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旧坑1《我的黑狗王子》新改版

    <---凤舞文学网--->

    跟我以前的完全不同,是重新开始布局了,然后重写的_

    这个坑我还蛮喜欢的,本来说如果不开《柳家有女》这本书就写这个的,但是手一抽,还是写了女知县,这个坑只有等以后再填拉……

    搁在这里凑下字,大家没事也可以先看看……

    _

    一,云禅的初恋

    云禅放学后坐在回家的公车上,伴随着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口袋里的手机欢快的震动起来。--凤-舞-文-学-网--

    “喔喔喔喔喔……”云禅四下望了望,想看看到底谁会用这么傻的铃声,却现公车里所有人都朝自己望过来。

    尴尬的从牛仔裤口袋里摸出手机,云禅又开始在心里诅咒家里的那枚神棍,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大老远的还魂不散,隔三差五改一回她手机的铃声。

    按下通话键把手机凑到耳边,“喂?”

    “小禅啊,我已经打听到你说的那个魏澜的报了,找到他还真不容易,这个人太没有存在感了,我看了他半天,现在还是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你要想清楚啊,我这里有好多帅哥任你挑,你千万别想不开,要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男朋友我也是要经常见到的,就算为了我你也要三思而后行……”

    木头在电话那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废话,话里的意思一句话就能概括,就说她云禅没眼光,看上的男人太没水准,惹得云禅大为火光。

    “放,你那里所有的帅哥加起来也比不上我家魏澜一根毫毛!”云禅冲着手机大吼,“跟我家魏澜比起来,你说的那些帅哥全是歪瓜裂枣!我看你的眼光越混越回去了,还自封‘花痴’呢,我看你是‘瓜痴’才对!”

    不容电话那头的木头辩解,云禅“啪”的合上手机,还不忘对着手机做了个鬼脸再冷哼两声。将手机重新塞进口袋,云禅这才现自己成了公车里的焦点,不过她脸皮比较结实,若无其事的冲大家微微一笑,然后缩回自己的座位,开始回想第一次见到魏澜时的景。

    那是一个梦幻得不能再梦幻的午后,背景是浪漫得不能再浪漫的天空,还有巍峨绚丽的金月学院,以及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作为衬托,云禅同学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美妙的环境中遇见了魏澜。

    当时魏澜同学正心的扶着一位老爷爷过马路,长长的青丝飞扬,眼眸含着心无限,感的唇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在这个特别美好的里轻易就触动了云禅同学十八年来未曾开过的心。

    虽然那老头不但不领,还将魏澜同学一把推倒在地,然后转就撒丫子跑了。但是云禅同学坚决认为是魏澜的一片心被人辜负,因而颠颠的跑过去伸手想扶起他,结果就在魏澜拉着她的手想站起的时候,她却倏地一下收回手,害羞得撒腿就跑了。

    一边跑还一边想,他的手指真漂亮,修长匀称,指甲干净圆润,而且这年头留长还看起来这么养眼的男人实在不多见。

    不过害羞归害羞,她还是留了个心眼,躲在大树后,亲眼看着魏澜走进金月学院,顺便打听到了他的名字。

    反正有木头这个包打听在,只要知道名字,就不用担心找不到人。

    呃,一想到这里,云禅就记起刚才木头的电话好像就是要说这些,自己还没问清楚重点就挂了电话……

    不过,等回家了再打电话好好问也不迟。

    摸摸的脸颊,现在想起当时的感受,云禅还是会脸红心跳。她一直没有恋过,因为家里那位神棍的原因,弄得云禅从小就对男人不感冒,以为世上的男人都跟那个老神棍一般邋遢、懒惰、痞里痞气,还特别没有责任心!

    这样的男人就该扔进垃圾桶!云禅愤愤的无数次想,可惜这样的男人偏偏就是她的老爸,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撇了撇嘴角,眼睛朝车窗外看去,正好公车到站,云禅抓起放在膝盖上的背包一边走一边背好,下车的时候人流比较拥挤,不小心踩到一只脚,她歉然的抬头,却猛然张大嘴巴。

    魏澜微笑着朝她点点头,直的鼻梁上架着斯文的眼镜,镜片后沉静的眼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

    云禅的一张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朵根,她怎么也没想到魏澜会和自己同坐一辆公交车,那刚才自己的深告白不是全被当事人听到了?

