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 毕公酒坊毕言飞

    <---凤舞文学网--->

    已是清明时节,清早的时候,东边终于再现太阳的倩影,一晃上午的时间过去,地面上的湿迹晒干,是个光灿烂的好天气!

    柳以沫无所事事,在花那里碰了一鼻子灰以后,郁闷的出了衙门大院,跑到大街上闲逛。--凤-舞-文-学-网--近来女知县搅起的风波隐有停歇之势,加之清明节来临,大多人都忙着怀念旧人,所以大街上就算有人认出柳以沫,也不见多大的反响。

    柳以沫一边腹诽花的小肚鸡肠,一边走走逛逛。

    路上看到不少人家的小姐领着丫鬟逛街,小姐和蔼、丫鬟听话,主仆之间融融恰恰的。此时再一想起花,柳以沫忍不住在心里唉声叹气,心想人家找的丫鬟是丫鬟,她柳以沫找的丫鬟是主子,打不得骂不得,凶上一句能跟你计较好几天!

    一个人走了大半天有些索然无味,沿着护城河穿过闹的人群,走着走着竟然到了毕公酒坊门前。

    毕公酒坊看起来有些冷清,只有一个伙计坐在门前,每当有人要进去的时候他就摆摆手,看来是因为酒已经卖完了。

    柳以沫摸摸鼻子,突然记起那在这里遇见的,那个捡到自己观音玉佩的毕言飞毕公子。本来她想第二天就去找伍四三他们打听这个人的,可是之后一直很忙,她竟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不过,既然已经搁了这些天,也就不急于一时了,随缘吧,她似乎有种预感,很快她就会再次见到他了……

    果然,柳以沫如愿以偿的再一次见到了毕言飞。

    只一眼,柳以沫就认出他来。

    其实毕言飞之于此时的柳以沫来说,让她记忆深刻的还只是他完美的下巴轮廓,以及他说话时轻软的语调。

    不记得听谁说起过,说是如果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分外轻柔,排除掉伪装的种种可能,那他一定有一颗很柔软的心。

    虽然柳以沫对此嗤之以鼻,但也无法反驳,至少她就不能忍受自己捏着鼻子跟人说话。

    可是这样的语调放在毕言飞上,不但没让她觉得娘娘腔,反倒化成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引,这让她觉得分外不可思议。

    柳以沫离开毕公酒坊后,继续在大街上逛了一会儿,突然心血来潮想起去尧公子府上踩点。

    这位尧公子倒真是沉得住气,本以为经过这么些事,这家伙也该主动露一露面的,可没想到至今她连他的手指头都没见着一根。

    该不是长得太丑,不好意思出来见人吧,柳以沫邪恶的想。

    虽然听人说这尧公子是洛水县第一美男,但是人茉莉大爷还是第二美男呢!敢他们都是倒着排的吧!

    来来回回在毕公宅的大门前晃了几圈,直到那守门人的眼睛瞪得铃铜似的在她上转来转去,她才记起不应该这么光明正大。

    于是灰溜溜的绕着毕公宅的院墙,决定先熟悉一下地形,至少要搞清楚这里有几个后门!

    正是因为这样一个无心的举动,毕言飞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毕公宅很大,周围人烟不多,很是清净。后头是一片青绿的郊野,翠绿的青草上点缀着各色灿烂盛开的野花,间或生长着棵棵顺垂的杨柳或是花开枝头的桃树,一条清澈的小溪划过草地,粼粼的波光好似一条金色的腰带,将这场景装饰得恰如其氛。

    总之,风景甚好;风景当中的人,也甚好。

    毕言飞正是处于这样的美景之中,他安静的立在一颗桃树下,双手自然的垂着,头微微仰起,目光似在盯着一枝灿烂的桃花。

    他一天青色的袍子,长长的青丝没有冠起,只松松的束在脑后,风微微拂过也能带起一缕丝。

    从柳以沫的角度看过去恰好看见他侧面的轮廓,柔和却不失坚毅,清润的眉眼,直的鼻梁,薄唇轻轻抿着,又似调皮的撅起,让人恨不能冲过去咬上一口。

    “毕公子~~~~”心未动,人已先至,等柳以沫回过神来,现自己已经幽灵般的站在他的后。

    这一声突兀而鬼祟的噪音,落入毕言飞耳中,他却仿佛没听见一般,仍然兀自看着头顶的桃枝微笑。

    柳以沫纳闷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除了开满桃花的枝头,别的什么也没看见。

    “唔,今天又多开了四百四十三朵……”正在柳以沫傻的时候,毕言飞突然轻声开口,那声音带了些微鼻音,却如同孩童在轻轻的撒,让柳以沫忍不住怦然心动。

    忍不住捂住口,柳以沫皱了皱眉头,努力克制自己的失态。今天的她真的是太不正常了,莫不是太久没见过俊俏的男子?可是分明有燕大哥这样的绝色天天晃悠在她眼前……

    “这位姐姐,你没事吧?”毕言飞一转便看到柳以沫捂着口,一脸痛苦的皱着眉头。

    “我没事……”好不容易克制住口的不安,柳以沫连忙抬头,一眼对上毕言飞满眼的关切,心忍不住又慢跳了一拍。

    “真的没事?你的脸很红……”毕言飞歪着头打量她,突然伸出手来摸向她的口,忧心的问,“是不是这里很疼?”

    柳以沫看着他修长匀称的手指愣,却感觉有什么温柔的贴上她的口,傻傻的一低头,然后猛地往后一跳。

    “毕言飞!你想干什么?!”柳以沫咬牙切齿,一瞬间从刚才的晕眩中跳脱出来。

    “咦?姐姐你居然认识我!”毕言飞惊喜的上前,惹得柳以沫又往后退了一步。

    柳以沫有点纳闷,刚才她还以为他要非礼,虽然并不让她讨厌,但若这个毕言飞是个色鬼的话,她会觉得失望的。

    不过,此时他的眼神纯真而专注,而且就毕言飞的外表来看,年纪大概已过弱冠,一般这种年纪的男子很难再有这样清澈温和得不掺任何伪装的眼睛。

    柳以沫的眼力从小就磨炼得不错,虽然不至于百看百中,但也是不离十。

    “毕公子,之前我们见过的,在你的酒坊。”柳以沫恢复如常,规规矩矩的说道。

    “是吗?”毕言飞蹙了蹙眉,仔细的想了想,“我怎么不记得了?”

    “呃,没关系没关系……”柳以沫想起来那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是化了装的,而且之后还因为人飘飘出了好大的丑,他认不出来也好。

    “小女子柳以沫,刚才闲逛的时候路过,看到毕公子独自一人站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柳以沫说着眼睛不自觉下移,看向他的腰间,可今天他似乎并没有带着那块墨玉观音。

    不过没关系,把柄落在这样一个毫无危害的人手中,一点也不用急。如果那不是她娘生前留给她的遗物的话,她甚至可以当作是送给他了。

    “原来是柳姐姐。”毕言飞一弯眼睛,笑得格外温暖,“我正要去钓鱼,姐姐也去吗?”

    ――――――――

    ――――――――

    本文今天开始pk呀,有粉红票的砸给乌云吧,5555,今天完全忘记这回事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