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六 真正的凶手

    <---凤舞文学网--->

    柳以沫一个人继续逛了一会儿,仍旧觉得十分无聊。--凤-舞-文-学-网--总觉得边像是少了什么,阳光明媚,可入眼的风景却总是空的。

    她记起小的时候,似乎是娘去世之后的第三年,老柳因为一直单,外人也不见他拈花惹草,于是便得了个好男人的名声。又加上他儒雅俊秀的外表,以及锦绣般的前程,惹得不少尚未出阁的少女,或风韵犹存的少妇漾。

    因而明里让媒婆上门提亲,或暗地抛媚眼、扔手绢勾搭老柳的女子数不胜数。

    老柳也曾经一度听信媒婆的话,想再给柳以沫找个后娘来帮着管教她,可惜在目睹年幼的柳以沫被一群小姐训得眼泪汪汪的景后,这个想法就算是彻底打消了。

    “在下的女儿,还是让在下自己来管教的好。”当时的老柳是这么回答那些女人的。虽然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柳以沫在做戏,但却什么也没多说,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当时柳以沫就在他旁,听着他长长的叹息,突然觉得心里空的,空空得如同此刻眼前的风景。

    这里是毕公宅后方的郊野,绿草、杨柳、桃花、小溪,风景依旧,只是少了坐在溪边垂钓的影。

    柳以沫决定要严肃思考她和毕言飞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样不明不白的关系会让她觉得慌张。她确定自己见到毕言飞的时候会感觉很温暖,他地单纯以及天真,可以让她什么也不用去顾忌。就像整在战场厮杀的士兵,回到家里终于可以拥有一片宁静的桃源。

    或许这大概就是老柳所说的,他说她迟早会上一个人,然后就会明白,她对他的感只是寻常地。女儿对父亲地依恋。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晃晃悠悠的往衙门回走,半路上竟然遇见了好些天未见到地艳红。

    如今是艳红自然是绫罗绸缎、金银饰加。她原本就是方家的大小姐,而方思贵也是出了名地宠女儿。自然不会寒碜到哪里去。

    “大人。”艳红本来在绸缎庄选布,眼尖的瞟见门口路过的柳以沫,连忙扔下布跑出来叫住她。

    “艳红?”柳以沫回头看着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认出她来,不由微笑着打趣道。“变得这么漂亮,让我差点认不出你了。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出来散散心。”艳红有些腼腆,她前些子为了躲避陈双喜的纠缠,一直足不出户的呆在家里,现在虽然出了门,但方思贵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几个家丁跟随在她左右。

    “大人你呢?”艳红微微露出笑容,足可见一段感地失败并没有让她要死要活。她甚至庆幸柳以沫及时告知了她陈双喜的真面目。不然等她掉进他精心布置的陷阱。再伤心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我也是。”柳以沫耸耸肩回答。

    然后两人找了个地方继续聊了一会儿,临分别的时候艳红说。过几天会去衙门看望陈婶和大家。柳以沫点点头,但又突然想起陈双喜似乎还在衙门,她难道不怕会遇见他尴尬么?

    犹豫了一下,柳以沫还是说出中的疑问,结果却听见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

    “他不是被大人辞掉了么?”艳红诧异道,“难道他是骗人的?”

    “呃?我什么时候辞掉他了?”柳以沫不解的挠头。

    “大概四五天前吧,他又跑来找我,说自己已经被赶出衙门了,虽然我爹没让他进门,但是我那时刚好路过门口,所以听到了他地话。”艳红说。

    “四五天前?”柳以沫细细地想了想,突然愣住。

    那天不正好是自己离开衙门去燕谷村的子么,她根本不在衙门,何来赶人一说?啊,对了,她似乎听大孙说过,伍行舟在她走后为了示威开除了几名衙役,难道陈双喜也在其中?!

    “是啊,原本我还担心他一直呆在大人边会报复大人,想提醒您又一直没找到机会,不过现在我可以放心了。”艳红拍拍口,一脸安心地模样。

    “他为什么要报复我?”柳以沫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的接了一句。

    艳红沉默了一下,然后苦笑,“事是这样的:之前大人你送我回家以后,他总是三天两头的来我家门口闹,总叫嚷着要我给个她一个理由。本来我还有些惦记他的,可被他这么无赖的举动一搅,算是让我彻底对他死心了。于是就和他打开天窗说亮话,把大人您和我说的话都告诉了他,说他是个无赖,是个骗子,是个无耻之徒……当时他的脸色真的是有够难看的,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狠狠的对着我大骂,之后就被我家的家丁轰走了……”

    柳以沫突然转,没来得及向艳红道别,就飞奔着朝衙门的方向跑去。

    她之前竟然忘记有陈双喜这个仇人了……回到衙门一查,果真那被伍行舟开除的衙役当中就有他。如果不出所料,想害她的人肯定就是陈双喜,他有动机,而且时间和场合都十分明显的吻合。

    “大黄,你和小李带人去寻找这个陈双喜的下落!”柳以沫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令,“找到他立刻给我押到这里来,他要是敢反抗,给姑就地正法了他!”

    柳以沫这副狠的模样吓得一众衙役不敢吭声,生怕一个惹她不高兴,自己也被就地正法了……

    伍行舟在一旁听得皱紧了眉头,“大人,根据我朝律法……”

    “你给我闭嘴!”柳以沫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直接吼过去,“姑事不要你插手!”她此刻根本不想摆什么官架子,直接把自己当成泼妇,这样就可以什么也不用顾忌,只要能报仇就好!

    讲什么律法?!她和燕深弦被狼群包围着,求救无门的时候律法在哪里?燕深弦殊死和狼群撕杀的时候,律法在哪里?她被恐惧和绝望驱使得簌簌抖的时候,律法又在哪里?她只想将那个人找出来,然后将他也扔进狼群,让他也切体会随时会被狼撕开体、被掏出肚肠、被啃咬骨、被分而食之的恐惧和恶

    也正因为这样,在未寻到真正的凶手之前,她虽然一再压抑自己的绪,但仍然无法掩饰对可能是凶手的毕家的厌恶,才会对着毕言飞说出伤人的话来。

    伍行舟没有再次开口,只因为柳以沫眼里出现了某种疑似是泪光的东西,这让他诧异了许久,终于还是选择了闭嘴。

    新的一月开始鸟,有粉红票的同学记得给乌云几张哇,不然奔好难看呀……tt

    另外,大家要推荐收藏,最重要还是留言嘛,对本文或哪个角色有什么看法,都可以说出来呀,不然都是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恩恩,就这些。大家阅读愉快!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