    云禅还在震惊之中,旁边却有人不高兴的出声提醒,“小姐,你到底下不下车?”

    “呃?”云禅回过神来,快步下了车,回头看到魏澜也跟着走下来,笔姿还有飘逸的青丝让她突然想起“玉树临风”这四个字来。

    “对不起”,云禅看着他脚上白色的运动鞋上一个明显的鞋印,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魏澜轻描淡写的回答。

    “你也叫魏澜吧,好巧啊,我有个朋友跟你同名同姓,所以我刚刚在车上说的那个魏澜不是你……”云禅突然很想给自己一嘴巴,这不明摆着此地无银么。

    这里离云禅住的地方还有几百米的距离,平时步行只要三分钟的时间,云禅因为觉得丢脸一路埋头往前冲,不到一分钟就进了小区,心中暗想下次再见到魏澜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出最好的状态。

    爬到二楼,从背包里掏出钥匙开锁,门一推开云禅就愣了一下,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她差点以为自己走错门,特意往门板上看了一下,她小时候用刀刻在门板上的几个大字还清晰可见:云思凡与狗不得入内。

    这里确实是她的家没错,云禅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客厅里的茶几被推翻,杂七杂八的东西散落一地,沙上湿漉漉的一串疑似某种动物的足迹,阳台边的窗户上的玻璃破了,玻璃渣洒落一地,盥洗室里水声沙沙作响,一股水流正往客厅里蔓延。

    关掉淋浴的笼头,云禅偷偷抄起角落里的扫把,朝着叮当作响的厨房奔去,一脚踹开厨房大门,云禅大喝一声:“云思凡,你这个败类!”然后世界一片寂静,她奇怪的定睛看去,入眼的却不是她的神棍老爸。

    一个黑不隆冬的物体正钻在电饭锅里,头顶着硕大的的饭瓢,只露出两只金色的明亮双眼,而它的眼睛此时正盯着云禅上上下下色迷迷的打量,的目光让云禅下意识的用手护,却见它摇摇头将头顶的饭瓢甩开,然后慢悠悠的从电饭锅里爬出来,原来是一只全黑漆漆的狗。

    “太小了。”黑狗伸出一只爪子虚空的比划了一下,然后摇头。

    “岂有此理!你给我滚蛋!”云禅彻底暴走,提起扫把朝狗的方向一个横扫,锅碗瓢盆立刻翻到一片,黑狗却一个敏捷的闪躲,跳到厨房门口大声嚷嚷,“喂喂,你们就这么对待上帝的?”

    “你是上帝?”云禅冷笑着再次出招,追赶着它跑到客厅。

    “我是云道长的客人,客人不就是上帝?”黑狗一边逃一边叫嚷。

    “我管你是上帝还是玉皇大帝,门上那么大的字没看到么!”云禅越想越恼火,这只色迷迷的狗无缘无故跑到自己家里来搞得乱七八糟,还这么理直气壮不知悔改,得亏她从小就讨厌狗,果然狗都不是好东西,当年那只追着自己跑了五条街的疯狗是这样,现在这只色迷迷的狗也是这样!

    “我是从阳台翻进来的”,黑狗蹲在沙上,抓着个抱枕一面滚来滚去避开攻击,一面厚着脸皮呲牙,“门上写什么了吗?”

