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 跟我喊:燕大哥魅力无边!

    <---凤舞文学网--->

    柳以沫差花给自己收拾一间房,又让燕深弦去置办一些新的用品,自己前前后后的在县衙里转悠。--凤-舞-文-学-网--伍四三带着一票人战战兢兢的跟在她后,从前院的公堂和后面的厢房以及厨房柴房全部看了个遍,柳以沫很悲哀的现这里确实是“被遗忘的角落”。

    到处都充满了灰尘和蟑螂,蜘蛛结网在头上横行,一只老鼠大摇大摆的从柳以沫脚上爬过。

    “这里有多久没打扫过了?”柳以沫沉声的问,眼睛瞟了瞟椅子上厚厚的灰,愣是没敢坐下去。

    伍四三擦擦汗,偷偷回头冲捕快们使眼色,他刚才已经得罪了新任老爷一次,这次可不敢随便开口了,省得把饭碗给弄没了,虽然这差事不受人待见,可好歹能混一口饭吃,他年纪这么大了,若是丢了这个清闲的饭碗,再找个这样的好差事可就难了。

    捕快们大眼瞪小眼,说柳以沫是小白脸的捕快孙咳了一声,往其他人后躲去,不敢开腔。

    柳以沫等了半天不见人吭声,满肚子怒气正要爆,张了张嘴却将火气咽回肚子里。

    “不用紧张,你们是这里的元老,本官新上任,以后还得靠各位元老多多辅佐才是。”柳以沫笑眯眯的转,“伍四三,你是本官的师爷吧,你来回答。”

    听她这么说,伍四三一阵心安,连忙颠颠凑过去,“回老爷,才三四个月没打扫。”

    “……才、三四个月?”柳以沫深吸一口气。

    “因为人扫,所以就想着索等新任老爷来了再一次的打扫干净,原本昨天就该打扫的,只是卑职不小心喝多了把这茬给忘了……”伍四三诚实的承认错误,老脸苦兮兮的,“是卑职失职,要不卑职现在就带人扫扫?”

    “……算了,明天吧”,柳以沫无力的挥手,“大家今天也累了,都回家歇着去吧,明天请准时!”

    “谢老爷,卑职告退。”四个捕快都松了口气,飞快的走了。

    伍四三掬偻着子也正想开溜,却被柳以沫叫住,“伍师爷,你留下,我有话要问你!”

    当晚,柳以沫在老鼠翻箱倒柜的声音中,辗转反侧到大半夜才睡着,她其实很累了,只是她从小认,换张就睡不着觉。这是她第一次长途跋涉,远赴千里上任,原本以为能轻轻松松,就当这是旅游一回,等老柳什么时候想她了,就该来接她回家了。

    可实际却远没有这么简单,一个人孤在外,望不到家门的滋味真不好受,就仿佛有只耗子闹到心底去了。

    “趁我不在,老柳你就赶紧的享受吧,哼哼!”柳以沫翻了个,口齿不清的嘟哝。

    第二天一早,柳以沫打着哈欠顶着一对熊猫眼被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让不让人睡觉了还!”她半眯着眼悉悉索索的摸进公堂,却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打了好几个喷嚏,仔细一看原来是四大捕快正全副武装的打扫屋子。

    “笨死了你们,先洒水!”花灰头土脸的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捏着鼻子往角落里四下寻找,“还哪里有老鼠洞?!姑一次灭了你们!”

    “花姐,这里,这里有一个!”捕快小李现新大陆似的兴奋的指着“明镜高悬”匾额下的墙角,喊。

    “嘿!姑来了!”花拎着一罐拌了老鼠药的水疾奔过去。

    “哈哈,这里住的肯定是鼠知县,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升堂?”小李激动的猜想。

    “升你个没的小崽子!”捕快大孙踩在梯子上,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刷子,回过头冲小李吼,“咱这里都多久没升过堂了?老鼠想学也没处学啊!”

    “那也不一定,”捕快大黄嘿嘿笑着从柳以沫边钻出脑袋,“说不定老鼠的爷爷的爷爷的祖宗十八代给学会了,然后传给它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我看你就是个孙子!”捕快大刘总结说,然后一转头冲柳以沫笑,“早啊,老爷您醒了。”

    “是啊,都忙着呢?”柳以沫傻呵呵的回答,有些不好意思,“需要帮忙咩?”

    “不用不用,俺们就快完了。”大黄黑黑的大掌在柳以沫眼前摇啊摇。

    “你小子才完了呢!”伍四三抱着一叠文书走进来,对着柳以沫咧嘴露出黄板牙,“老爷,这是您要的近十年来的案底……”

    “怎么才这么一点?”柳以沫皱着眉接过来翻了翻,“老乔家唯一母鸡被盗案……小明家的狗和小花家的狗聚众斗殴案……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柳以沫愤愤的将文书重新摔回伍四三手里,“我说伍师爷,不带这么耍人的吧?!”

