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四 女知县失算,山穷水尽

    <---凤舞文学网--->

    等终于送走银鱼帮的大爷们,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县衙就更加的困窘了。--凤-舞-文-学-网--除了柳以沫事先有所警觉,将上任前带来的五百两银票放在上以外,整个县衙里稍微值钱的东西都被收罗走了,不但女皇赐的那副金马吊,就连用来打马吊的那张破桌子也被银鱼帮的人给带走了,说是劈成柴火还能烧……

    四大捕快垂头丧气,开始商量散伙的事。因为茉莉大爷临走时说县太爷应缴的一千两保护费还没凑够,限他们三之后凑到足够的银两。

    “不然用人来作抵押也成……”茉莉嘿嘿笑着,目光在上打了个转,然后昂在夜色之中翩翩离去。

    “癞蛤蟆想吃天鹅!”花对着他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口,一转又开始担忧起来,“小姐,我们该怎么办?还有,王新来也被他们带走了,等他回去到处跟人一说,我们不但人少势亏,现在连理也亏了!”

    柳以沫闻言,很不负责的耸肩,“我能怎么办?这下要看花妹妹你怎么办,我有一招美人计,只要搞定了那只癞蛤蟆……”

    “想都别想!”花闻言凑到她耳边大吼一声,果断的打断她的话,“你明知道他是癞蛤蟆还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做你的秋大梦去,大不了老娘卷铺盖绑了你走人!你自己没脸主动回尚书府,那就让老娘绑着你回去!”

    “……你激动什么啊”,柳以沫看着一脸愤恨的花,委屈的撇嘴,“我可是什么也没说,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

    “……不用你说出口,你一撅我就知道你是想放还是想拉屎!”花冷冷一哼,转踹开银鱼帮忘记带走的一条板凳,施施然的回房。

    “咦,我有撅吗?”柳以沫自言自语的低头打量自己,正抬头的时候,恰好瞟见四大捕快都哭丧着脸望过来。

    “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又是这句话,只是柳以沫在他们明显怀疑的目光下,突然有些底气不足,“好吧……你们说该怎么办?燕大哥,你比他们聪明,你先说。”

    燕深弦听到自己被点名,缓缓起抬头,四下看了一眼,见众人都盯着自己,于是犹豫着开口,“如果真的斗不过的话,那就只有认输了……”

    “是啊是啊,现在只有这样了”,四大捕快纷纷附和。

    大孙突然想到了什么,郁闷的开口道,“只不过柳氏跟夫被我们放走了,现在就算我们认输,那些人也不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这倒不必担心,只要我们凑够了一千两银子交给银鱼帮,他们至少能暂时保我们平安,我这里还有些银两,应该足够了。”燕深弦微微蹙眉思索,余光看了一眼面无表的柳以沫,继续开口道,“至于柳氏的事,只要,只要老爷亲自去找尧公子,尧公子应该会卖老爷这个面子……”

    “我不去!”激烈的声音蓦地打断了燕深弦的话,柳以沫原本还能维持冷静的脸色,仿佛被一把利器划过,划开了平静的假象,底下是波涛汹涌的愤怒。

    她只觉得自己很愤怒,可是又不清楚具体是为了什么。或许是因为老柳的狠心和冷漠,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又或许只是针对“尧公子”这三个字,因为他一直压在自己的头顶,仿佛只要她在洛水县一天,就永远摆脱不了这三个字留给她的影。

    “要去你们自己去!我不会去哀求任何人!”柳以沫坚决的偏过头,故意忽略掉四大捕快眼中的绝望。她不会这么轻易的认输,况且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只要等到伍四三回来,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

    可是,按照先前设想好的来看,伍四三应该最迟今天下午就能回来,并且会搬来救兵才是。除非……伍四三没能把那封借兵的信交给王知府,或王知府不肯借兵……

    “算了吧,我们有什么资格让老爷为了我们去求人……”诡异的沉静之后,大刘终于打破沉默,死心的道,“他们再嚣张,也不敢私自拿老爷怎么样,我们还是快点回家,趁今晚事还没败露,连夜带着一家老小离开这里为好……”

    “没这么严重吧……”小李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问了柳以沫也正想问的话。

    “小子,你还是嫩了些,你当王家那些人是那么好惹的?他们最护篱笆,而且他们在洛水县里横行惯了的,尧公子虽然神通广大,可是洛水县那么大,他也不能什么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吧?像你这样家里只有个老祖母,姓王的就是弄死了你,也能神不知鬼不觉,这次就算我们不走,今后也不得安生……”大孙叹了口气,“所以说在洛水县做捕快真不是什么好差事,可怜你小子不过是想找口饭吃,结果连累你也跟我们一起栽在这里了……”

    柳以沫虽然狠心将头偏向另一边,但是耳朵可没闲着,她听大孙的话听得可是心惊跳。从小到大,不论家境怎样,她都一直被老柳捧在手心很少受委屈,虽然她玲珑之心,对官场以及世俗无师自通,但是对于人命关天的事,她可达不到听过就忘的境界,何况这事还是自己给惹出来的。

    如果王家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么横行霸道……柳以沫又开始头痛了。是扔下他们不管,还是扔掉尊严去求那啥狗尧公子?这实在难以择决。

    此时,四大捕快相互安慰着往门外走去,约好分开逃,这样或许可以分散王家的追兵。

    柳以沫咬紧牙,一个劲儿的克制自己不要回头不要认输……

    “对了,老爷,临走前俺还有些话想说。”大黄突然停下脚步,憨厚的脸上除了绝望还有失望,“俺爹,还有大孙大刘的爹年轻的时候都是捕快。俺爹从小就跟俺说,让俺也做捕快,他说这样可以为民解忧,也算是为朝廷效力了吧……俺爹说,只要遇见一个好官,他把洛水县治理好了,俺也就能光宗耀祖了。”

    “所以即便你是个女人,俺们还是抱了很多期望的,因为一个女人既然能当官,应该多少也有些真本事……虽然俺已经白等了十多年,俺还是想让俺儿子以后也当捕快……只是不知道俺儿子会不会听俺的话,他现在已经把捕快当作叫花子了……”大黄深吸口气,平定了一下激动的绪,“俺没读过多少书,所以不会说话,老爷别见怪……”

    “黄大哥,我们走吧。”小李回头望了一眼公堂以及站在“明镜高悬”四个字下的柳以沫,鼻子有些酸。

    他来这里不到一年,跟大黄他们十几年的光比起来,他不过是弹指一挥,最初来这里的目的也只是因为老祖母的渐衰弱,而他却一直找不到一份正儿八经的事做,所以就在大孙的怂恿下,在衙门挂了职,虽然薪俸不多,但是好歹也能吃饱饭。虽然如今弄到这种境地,他也不后悔来了这里。

    人和畜牲不同,人都是有感的,他相信柳以沫也一样,现在只不过是因为这件事实在让她为难了。若是让他自己低声下气的去求别人,他也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他倒是从没有怪过柳以沫。

    但是,今后到底会怎样,又有谁知道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