    “@¥#¥……”云禅懒得再跟它说什么,摸起落在地上的桃木剑凶猛的直接杀过去……

    “叩叩……需要帮忙吗?”敲门声伴随着好听的声音,魏澜站在云禅家门口,仔细的看清楚门上的字,确定自己既不叫云思凡,也不是狗以后出言询问道。

    云禅出剑的动作噶然而止,然后“砰”地一声,云禅脸先着地,以一种及其彪悍的姿态,对着桌脚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啊,我没事、我没事,我在跟我家花玩游戏!”云禅随后一跃而起,不顾摔出来的鼻血,温柔的抱起黑狗开始抚,“它真调皮……”低头威胁的瞪了黑狗一眼,云禅抬头后笑靥依旧如花。

    “真的没事?”魏澜看着她鼻下流出的两道鲜血,有些迟疑,又见她若无其事的摇头,只得作罢,“我是新搬来的邻居,就住在对面,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魏澜转,掏出钥匙打开了对面一扇光鲜的门,进门之后朝她笑了笑然后隐入门内。

    “邻居?”云禅咧了咧嘴,傻呵呵的将怀里的黑狗随便拎起来往旁边一扔,拉过纸巾把鼻血擦干净,然后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手机,现有条未读消息。

    是木头来的关于魏澜的信息,家庭地址一栏上是这么写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他就在你隔壁,你却还要老娘苦苦寻觅……

    二,近水楼台先得月

    云禅看完信息,随手抓过一个抱枕,将脸埋入其中狂笑三声,然后深呼吸,告诉自己要淡定一定要淡定……

    “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她哼着小曲站起来开始收拾屋子,先是将盥洗室里的水排走,然后拆下沙外扔进洗衣机,再扶起翻倒的茶几,将桃花木、空白符纸、以及毛笔丹青之类的神棍必需用品重新搁回原地……

    屋子重新恢复整洁之后,云禅瞥了一眼还悠悠然在沙上趴着的黑狗,“我不想动粗,请你自觉一点。”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她还沉浸在和暗恋的人成为邻居的狂喜之中,所以不想破坏自己难得的惬意心

    “接下来你是不是该做饭了?”可惜的是这只狗毫无自知之明,它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表有些恹恹的,“我饿了……”

    “跟我有关系么?”云禅见它一点也不上道,不由得不爽的双手抱

    “去做饭吧,宝贝乖,我你……”

    “……宝你的头!”云禅的好心突然之间就被这一句宝贝叫得烟消云散,因为云思凡那神棍也这么喊她,偏偏那老神棍又从来没宝贝过自己,连自己被疯狗追了五条街那次,他也是嘻嘻哈哈的跟在后面幸灾乐祸的看闹,还宝贝呢,宝个

    “别以为你是妖我就怕你,妖我从小见得多了,像你这样厚脸皮的妖还真是第一次见……”云禅勒起袖子,柳眉倒竖。

    “你干嘛生气?”黑狗眨眨眼,有些无辜,“我是来求云道长帮我的,在这以前我一直被人追杀,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它可怜兮兮的眨巴着眼睛,“我感觉我要死了,如果我真的死了,宝贝千万别为我伤心难过……”

    “……谁会……”满腹的怒气碰了一堵软绵绵的棉花墙,云禅将勒起的袖子放下来,郁闷得拼命揪头,偏偏她就是吃软不吃硬,“……我去做饭,吃饱了就给我滚……”

    “宝贝你对我真好!”黑狗双眸顿时光,可惜云禅转去了厨房没看到。一见云禅出了客厅,黑狗连忙换了个姿势在沙上坐好,一边嘟哝着甜言蜜语对女人来说果然是最有效的,一边捞过茶几上的一本书,翘着二郎腿看起来。可惜狗爪子不好翻页,他很快将书扔到一边,开始参观起屋子来。

    屋子是两室一厅带厨房和盥洗室,不算大,但住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屋子里除了偶尔能看到一两件寻常神棍装神弄鬼的必须用品以外,其余和普通人家没有任何两样。这让黑狗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上错了门,可是那女人对于自己为狗却能说话的景毫不惊诧,显然是见惯了这样的事,这让他瞬间升腾起希望。

    跑进盥洗室,跳上洗手台,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的自己,它叹了口气,顺开水龙头洗了洗狗爪子,恩,该吃饭了。

    人的饭菜香气早就溢满了整间屋子,黑狗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迈着优雅的步伐的朝客厅里放着饭菜的桌子跑过去,“凳子,”它自己不方便拉开,于是朝在一旁忙碌着的云禅示意。

