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三 可惜不是我

    <---凤舞文学网--->

    傍晚时分,给柳以沫下山带话的村民回来了,同时后还跟来了几个人。--凤-舞-文-学-网--

    花一见到柳以沫就泪汪汪的扑上来,伸出爪子在她上乱摸一气,“小姐,你有没有受伤?”言语神中关切尽显,让受宠若惊的柳以沫大为感动,主仆关系前所未有的融洽。

    柳以沫很是欣慰,“我没事,只是一些轻微的刮伤,花妹妹不用担心……”

    “真的?”花先是半信半疑,在亲自验证之后终于相信,却突然哀嚎一声,“这些狼怎么搞的啊!怎么坏人不咬,专门咬好人?!呜呜,听说燕大哥伤得很重,担心死我了,他人呢?在哪里?!”

    “……”柳以沫瞪着眼睛瞅了花半晌,然后泄气的随手一指,女大不中留,真是至理名言。

    花会意,立刻就冲到了燕婶跟前,请她带路。柳以沫看着她们进屋,视线这才转而看向其他人。

    毕言飞也来了,俊朗脸庞上的焦急之色,在看到柳以沫平安无事之后,平缓了许多,原本七上八下的心此时也安定下来。见她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他连忙咧嘴露出笑容,想上前问她是不是真的没事。

    可,他才刚抬起脚步,她的视线就飞快的从他上掠过,躲避似的看向那传话的村民。

    “不是说过别同他们说起这些吗?!”柳以沫蹙眉,口吻里带了些不悦和责怪。

    “那位花姑娘一直强拉着要我说清楚,我不回答她。她就硬说我是土匪,绑架了你和那位公子,要让捕快抓我……”某无辜村民还只是个青年小伙,哪里应付得了花的胡搅蛮缠,自然是什么都老实交待了。

    “……不好意思。还是多谢小哥了。”柳以沫当然想象得出话时的样子。

    她并非不高兴见到花。而且就算消息传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知道地人一开始就心知肚明。还不知道的人,现在就算让他们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她只是。不想现在看到毕家的任何人,包括毕言飞在内。

    燕深弦为了救她受重伤,还在昏迷当中,且生死未卜。而毕家作为头号嫌疑犯,她实在没法对着他们笑脸相迎。

    “柳姐姐……”后毕言飞在喊她。软软的口吻略带着委屈,她却仿佛没听见一般,匆匆走开了。

    不管毕言飞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此时的柳以沫都实在没有心,再去同他玩大人哄小孩地游戏!这原本就是个可笑地游戏,更可笑的是,她竟然还曾经乐此不疲过。

    且先不说毕言飞本有害还是无害,只他后地毕家。便绝不简单。毕福毕寿两人依旧是如影随行的跟在毕言飞后。比起“两个小厮”地职称,似乎他们更应该被称为“两双眼睛”。

    夕阳躲入青山背后。毕言飞站在原地,仅剩的夕阳余晖照亮他半边脸庞,看起来有种亦虚亦实的错觉。他低头绕着手指,中隐隐的忐忑让他有些不安。

    刚才柳以沫看他的眼神很是漠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她生气了……

    “柳姐姐,不要不理我……”他可怜巴巴地,好似即将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路瘪着嘴巴往柳以沫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他只是心理依赖她成了习惯,就像刚出生的小狗,第一眼见到谁就认定谁是它的依靠。

    柳以沫正和花一起趴在前呆,上躺着的人自然是正昏睡不醒的燕深弦。他已经昏睡两天一夜了,如果再不醒的话……柳以沫突然觉得焦躁,起在房中来来回回的走动,不小心绊到桌椅,带翻桌上地药碗,摔在地上噼啪作响。

    “小姐,你动作轻点!”花对她怒目而视。

    “闭嘴!”柳以沫转头一眼瞪回去,把花吓了一跳,张了张嘴,想反驳,但是一触及到她眼里地沉,便很识相的闭了嘴

    她不怕柳以沫会生气,就怕柳以沫露出这样冷地表,仿佛是六亲不认般,有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凌乱。每到这个时候,大约是她心中正在天人交战,两股思想激烈碰撞,如果不小心被波及,后果不堪设想。

    “柳姐姐。”有不怕死的人凑过去,花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毕言飞。

    毕言飞是声音一向是很有特色的,就像一个乖小孩,偶尔会向你撒,语气永远不急不躁,就算那次损她,说她只是一根牛毛的时候,口吻也是分外轻柔认真。

    柳以沫听到声音,脚下急躁的步子有过片刻的滞缓,随后依旧烦乱的来回踱步。

    “我是不是哪里让姐姐生气了?”毕言飞瘪嘴,抬手拽住她的一致袖子,紧紧跟在她后来回,清澈的眼睛一眨一眨,尽是委屈和无辜。

    柳以沫眉头蹙紧,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没有,我没生气。”她努力咧着僵硬的嘴角,原本想拉出个笑容,结果却是说不出的怪异。

    “可是,你好像不想理我。”毕言飞也察觉出她的敷衍,不由着急的靠前一步,想问个清楚,但柳以沫却同时下意识的后退,她眼中的闪躲和不耐也终于落入毕言飞的眼帘。

    他愣了一下,垂低眼睑,一时间房内的气氛变得有点儿怪异,两人面对面,却是心思各异。

    “你不要总是缠着我。”好半晌,柳以沫才总算找回自己最正常的声音,声音辨别不出喜怒,“你应该要依靠的人是涂管家,而不是我。”

    对于刚才下意识后退的动作,柳以沫回过神也只能苦笑。如果这次没有燕深弦,那么现在躺在上的人大概就换成是她了吧,或许这还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运气不好,她现在可能只剩下一堆辨认不出形状的骨头。

    究竟是谁要害她?她不想现在就凭空臆断,她只是不想现在见到任何一个姓毕的人,他何苦偏要此时来纠缠?!或许过些时间,即便找不到幕后凶手,也只需等她再仔细想想清楚,把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思绪整理好了,便又能像过去一样哄得他开开心心的。

    拽着她衣袖的手缓缓松开,毕言飞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体瑟缩了一下,低着头一言未。柳以沫觉得口有点堵,别过头假装若无其事的四下张望。

    “燕公子?小姐,他的手在动,好像要醒了!”花激动的声音打破了让人不安的静谧。

    柳以沫心中一喜,之前的烦恼总算在听到这个喜人的消息后,暂时抛居脑后,她连忙抬步跑回边,中途因为太过欣喜,经过毕言飞边时甚至撞得他趔趄了一下。

    果然,燕深弦从昏睡中醒来,伤口逐渐复苏的疼痛,让他皱紧了眉头,睫毛几次颤动之后,终于缓缓的张开双眼。略有些涣散的视线,终于在某人脸上清晰聚焦的时候,他突然咧嘴微笑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大概只是突然想笑罢了。

    柳以沫看着他的微笑,仿佛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如斯重负般,也终于弯起了嘴角。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