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一 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

    <---凤舞文学网--->

    柳以沫面上不动声色的同静娘结账,抹去零头三百两银子掏得让柳以沫痛。--凤-舞-文-学-网--倒不是柳以沫舍不得银子,只是一想到自己辛苦弄来的银子却要花在这群酒色之徒上,那真是相当的不划算!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羊毛出在羊上,只要把这群肥羊搞定了,还怕捞不回本钱?

    “各位老板能来赴宴,当真是本县的荣幸。”柳以沫笑眯眯的抱拳走进厢房内,大大方方的同他们喧寒。

    这次他们倒是给足了面子,一大圈纷纷站起来请她入座,然后作了一回简单的自我介绍。毕竟自古以来官商同流,即便是洛水县况特殊了一些,但若官衙崛起是大势所趋,他们也不会不识相。

    柳以沫来此之前自然是做足了功课,一听他们自报姓名,就已经基本知道他们的行业和明面上的家底。

    “轩云酒楼的老板为何没来?”柳以沫明知故问。

    “柳大人是说碧老板?”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接话道,“碧老板和我们不同,他理万机,一年也来不了咱们县几次,倒是现在轩云酒楼的马掌柜,他似乎和大人您有些误会,死活不肯来。”

    “哦?本县实在想不起来何时得罪过这位轩云酒楼的马掌柜。”柳以沫假装苦思,最后决定不认账,“这马掌柜也真是小气,如果真的和本县有什么误会,更应该说出来嘛,若真是本县有错,本县向他赔礼道歉就是。唉,还是在座的各位老板通达理!”

    花有句话说得没错,柳以沫虚与委蛇的功夫绝对不比这些在商场多年的老油条差。

    那些人面面相觑,一看柳以沫竟然也是个不好打的角色,都私底下挤着眼睛偷偷摸摸的商量对策。

    “来来,不说这些扫兴,吃菜吃菜,喝酒喝酒……”众人打个哈哈,示意他们旁的女人也帮着搭开话题,顺便活跃气氛。

    一个个艳丽的女子开始忙着倒酒打闹,柳以沫尴尬的将手肘放在桌子上,手掌不经意的搭在额头,微微倾斜挡住自己的视线。

    “各位老板不如这样,咱们先说完公事,说完之后随便你们高兴,如何?”柳以沫因为头也不抬,这番话便说得毫无气势。

    一桌子人精一看柳以沫这样,以为她不高兴,都不约而同的想起那些沸沸扬扬关于她的传闻,立刻就有人怪笑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怎么能冷落了柳大人呢,月月,你们俩个快过去服侍柳大人。”一个小胡子的王姓老头嘿嘿的笑,“柳大人大可不必拘束,咱们保证今晚的事绝不外传!”

    “对对,绝不外传……”

    “……”柳以沫知道自己就算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她强忍着恶心抬头,正要说什么,却见和月月两个女人已经千百媚的走过来,一人挽住她一条胳膊,丰满的躯就这样贴了上来。

    柳以沫寒毛直竖,想象着刚才还被一个糟老头子和一个猥琐的大胖子抱过亲过的体现在正贴着自己,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

    “大人真的是女人吗?”和月月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穿着这官服的模样真俊俏,如果是男人奴家肯定会死大人了……”

    “想知道大人是不是女人,摸一下不就得了……”

    上果真被人摸了一把,柳以沫推开她们一下子跳起来,脸上抑制不住变得通红。

    “出去!”就在一屋子男人女人笑得猥琐而又的时候,柳以沫甩甩袖子,冷笑。

    “大人别害羞嘛……”

    “本县让你们出去!”柳以沫再次打断他们,沉下了脸,“你们两个,还有你们,全部出去!”她伸手挨个指了那些男人边的女人,“本县和各位老板有要事相商,各位姐姐请回避!”