    云禅瞟了它一眼,拉开凳子,黑狗迫不及待的跳上去坐好,顺便拉起桌布系在脖子上,再好整以暇看着桌上可口的饭菜,挑剔的开口,“唔,颜色还得去,就是样子太难看了,这个好像是鸡腿吧……”它毫不客气的伸出爪子,半路却被云禅一筷子拍下。

    “我已经洗过手了!”黑狗抬头瞪她。

    “谁准你上桌的!”云禅不由分说的一将他挤落在地上,“既然是狗,就要守好狗的本分!”她拿出一个盘子盛了些米饭,再舀了几勺汤拌匀,然后将盘子放在桌脚,“这是你的!”

    “……你在侮辱我的人格!”黑狗盯着面前的白米饭,有些恼怒。

    “你有人格么?!”云禅慢悠悠的给自己盛饭,“你吃不吃,没人你……”

    “宝贝,你不能这么对我……”黑狗决定再次展开柔攻势。

    “……”云禅手里动作一滞,弯腰就将地上的饭盘拎起来扔在桌上,然后自顾自的吃饭。

    “呃?”黑狗回过神来傻了眼,连忙用爪子推搡她的小腿,“喂喂,把我的饭还给我……”

    “再乱叫白米饭也没得吃!”云禅眼中凶光毕露的警告它,再次将饭盘放在地上,懒得多费口舌。

    “小气的女人!”黑狗一边大口的吃饭,一边腹诽云禅。它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居然像狗一样卑微的吃饭,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不过,唔,它实在太饿了,“喂,扔条鸡腿下来吧,反正你一个人也吃不完那么多……”

    吃完饭,云禅洗好碗筷之后,准备跟木头打电话好好请教恋经验,魏澜现在就在她家隔壁,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么,男主和女主凡是住得近的,都占尽了地理优势,一来二去就勾搭成,呃……是成双成对!

    老天爷真是太够意思了,虽然以前经常骂老天爷是混蛋,但这次,云禅还是决定好好谢谢老天爷,于是画了张符用打火机点燃烧了个干净。

    感谢完老天爷,云禅走到客厅打电话给木头,刚拨了号就听旁边的电视突然开了,黑狗嘴里叼着遥控器慢悠悠的爬上沙开始选台。

    “你怎么还不走?!”云禅没好气的瞪它,这家伙的脸皮真是有够厚,她云禅都自叹不如。

    “我没地方可去……”黑狗眼中掠过一抹黯然,然后依旧用悠闲的口吻回答,好像它留在这里是天经地义一般,这让云禅感觉不爽,很不爽!

    “我这里不是流浪猫狗收容所!”云禅怒道,“不是你想呆就呆的地方!”

    “哦,是吗?”黑狗仿佛没听到一般,眼睛紧盯着电视,电视里漂亮的女主播声音甜美。

    “江南林家是自一千年前武秦时期始,延续至今的一个神秘而古老的大家族,而一个星期前林家法定的继承人林墨少爷却无故失踪,这个消息传来,在整个新闻界引烈的反响……”

    “我说你……”云禅见他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正想亲自动手撵他出去,电话那头却传来木头的声音。

    “喂?哪位帅哥找我?”

    “你云大哥我……”云禅翻了个白眼,准备等下再跟这只黑狗算账。

    “哦,是小禅啊,有什么事?还是说你终于想开了,找我另外替你介绍帅哥?”

    木头的声音显得很兴奋,她的话总是特别的多,有时候云禅会觉得这是她的优点,有时候又觉得她真的很?嗦……

    “不是,你别说话,听我说……”打断木头漫无边际的遐想,云禅开始虚心求教。

    电视上美丽的女主播还在八卦,“……而林老爷子却至今未见有任何行动,这是否意味着林先生已经遭遇不测,或林老爷子已经放弃林墨少爷准备另觅他人继承衣钵……”

    此时黑狗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趴在沙上昏昏睡,它已经好些天没合眼过了……

    三,横吹笛子竖吹箫

    云禅挂掉电话后,转一看黑狗竟然在沙上四肢摊开、肚皮朝天的睡着了,她头一次知道原来狗还可以这么睡,关掉电视,云禅看着它想了想,决定再留它一会儿,等它睡醒了再撵走它也不迟。

