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三 人妖到底举不举?

    <---凤舞文学网--->

    脑袋疼得像是要裂开一般,纤细的脖子仿佛撑不起头的重量,柳以沫努力动了动子,最后只出一阵无助的呻吟。--凤-舞-文-学-网--

    “爹……沫儿头好疼……”柳以沫半睡半醒间这么喊着,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迷迷糊糊的想起了什么,酒顿时醒过来大半。

    柳以沫伏在上过了许久,才哑着嗓子喊,“花,给我倒杯茶来,快点。”喉咙里干涸得十分难受,柳以沫闭着眼睛揉揉额头,依稀想起昨晚自己似乎喝得太多。

    “茶来了……”冰凉的瓷杯抵在她的嘴唇上,柳以沫微微仰头,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所有的茶。

    感觉喉咙舒服了很多,但是依旧头疼裂,她用力捶捶自己的脑袋,后悔昨晚不该喝得太多。

    “我叫人去端醒酒汤了,你再忍忍。”一双手按在她的太阳处,温柔的替她按摩,缓解了不少疼痛。

    “唔,谢谢。”柳以沫心中纳闷花今天怎么变得这么温柔,往常不要是看到自己这样,她不幸灾乐祸冷嘲讽自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不用谢我,沫儿你已经是我的人了,照顾你是应该的……”

    一番柔媚的语调在耳边响起,柳以沫愣了一下,正想着花今天是不是变傻了,突然一下子回过神来。

    “你是谁?”柳以沫挣扎着抬头,半路却被沉痛的脑袋带着差点栽了个跟斗。

    “小心”,耳边的声音依旧温柔似水。

    柳以沫被这样的声音骇得一下睁开了眼,伸手揉了揉模糊的双眼,等视线变得清晰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极香艳的景。

    香肩微露,健美的膛平整而硬朗――唔,只是个男人而已,柳以沫平静的想。

    继续抬头,掠过他略尖的下巴,直的鼻子,细长的眉眼,和眉眼她分外熟悉的流转着的波光。

    柳以沫愣了愣,低头再次往他半露的前望去。

    手突然不受控制的延着他的腹部往下探,然后――柳以沫愣了,飘飘也愣了。

    “啊啊,人妖!!”柳以沫回过神来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跌落下,用尽力气冲到门边,一低头才现自己只穿了一里衣,赶紧冲回去,手忙脚乱的从屏风上拖下自己的官服往

    “变态!恶心!人妖!流氓!下流胚子!”柳以沫呸呸两声,口不择言的乱骂一气,浑然不去理会上美人黑沉沉的脸色。

    这回柳以沫总算是知道那次她撞到飘飘之后为什么流鼻血了,原来人家那里根本没有女人该有的东西。

    穿戴好衣裳,柳以沫立刻打开门冲出去,半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飘飘住的是一个单独的院子,柳以沫跑出院子,沿路找到寻欢楼的出口,不理会后诧异的声音闷头跑了出去。

    这一幕,被有心人看见,不到一个上午,整个县城就在流传:大清早女知县衣裳不整的冲出寻欢楼,个中原由,相当引人遐思啊!

    柳以沫一路跑回衙门,在四大捕头暧昧的眼神下跑到后院厨房的井边,一桶一桶的打水,使劲搓洗着那只抽风了的手。

    啊呸!本县什么都没摸到!柳以沫一边自欺欺人,一边恶意的想,反正人妖的那里有也等于没有,基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这个死人妖!怎么专门和老娘过不去!”柳以沫一只手差点被她自己搓下一层皮来。突然想起曾经听人说过,这个飘飘似乎对尧公子一往深。

    啊哈,好一对天作之合,再也找不出比他俩还相配的狗男女了。呃,对,不是狗男女,是变态和断袖!

    “哈哈”,柳以沫想着想着就乐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什么颠呢?”一只爪子探过来贴在她的额头上,柳以沫被打断臆想,郁闷的一把将它拍开,然后看到花充满鄙视的脸。

    “你昨晚还喝酒了?”花闻到她满的酒气,突然怪笑,“听他们四个说你昨晚应该过的很,一刻值千金,你回来这么早做什么?”

    “靠!”柳以沫翻了个白眼,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还没问他们四个呢!昨晚我让他们在外面等我,他们倒好,一个个跑了个没影,呆会儿看我不找他们算账去!”

    “他们四个只是等得不耐烦,跑去喝了点小酒,一回去就听人说你强拉着飘飘姑娘进了房间,他们没那么不识相,自然就先回来了。咦,你别转移话题!”花一把拎起柳以沫湿答答的衣袖,“算了,这些我也不感兴趣,你还是快点去洗个澡,回头去劝劝伍师爷。”

    “恩,是该洗个澡。”柳以沫抖了抖子,想起自己和一个人妖睡在一起一整夜就浑不舒服,“你说伍师爷,他又怎么了?”她撇嘴有点不耐烦,显然把昨天的事忘了个干净。

    花冷笑,“你说呢?他昨晚已经打包袱回老家了。”

    “啊?”柳以沫吓了一跳,看花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开玩笑,“那怎么办?”她现在脑子昏昏沉沉,实在不愿思考。

    “不知道!”花扔下三个字,转走了。

    柳以沫郁闷的看着花的背影消失,连忙去找艳红让她烧了水送去她房中。美美的洗了个澡,艳红又细心的端来饭菜给她。

    “多谢红妹妹,还是你比较贴心,花这丫头才不管我是饿死还是饿活!”柳以沫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感慨。昨晚虽说是她宴请,但实际吃的东西却很少,她早就饥肠辘辘了,只是之前头疼转移了注意力。

    花这个跟随她多年的丫头没现,反倒是来这里不久的艳红觉察了,提早做好了她的伙食。

    “大人别这么说,花姐也不是故意的。”艳红捏着小手绢,笑道,“只是我爹经常去吃这样的酒宴,每回回来还是说快饿死了,所以我才知道其实这样的宴会是吃不到什么的……”她完突然现自己似乎说露嘴了什么,立即紧张的看向柳以沫。

    不过柳以沫只顾着一个劲儿的吃,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所以并没有搭话。

    ――――――

    ――――――

    恩,这算谁吃谁的豆腐呢……

    ps,例行求粉红票以及推荐收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