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一 老族长的杀手锏

    <---凤舞文学网--->

    下午还有一章更新。--凤-舞-文-学-网--

    51跑出去玩了,没时间更新……所以今天两更吧,见谅&gt;_&lt;

    不知是谁先喊出一句“王老太爷来了”,听到这句话,柳以沫才总算知道,眼前这个坐在四人抬着的老木椅上的糟老头,就是传闻中洛水县第一姓氏王家的老族长。

    外貌和大多数的老人差不多,搁在老头堆里一时很难找出什么不同,仔细看才会现,他不但衣裳比别人的光鲜,眼神也比别人凌厉,声音也要更威严些。

    不想这么点事就引得老族长大驾光临,柳以沫受宠若惊,也不急着去接匾额了,示意艳红把它拿开,然后转头笑盈盈的看向王老族长。

    “王老太爷也来了,怎么都不提前知会本县一声,多少让本县准备两杯好茶嘛。”柳以沫笑着拱手行了一礼,“老太爷要说话,不如里边请?”

    她自认为礼数已经周全,对这个多次和自己对着来的老头已经足够尊重,可不想人老族长根本不领,不但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甚至当她是隐形人一般。

    “老夫不屑同不守妇道的小小女子说话”,鼻中轻哼一声,冰清玉洁的王老族长高昂着头颅,义正而严词,“尧公子,老夫来此是因为听说你要给这个女子送匾,是不是真的?”

    他的话音一落,所有人的视线便都落在了毕言飞上,全场安静无声,不管是想看戏,还是真正为此事担忧的人,此刻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毕言飞皱了眉头,帮人送一块匾额也能引来这么多麻烦,这让他十分不悦。

    “是真的”,本不想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可是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毕言飞只得冷冷的出声。

    “那老夫问你,你认为这个不守妇道的女子,有何德何能能担得起你匾额上所书的四个字?!”老族长质问。

    毕言飞见他还是不依不饶,有些不耐烦,试图尽早结束这样麻烦的局面,“你凭什么问我这些?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谁?为什么要管我的事?”

    面对质问,毕言飞选择了用同样的语气回敬,他只是问了几个最想问的问题,却如同将一块大石推进河中,激起围观的一片哗然。

    尧公子当着这些人的面,竟然一点面也不留给自己,一开口就和自己撇清关系,这让王老族长气得老脸白,喉咙一个劲儿的直喘,才好上一些的腰此时似乎也直不起来,连忙按压着双手,示意轿夫将椅子放下来。

    “老夫愚钝,乃是这洛水县王姓人家的宗主”,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的老族长握紧手中拐杖,“毕家小子,你别在老夫面前嚣张,想当初你爹在世的时候还得称老夫一声叔叔,论辈分,老夫可是你爷爷辈的人!”

    “既然知道自己年纪大,那就不要什么都来管了嘛。”毕言飞不悦归不悦,但是对着一个老头子也不好真的生气,于是好心建议,“好好呆在家里养老不是更好?”

    “说得好哇。”花终于忍不住出声赞叹,她向来胆子大,从京城尚书府出来的,曾经也见过不少王孙贵胄、高官富贾,自然对这个老族长毫不惧怕,“都这么老了,干嘛还一个劲儿的抱着宗主的位置不放?偏偏又好事不做,专门欺压乡邻算什么本事?你以为你们人多,王法就管不着了?切,做你的秋大梦!”

    从未被人当着面如此奚落,老族长感觉颜面尽失的同时,掠过花的眼里也生出一抹忌恨。

    柳以沫察觉,一把拉过花,斥责道,“我们说话你别乱插嘴,给我进屋去,别在这里捣乱!”

    “小姐!”花瞪着眼睛,一脸不爽的抗议。

    她还想看好戏呢,这尧公子傻归傻,但是这种时候还是蛮可的嘛,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每句话都能把那姓王的老家伙气个半死,真厉害!

    “进去。”柳以沫不知何时沉下了脸,不由分说的命令。

    “……走就走。”她翻了个白眼,不甘不愿的走进衙门里。

    依依不舍的回头,扶着大门一边后退,一边不死心的往外看,却不小心撞上一个人。

    “谁那么不长眼……”心不爽的花打算揪着这个倒霉鬼一顿痛骂,哪知抬头看见一张俊朗年轻的脸,火气立刻就消散了。顺势倚在他上吃豆腐,花满脸羞,“原来是燕公子,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先前听到锣鼓响,伍师爷让我出来看看怎么回事。”燕深弦垂了垂眼睑,微笑着不着痕迹的将她从自己上扶开,“花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花站好之后摇头,随即又有些好奇,“燕公子既然来了,怎么不出去帮帮小姐?”

    “帮她?”燕深弦微愣,随后笑了笑,“我现在出去也说不了什么话,帮不了的。”他轻扬嘴角,微微自嘲,“小柳本就比我厉害,她会处理得很好。”他要做的,只是在一旁慢慢观察,然后在她需要自己的时候跳出来,见机行事,就足够了。

    燕深弦说得没错,柳以沫确实可以处理好,但现在有一个问题迫切需要解决,她得让毕言飞别再说话。他说得越多,便越会让人怀疑,而且很快就能暴露出他其实什么也不懂,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傀儡娃娃。

    原本柳以沫想,就算在这过程中暴露了这些,该急的也不会是自己,对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坏处,除了少去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以外。但此时,她突然不想撒手不管了。

    “王老太爷小心您的子,尧公子也别赌气,咱们还是进屋心平气和的坐下谈罢。”她说话的时候轻扯了一下毕言飞的手指,暗地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再说话。

    毕言飞本来还嘟着嘴皱着眉头,一见柳以沫这样,立刻笑嘻嘻的也朝她挤眉弄眼,顺势用食指在她手心轻轻一挠。

    仿佛有股细微的电流流过,柳以沫竟因着这猫儿似的一挠,全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下意识的将手收回袖中。

    毕言飞却笑得愈开心,柳以沫见他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原本该生气的,可同时又觉得好笑。这家伙心思单纯,祸到临头不自知,还敢这样放肆嬉笑。

    “谈?你有什么资格和老夫一起谈?!”气不死的老小强族长一缓过神来,就不忘继续表示对柳以沫的轻蔑,同时拿出杀手锏,“毕家小子,老夫要好好问你,十年前你家厢房失火,那火烧得比你家的院墙还高,足足烧了三个时辰,烧掉了你府中一个院子……那件事,你可还记得?”他眯着眼睛,其中一瞬间拢来的云仿佛在昭示着他的威胁。

    除了花,没有人注意到燕深弦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双手握紧了拳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