    想了想刚才木头在电话里说的,云禅决定来做些饭后点心,打开冰箱看了看,决定来做草莓酥,于是一头钻进厨房开始忙碌。

    她几乎是在刚懂事不久就不得不与锅碗瓢盆为伍,不然,要是指望云思凡那个神棍,即便她有十条命也早给饿死了。这样一来云禅倒是练成一手好厨艺,经常自娱自乐的换着花样犒劳自己。既然没人对她好,她自己当然要对自己好一点。

    此时黑狗正在做一个美妙的梦,它梦见面前摆着满满一大桌的宫廷宴,还有许多材火爆的美女围绕在它边,口水迅速的分泌,虽然觉得这样很丢脸,但是强烈的食让它只想朝满桌的食物飞扑过去,可体却被众多的美女按住无法动弹……食色也,换作以前他当然不介意先色再食,但是现在,不食哪来的力气去色?

    眼睁睁的看着美食却只能流口水,它一着急奋力想挣脱众美女的纠缠却“嘭”的一声滚到了地上,顿时就惊醒过来。

    醒过来它现刚才原来是做梦,不由小小的失落了一下,可肚子里咕咕的声音却是真实的,之前本来也没吃饱,隔了不到二三个小时,他又饿了。

    吸吸鼻子,它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草莓香气从厨房传来,顿时精神抖擞,原来还有宵夜啊,算那女人还有些良心!正想着,它恰好看见云禅端着满满一碟鲜嫩滴的草莓酥朝自己走过来,于是重新爬回沙上坐好,“喂喂,放在这里就好……”眼看着云禅就要从边走过,它连忙出声提醒。

    云禅瞟了它一眼,直接走过,这只狗还真的是有够厚脸皮啊……她挑了挑嘴角,走到柜子前开始翻找,最后找了个缀满小花的漂亮饭盒洗干净又烘干了,再仔细将草莓酥转入其中。

    捧着盒子拉开门的时候,云禅听见黑狗在后可怜兮兮的呼唤,“宝贝,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自己消失!”云禅忍住暴走的冲动,下了最后通牒。

    按响了对面的门铃,云禅深呼吸,脸上回复自然的微笑,只是不断加快的心跳和两颊的红晕泄露出她的心思。

    “谁?”魏澜的声音传出,隐约带了一分警惕。

    “呃,是我,你的邻居!”

    “哦,请进。”魏澜开门,微笑着请她进来。

    云禅刚要抬脚,却见脚边一个黑影已经率先窜了进去,不由怒从心起,“你……”她本想让那只狗不要太过分,只是魏澜就在跟前,她又不能大吼,否则就是自毁形象了。硬生生的将怒气咽回肚子里,云禅不好意思的朝魏澜笑笑,“抱歉,都怪我平时太宠他了……”

    “花?”魏澜看着她变得飞快的脸色,有些忍俊不

    “呃?”云禅愣愣的看着魏澜清亮的双眸,上扬的嘴角渲染着别样的笑意,让她移不开视线。

    “姑娘的狗嘛,它不是叫花么?”魏澜指了指神气活现的爬上魏澜家沙的黑狗。

    “哦哦哦,对,是叫花!”云禅猛一阵点头,这才想起自己先前瞎诌的一个名字。

    “好巧”,魏澜笑笑,转往屋内轻声一唤,“秋月,过来。”话音未落就见一只雪白可的类似摩萨的狗狗从房里钻出,吐着舌头小跑着来到魏澜的脚边,亲的在他脚边围绕。

    “是啊……好巧……”云禅尴尬的笑笑,看着魏澜弯腰将秋月温柔的抱在怀里,突然觉得自己和魏澜简直是天生的一对啊,她要是不和魏澜在一起都感觉自己对不住老天爷的精心安排!

