腹诽,都说恋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果真是正理,连柳以沫也不可避免的落了俗

    “小姐,那个傻子一样的尧公子到底哪里好了?!”厨房里,花拎起菜刀,在木制的砧板上剁得“嘭嘭”作响。

    “恩?你说言飞呀?”柳以沫正在蒸面粉,闻言柔柔的一抬头,细声细气的口吻让花顿时就打了个干净利落的哆嗦,“他哪里不好啦?”

    “哪里都不好!”花抚平上的鸡皮疙瘩,开始数落,“既不成熟又不稳重,像个小孩子,做什么事还要别人去教,根本没有男人的魅力!而且他还损人……”她一直对牛毛的事念念不忘,此刻自然不会忘记拿出来说道。

    絮絮叨叨了许久,花最后总结,“小姐,你确定你是在找夫君?而不是找儿子?!”

    “哐当”,凭空飞来一根棒槌,好在花早有准备及时的闪开,棒槌落地。

    “管好你的嘴巴,让它别那么缺德。”柳以沫微微一笑,明眸皓齿的模样,竟透着几分端庄贤淑。只不过,脸上、上、衣裳上不知道何时沾上了白白的面粉,又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滑稽。

    “缺德也是你我的!”花猛地一跳脚,扬起手中菜刀示威般使劲将刀刃没入砧板,“我才不要跟一个小孩过一辈子,我要燕公子!燕公子啊燕公子!!”

    柳以沫撇撇嘴,“你觉得燕大哥好,你就去嫁给他呀,又没人拦着你。”当初她放话说要和花共侍一夫,不过是为了不被嫁进宫中的权宜之计,哪知花却一般认死理般的坚持,要不是因为花,以她尚书女儿的份,也不至于过了十七岁还没嫁出去!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花冷哼一声,了然道,“你想让我知难而退?哼哼,小心我给你心的尧公子下包耗子药……”满口威胁却换来柳以沫的不理不睬,花不爽的斜眼看她,却见她忙碌的在灶上自顾的捣鼓。

    “你在做什么?”花用眼睛扫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厨房,现水缸边有一盆刚摘下不久的桂花,“不是有陈婶嘛,要吃什么和她说就是!”

    “看不出来我在做桂花糕吗?”柳以沫一边忙碌,一边回答,“我想亲手给言飞做点好吃的,但我好像只会做这个……恩,糖呢?……我淘好的糯米呢?……”

    “不是吧?”看着她满脸专注的模样,花隐约回忆起当初柳老爷的惨状,嘴角抑制不住开始怪异的抽搐,“才刚开始就拿出杀手锏了?那我岂不是连耗子药也省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