    “老爷,卑职可不敢耍您”,伍四三瘪着嘴,“确实就这么些,现谁家要是出了事,找谁也不来找衙门,卑职也不想这样啊……”

    “果真是这样?”柳以沫沉默,在阵阵飞扬的灰尘之中思索得出神。昨天她也问过伍四三一些洛水县的基本况,加上她亲眼看到的,似乎衙门在洛水县确实不受百姓重视。

    “是啊老爷,伍师爷说得没错,俺当捕快的事还老被俺儿子嘲笑呢……”大黄抓抓头傻笑两声,原本闹的氛围不知怎么的立刻就安静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也闭了嘴巴低头做事,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呃,没事没事……”柳以沫也感受到瞬间冷凝的气氛,尴尬的笑笑,“那是以前本官不在,现在本官来了,只有我们上下一条心,到时候让洛水县的百姓瞧瞧,捕快也是十分伟大的职业,哦呵呵呵呵……”

    一番冷场。

    花水淹完老鼠洞,又把洞口堵得死死的,然后的走过来,冲柳以沫翻一白眼,“呵呵呵!”

    “……”柳以沫冲她扮了个鬼脸,然后转移话题,“大家都饿了吧?好像该吃饭了……”

    “啊!我忘记买菜了!”花一听突然想起原来还有吃饭这回事,连忙勒起袖子就要往外冲,冲到一半又折回来,“我对这里不熟,小李子,你带我去?”

    “好的,花姐!”小李其实跟花年纪相仿,可能实际年岁比花还要大一些,但是长得细皮嫩还有一口白白的牙。他一直为昨天错把花认作鬼的事于心不安,所以今天对她特别

    “不用了……”一个清幽的声音插进来,众人一齐转看去,原来是燕深弦。

    “燕大哥,你去买菜了?”柳以沫睁大眼睛看着他的修长十指一手提一个巨大的箩筐,后还背了个大背篓,全部填满了蔬菜,红的绿的黄的,应有尽有。

    “恩,花姑娘说这里不需要我帮忙,所以我就菜市场转了一圈。”柳以沫注意到燕深弦白皙的脸上有可疑的红晕,只不过她没空去思考怎样的场面能让这个遇事波澜不惊的少年脸红,“燕大哥你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一个乐师的手可是非常重要的,你要把它弄伤了,皇上可要跟我急了……”她赶紧走过去让他放下箩筐,拉过他的手看着上面被勒出的红印急得直跳脚。

    看着柳以沫一个劲儿的往燕深弦手上哈气,伍四三委屈的吸吸鼻子,这下好了,看来在这县衙里自己怕是要排第三了。

    “这燕公子来头大啊!”大孙感慨。

    “其实俺看他很顺眼,他长得真好看啊,比他还好看的男人俺就见过尧公子一个。”大黄偷偷朝他走过去,羡慕的说。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老爷的哥哥?嘻嘻……”大刘悄悄凑到他耳边,三个人开始咬耳朵。

    “小柳,这只是小事。”燕深弦微笑着抽回手,“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柳以沫松了一口气,往地上两个箩筐里看了看,又垫脚往他后背着的背篓里望,“不过怎么全都是素菜啊?而且燕大哥干嘛一次买这么多?吃得完吗?”

    “就是,这得花多少钱啊,又不是钱多了没地方花!”伍四三满眼心疼,顺便开始损人,为了“县衙第二”的目标作斗争!

    “我忘记带银子出门,所以没钱买荤菜,也不好意思提醒她们扔点过来……”燕深弦满脸歉然,见众人一致沉默,连忙道,“不然我再去一趟吧,顺便把筐和背篓还给两位好心的阿婆。”

    “……果然贵人多忘事啊,买个菜连银子也忘带!”伍四三顽强的坚持损他,一双眼睛却是心虚的四处乱瞟。长得俊果然能当饭吃啊!他嫉妒的盯着燕深弦,要是他也能长成这样,早就把芝麻巷的张大娘勾回来了!

    “燕大哥的意思是说,你买这么多菜没花一文钱?!”柳以沫瞪大金光闪烁的双眼,一个无耻的念头很快滋生,她清了清嗓子,“花,以后每天早上你陪燕大哥去买菜……恩,记得引导阿姐阿姨阿婆们多扔点哈!这样省下来的银子可以请个厨子,你就不用做饭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节快乐快乐_虽然是西方的,但是找个人好过节,哈,哈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