    先是让她对魏澜一见钟,然后又安排魏澜来做她的邻居,给她关心和温暖,就连两人的狗,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登对,一黑一白,一个花一个秋月……目光移到黑狗上,云禅摸摸下巴,唔,花啊,不如就先留下它好,虽然它嘴巴很坏,但是她总会有办法治它的。

    云禅在心底笑,老虎不威,你当我是加菲猫啊!

    花突然打了个冷颤,蓦地往云禅所在的方向看过去,恰好撞见她一脸的诈,顿时心生警惕。

    “进来坐吧。”魏澜见云禅站着不动,于是出声邀请,“呃,对了,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云禅,是金月学院的学生!”云禅回过神来快步走到沙跟前坐下,“我刚刚多做了一些点心,所以拿过来请新邻居尝尝,以后请多关照……”她将盖子打开,还冒着气的草莓酥香味立刻充满了整间屋子,花吸着鼻子凑上去被云禅暗地里掐了一把,痛得它嗷嗷叫。

    魏澜将怀里的秋月放在边,惹来它的一阵不满。秋月却似乎很喜欢它,过去伸出舌头在它脸上了一口,然后往它上蹭。花心念着那盒草莓酥,所以对于秋月的行为很是不耐烦。

    “云姑娘有心了,应该是我请姑娘多多关照才是。”两人开始面对面的聊天。

    云禅听他喊自己“云姑娘”,感觉有些别扭,“你可以叫我小禅。”她郑重的说,“我的朋友都这么喊我。”

    “好,小禅。”微微一笑,“我叫魏澜,目前也在金月学院,做代课老师……”

    “真的?可是你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啊,你教什么的?”虽然之前木头的报里已经说清楚了,但是云禅还是想亲口问问。

    “中国古典乐器乐曲……”

    “啊!正巧我最近对古典乐器很感兴趣,像什么萨克斯、手风琴啦……”

    “呃,小禅说的这些我都不会……”

    “那……萧呢?一根竹筒上戳几个洞,然后横在嘴巴吹的那种……”

    “……横着吹的是笛子,萧是竖着吹的。”魏澜依旧微笑。

    四,好人云禅

    从魏澜的屋子里出来,回到云禅家里,花一进门就开始捂着肚子狂笑,云禅生怕对面的魏澜听到,慌忙把门锁上,抄起手中空空的饭盒就朝花砸过去。

    “再笑就给我滚出去!”云禅恼羞成怒,心中暗暗决定明天开始要多看些关于乐器的书,不然像刚才那样就太丢脸了。不过,经过刚才的事,她倒是更加坚定了喜欢魏澜的决心,如今像魏澜这样的翩翩君子实在太少见了,不但没有笑话她,反而送了她一支白玉萧,说是作为草莓酥的回礼。

    不知这算不算定信物呢,云禅看着手中洁白无瑕、晶莹剔透的玉箫,忍不住花痴的胡思乱想。这个应该很贵重吧,手感很滑腻,样子也分外小巧精致,不像是地摊货。

    “好吧,那我不笑了。”花用爪子捂住嘴,换上一本正经的表,然后又缓缓的开口,“其实如果你想学吹箫的话,我也可以教你。”

    “就你?”云禅毫不掩饰自己的蔑视,绕过它进了自己的闺房,将玉箫小心翼翼的收好。

    “不要小看我,做这种事我很在行的!”花跟在她后也哧溜一下窜进了去,四下扫了一眼房内简单的摆设,再吸吸鼻子,“怎么半点女人味都没有?”它嘟哝着,也不知道是在说房间还是在说云禅。

    云禅懒得鸟它,仿佛没听到它的话一般,收好玉箫就自顾的走出房间。

    花撇撇嘴,见她出去于是一下窜到上,然后“叭”的一声,全放松四脚朝天的倒在柔软的垫里,头蹭了蹭单,再拉过被子盖好,唔,还是睡着比较舒服。

    打开另一间房门,一阵涩晦的气息迎面扑来,云禅用手掌在鼻前扇了扇,看到墙角竟然结了几个大大的蜘蛛网,桌上也铺了一层厚厚的灰。

    这是她老爸云思凡的房间,只不过他经常三天两头的不在家,说什么要云游四海、修功积德、拯救世人于水火……以前还是两、三个月回来一趟,这次就太过分了一些,走了快两年了还不见踪影。如果不是她的银行卡上自动增加出来的生活费,她说不定会以为那个老神棍已经香消玉殒了……