    “呃……”一时间屋内所有人都静了声,毕竟柳以沫的份摆在那里,而且她既然能混到现在,甚至戳散了银鱼帮,那证明这个女人不可小觑。这种场合调笑调笑还是可以,但是不能过火了。

    “出去出去,柳大人叫你们都出去呢,没听见么!”那个王老头原本目露光看着两女调戏柳以沫,这会儿脸却变得飞快。

    柳以沫看出来,那个碧老板不在,这些人当中说得上话的好像就是这个王老头。其他人听王老头这么一说,也都放开边的女人。

    等屋子里那些聒噪的女人们一离开,柳以沫顿时觉得清净不少。

    “抱歉扫了各位老板的兴致,想必本县邀请各位的来意,各位也都心知肚明。”柳以沫撩了衣摆重新坐下,“那本县今天便不饶弯子了。”

    她扫了一眼那些人,见他们都没有立即答话的意思,于是继续道,“众所周知,我洛水县在本县上任前被区区流氓地痞霸占数十年,以至于民不聊生,百姓有冤无处诉……幸而女皇英明,派本县前来,治理好洛水县,维护百姓安宁,为民做主……这些都是本县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要做到这些还需要各位老板鼎力支持,若咱们今后官商和和美美,相互友,传出去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大家说是不是?”

    “……”一众人大眼瞪小眼,心里都在想,总算见到有人脸皮比老子还厚的人了。

    “各位老板有何意见都可以说出来嘛,没意见本县就当大家都答应了啊。”柳以沫说完,悠闲的喝了一口酒润嗓子。

    她从前在京城的时候,出入各种场合无数,不管多么不要脸的话都听过一些,所以说这些话对她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

    “咳!”一听柳以沫这样说,立刻就有人应声了,“大人不愧是咱们县的青天大老爷,有了您在,真是咱们县的福气,但……”

    看他装出一副言又止的模样,柳以沫不耐烦的挥手,“有话不妨直说。”

    “但是小人最近生意不景气,资金周转都困难,小人的老婆天天骂小人没用,连老婆儿子都养不活……”说到这里,已经是声泪俱下。

    “胡老板开的是家布店吧,店名叫……叫锦上添花,对不对?这个店名很不错,所以本县一下就记住了。”柳以沫笑眯眯的看着他,“本县昨天还去您店里买过布,掌柜告诉我说,您店里的布是咱洛水县最好最畅销的,还说连尧公子家年年都在您那里订货,对也不对?”

    “这,咳……招揽生意的手段而已,大人应该知道的……”

    柳以沫收回笑容冷哼,“别和本县扯这些虚的,你们的况本县已经基本知晓。罢市这种话说说就成,最好别真的做了,别以为本县不敢拿你们怎么样。大不了鱼死网破,本县拍拍就能平安回到京城,而你们呢?识时务为俊杰,本县奉劝各位不要因小失大才好。”

    “……大人,有事好商量,息怒息怒……”那些人仔细想了柳以沫话里的意思,知道柳以沫没有说大话,他们自然也都不希望最终落得个一拍两散,于是立刻巴着脸赔笑。

    只有王老头没有出声,摸着小胡子,眼里掠过一丝不满。

    柳以沫当然知晓软硬兼施的道理,见这些人乖了很多,于是一改冷漠的脸色,立刻恢复成温暖人心的笑容,和这些人谈起条件来。

    人就是这样,要先打一棒子,他们才知道甜枣的可贵。要让他们心甘愿的交税,又不在事后说三道四,柳以沫也想好了办法。

    以前的税不用说,不是柳以沫在任时候的事,她也不想去管,所以很大方的免去。至于今后,柳以沫保证说两年内只收他们明面上的七成税收,同时也奉劝他们偷税漏税得不要太过火,但这些保证自然也是有条件的。

    条件就是他们必须积极配合官府的工作,无论有谁来问,必须对外一致称交了全额,而且也不得唆使其他人拒交,如果有违反这条规定的,一旦查出来……

    柳以沫轻轻的拨弄桌上的酒杯,徐徐道,“一旦查出,本县的保证自然就不作数了,另外本县还将亲自带人上门清查,看看大家的账簿到底掺了多少假……”

    ――――――――――――

    ――――――――――――

    那个,pk分数两天一分没涨了……

    呃,估计大多人都已经没票了吧,不过还是请有票的同学支持一下,算是给乌云的鼓励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