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 深山狼影(上)

    <---凤舞文学网--->

    怎么会有狼来这里?燕深弦先是皱眉思索片刻,随后小心翼翼的起走出洞口查看。--凤-舞-文-学-网--

    此刻乌云散尽,头顶竟跃上一弯明月,正冷冷的泛着光。山风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道传至鼻间,借着月光,燕深弦很快便看清楚前方不远之处大片猩红的血迹,似乎这就是引来狼群的源头。

    狼嚎声呼啸着将近,茂密的丛林里,一双双绿幽幽的狼眼逐渐清晰。

    “燕大哥,怎么回事?”柳以沫被狼嚎的声音惊醒,起走出洞口,看到这样的景不由吃了一惊。

    “小柳进去!”燕深弦转头呵斥,“别出来,狼群已经现我们了。”

    “狼?”柳以沫张大嘴巴,从小到大,这种一直属于传说里的物种,现在居然就出现在自己边。可是,这种感觉似乎并不好,想象着自己被狼刨开肚子,将肠子拖得满地都是,想象它们一口一口的咬着自己的……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双腿没出息的酥软,竟然挪不动步子了。

    燕深弦觉出她的不对劲,连忙一个箭步上前,将她拦腰抱起冲回洞中。

    “别紧张,只要别让火熄灭,狼应该不敢靠近。”他将柳以沫放下,便满洞的寻找木柴,将它们全部收拢过来。往火里添了木柴,借着明亮的火光,燕深弦又从角落找出了一把柴刀,为以防万一,他紧握着柴刀重新回到火边。

    相比起燕深弦的镇定。柳以沫此刻就显得要窝囊很多。她紧咬着下唇,脸上是失血般的惨白,上地力气仿佛也被恐惧抽离走了,软得差点无法支撑。

    其实柳以沫是典型的矛盾体,平时她一个走路的时候。如果遇到一只看起来很凶的狗。她会吓得掉头就跑。但是唤作对象是人就不一样了,不管那人怎样位高权重。因为人不会不由分说的上来就咬。除非那人是疯子,不然总有时间让她想出对应之策。

    所以她很少怕人。怕地就是这些无法沟通地凶残畜牲,尤其现在还是传言中嗜血残忍的狼,根本就是涉及到小命保不保得住地问题!

    “不用害怕,它们现在不敢靠过来。”燕深弦这么安慰着她,其实自己也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水。只听说狼怕火光,但也无法保证它们会不会突然扑上来。

    “我……”听他这么说,柳以沫似乎好过了一些,“我才没有害怕!”她立刻死鸭子嘴硬的回击,可是颤地牙关还是泄露出她的心

    燕深弦被她的样子逗得微微眯起眼睛笑,心底的紧张一下子消散了许多,面对着洞外随时可能来袭的狼群,他突然变得坦然起来。

    “只要熬到天亮就行了。”伸出长臂搂过她颤地肩,在她耳边轻声宽慰着。燕深弦停顿了一下。突然有些歉疚,“抱歉。如果不是为了我的事,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刚才就仔细想过,这里以前极少有狼群出没,不可能碰巧就在今夜出现这么多狼;而且洞外那些血渍,一看便是人为,定是有人偷偷用血故意将狼群引过来。

    “会是谁呢?”柳以沫突然出声,“谁想害我们?”即便此刻她恐惧至极,可思绪仍然有条有理,“看来,在来的路上我们就被人跟踪了。”

    “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不如想一些开心的事,”燕深弦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这样时间会过去得很快。”

    柳以沫点点头,一手紧拽着他的衣角,抑制不住恐惧的往他怀中紧靠。两人就这样相互靠着,时间在心跳中一分一秒的过去,木柴也在一点点的少去,而狼地呜咽之声却仍然清楚地在洞外徘徊。

    “木柴快烧完了,火该要熄了。”觉到这样的窘境,柳以沫立刻又紧张起来。这么久都没有狼敢靠近,证明它们确实畏惧火光。可,柴竟然不够了?!

    此时也不管什么腿软不腿软,柳以沫连忙起在洞里转悠,将可能燃烧地东西全部收集起来,连树叶和木屑也不放过,却仍然是杯水车薪。

    “大概还能撑多久?”柳以沫几乎要绝望了。

    “半个时辰左右。”燕深弦也同样努力让自己镇定,“天就快亮了,说不定狼群很快就会散开了。”

    “外面大概有多少只狼?”柳以沫问道,“五只?还是六只?”

    “听声音像是六只。”燕深弦回答。

    “如果我们冲出去,可以不死的机会是多少?”

    “……为零吧。”

    柳以沫颓然的坐下,看着木柴的火的吞噬下愈来愈少,连火光也在瞳孔中不安的跳跃。她还不想死,衙门里还有一堆琐事等着自己处理,毕言飞也在等着她回去,她答应过他要早去早回……她不甘心就这样葬狼腹,如果死前连老柳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她该怎样证明不是自己无用,只是世事无常,总会突然冒出几个摸不捉头脑的危机来搅局。

    “小柳,”又是一阵沉默之后,燕深弦突然转看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口吻中竟有诀别之意,“你乖乖的呆在这里别动,我去把狼群引开,天亮了你就自己上山去找村民求助,他们都很善良,会有人送你下山的。”

    他淡淡的说完,咧嘴笑了一下,温润的眉眼在火光的映照下,竟然有了几分看破生死的洒脱。然后,他伸手摸摸柳以沫的头,凑过去将嘴唇贴上她的额头。

    一连窜绪起伏之后的柳以沫,整个人犹如在梦中,感觉周围的一切,连额头上贴着的温的唇,都分外的朦胧且不真实。

    直到燕深弦抽离开,她才猛然清醒过来,倏地伸手拽住了他的衣摆。“燕大哥你去哪里?”她抬头,吃惊的望着他。不去猜想过去燕深弦对她是怎样的看法,只是现在,他竟可以为了她舍引开狼群,这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过的。

    事实上,此刻她也想不明白:还有什么比自己活着更重要的?

    “小柳是因为我才来到这里,所以我必须对你的安全负责。”燕深弦转过头看她,“与其在这里等狼群冲进来,不如我去引开它们,能救一个便是一条人命。”

    “可是……”柳以沫想说为什么不是他留下来,让她自己去引开狼群,可终究还是畏缩了,她没有勇气说出口。

    “别可是了,你去的话未必能将他们全部引开……”燕深弦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举了举手中握着的柴刀,半开玩笑的口吻,“何况我是男人,平时你都要厉害过我,这一次你总得给我机会展示一下我的男子气概吧!”

    “可你这男子气概一展,就没命回来了……”柳以沫被他这句话逗得想笑,结果眼泪却先跑了出来,“你先别出去,再等等,说不定等一下它们就自己离开了……”话虽然这么说,但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安慰之词。

    “不能再等,若是晚了让它们冲进来,两个人都危险。”燕深弦俯,一根一根的掰开她拽着他衣摆的手指头,轻声嘱咐,“如果我有不测,我爹娘的死你就当做从来没听到过,毕公宅的事你也别再查下去了,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我不想你再冒险……”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