    四下翻了翻柜子,云禅找出一大堆样子像是电视剧里武功秘籍一样的线装书,书上都是手书的毛笔字,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图形。

    这些都是云思凡的宝贝,作为还算有点道行的云思凡云道长的女儿,云禅从小耳濡目染,对于这方面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如果她说云思凡是老神棍的话,以此类推,她也可以算得上是小神棍一枚。

    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云禅又拿了毛笔和朱红色的丹青,照着一个图形依样画在一张特制的符纸上,然后照着书上的步骤作法。

    作完法,再将符纸折叠成指甲那般大小,走进厨房拿了一碟剩下的草莓酥,将符纸塞进其中一个草莓酥里,一切准备就绪后,云禅笑着搓搓双手,端起碟子,顺手还倒了一杯茶去找花。

    一直找到自己的闺房,云禅看到自己上躺了个黑乎乎的东西不由咬牙切齿,好容易忍住想一脚将它踹下来的冲动,微笑着走过去,把茶放在头的立柜上,“喂,起来吃宵夜了!”手掌直接拍上它大开的肚皮,大力的将它揉醒。

    “干什么?”花朦胧的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是的草莓酥,于是双眼蓦地亮,“给我的?”

    禅点头,笑得很是殷勤。

    花突然觉得她的笑容分外诡异,想到先前她看自己的眼神,不由留了个心眼,“不会下毒了吧?”

    “怎么会?!我这么善良!”云禅睁大眼睛,清澈的眼底尽是无辜,“你不是说你无家可归么,那以后就留在这里好了,我会对你很好的!”她的口吻认真而且恳切。

    “哦?真的?”花仍是将信将疑,不是它随便怀疑人,只是它的第六感比常人要灵敏不少,前不久才刚吃过一次亏,这次当然不敢再掉以轻心。

    “你不相信我?!”人品受到质疑,云禅很愤怒,很想将手里的碟子盖在它头上,但她忍住了,“那我吃给你看……”撇着嘴,她貌似伤心的捻起一块草莓酥放在自己嘴里,嚼了几下然后吞进肚里,“唔,这次水平挥得不错。”

    “味道怎么样?”花咽一口口水,肚子很配合的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好,你要不要尝尝?”云禅再捻起一块递到它嘴边,眨巴着眼睛望着它。

    “唔,当然……”花点头,想想云禅虽然脾气很臭,但是心眼应该不会太坏,完全没有理由要毒害自己啊,花这么想着,经不住饥肠辘辘的煎熬,有些迟疑的张开嘴。

    “恩,乖乖的,以后我养你。”云禅眉开眼笑,眼角掠过的一抹得逞的神色却被花准确的捕捉。

    “还是不吃了……”花的话音刚落,就见云禅彻底失去耐,恶狠狠的扑过去,一手掰开它的嘴,一手直接将手中那块草莓酥强行塞进它嘴里,再拿起头的那杯茶往它嘴里灌,迫它吞咽下去。

    “非礼……”花用力挣扎,无奈云禅占尽优势,因而嘴里只能出几声断断续续的呻吟。

    良久,终于平静下来,云禅解气的拍拍双手,收拾好一切,转离开作案现场,留花还趴在边干呕,一只爪子伸进嘴里,极力想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十几分钟后花现自己依旧安然无恙,见云禅又走进来,于是哭丧着脸问她,“难道是慢毒药?宝贝,我你,解药快点给我……”

    “……”云禅抽搐着嘴角,“你想知道?”

    可怜兮兮的点头,说出的话却让云禅差点抓狂,“我知道宝贝也不是真心想要我死……”

    “从我上滚下去,花!”云禅忍不住大吼一声。

    “花?谁是花?”花好奇的四下张望,等它明白云禅口中的花原来就是自己的时候,来不及反驳就被一股力量驱使着在上打了几个滚,最后“砰”地一声滚落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家有女初为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