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苏母的谅解

    苏母苦笑道,“妈有什么好不好的,还不是担心你们这两个孩子。现在青青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宿,而你却…”

    苏正亮沒有接过话茬,他直直地盯着苏母的眼睛说道,“林昔洛出事了,我刚从医院回來。”

    “是吗?”苏母听后并沒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她表平恙,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嗓音口吻淡淡,“他现在况怎么了样了?”

    苏正亮本以为母亲在听到自己提起林昔洛时会有很大的反应,想不到她竟然还会去关心对方的况,这让他倒有些反应不过來了。

    “妈,你怎么会…”

    “小亮,你觉得我会去关心林昔洛的况,很奇怪对不对?”

    “是的,”苏正亮对母亲的这种有些反常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他不明白母亲想要和自己说什么。

    想了想,他抿了抿嘴唇。罢了,多半又是想要阻止自己和林昔洛的事。不过,就算母亲再怎么样阻止,自己也会坚持到底决不妥协。

    “小亮,其实,这些子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題。”

    “什么问題?”

    苏母有些哀伤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我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谁错了?”

    苏正亮惨淡地勾起一抹苦笑,“妈,你明知道我们的观点永远不可能达成一致,又干嘛要來问我呢呢?”

    苏母摇摇头道,“小亮,我沒有怪你。这么些年來你沒有真正开心过,我从心里面为你感到难过。可是,为什么你的偏偏是个男人?而且还是林昔洛?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喜欢女孩子么?”

    苏正亮淡然垂眸,他声音有些闷闷地说道,“妈,很抱歉,林昔洛是我的初恋,我了他十二年。我人生最美好的这十二年已经全部给了他,除了他,我真的无法再接受任何人了。”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就算我再阻止也是沒用的,”苏母难过地背过去,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叹气道,“其实,上次我被别人绑架了,是林昔洛的秘书冒死救出了我。而我当时依然在意你和林昔洛的事,不肯让他的人救我,可那个小伙子真的很勇敢,妈被他的诚意所感动了。所以,妈这几也已经想通了,既然你真的这样林昔洛,那我就不再干涉你的事了。与其让你这样痛苦,还不如放手算了。”

    苏正亮原以为母亲又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横加斥责,竭力反对自己,沒想到她竟然会同意自己和林昔洛的事

    他看着母亲微红的眼眶,难以置信地问道,“妈,你真的同意了?”

    苏母闷闷不乐地嘟哝道,“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儿孙自有儿孙福,既然你死心塌地地想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而且他也是真心你,那我就算再阻拦又有什么用?”

    苏正亮激动地搂过苏母的脖子,在对方的脸颊上亲了口,由衷地说道,“妈,谢谢你能够体谅我们。”

    “跟自己妈还有什么好谢的,我担心的是一旦你们之间的事公开了,将会面对社会各界舆论的指责和议论。毕竟林昔洛的份不一般,而且,你如果能够在音乐界立足的话,你们的这种关系将会给你们在事业上增加许多阻碍的。到时候,你们还能够这样坚持下去么?”

    “无论是怎样艰难困苦的道路,我都会一直和他一起走下去,我相信他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妈,请你一定要支持我们。”

    看着自己儿子眼中闪烁着坚毅的神,苏母慈地抚摸着苏正亮的脸庞,“妈会的。”

    横亘在母子之间心结终于被解开了,苏正亮再次会心地微笑着,随后,他像小时候那样轻轻倚在苏母的上,“妈,谢谢你。”

    “傻孩子,我是你妈妈,哪还需要谢來谢去的。”

    窗外,一轮明月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散发的柔和的淡色光芒,静静地俯瞰着这对母子。

    正当母子两人享受着这久违的温馨片刻时,一阵门铃声在房内响起。

    “大概是姐和姐夫回來了,我去开门。”

    苏正亮起,朝大门走去。

    不知怎么的,当苏正亮准备打开门的时候。门外,却异乎寻常地安静,要是照平常况下,自己一定早就听到苏正青轻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了。

    如果门外的人不是姐姐,那又会是谁?

    苏正亮微微皱眉,警觉道,“是谁?”

    “是苏先生吗?我是邮局的,有一封挂号信需要你亲自签收。”

    原來是邮局的,苏正亮不松了一口气,看來,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苏正亮沒有再多想,他打开门,微笑着对门口站的人说道,“你好,我是…”

    沒等他把话说完,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就已经抵在了苏正亮的脖子上,尖刻寒的女声透着玩味,“别出声。”

    伴随着走廊内的灯光,苏正亮看清了眼前的女人。

    或许是由于在外躲避的缘故,这个女人的脸色很差。即使是经过了精心修饰,依旧无法摆脱从体内部散发出來的胆颤和恐慌,那张看似丽面容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显而易见的暗黄。

    看來,在外担惊受怕的子对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來说,确实是度如年。

    苏正亮冷冷地抬了抬眉,“是你,安丽娜。”

    细长的丹凤眼冷地注视着自己,毒狠戾的眼神如同她手中的匕首般锋利,仿佛随时都能把自己杀死。

    “沒错,我们终于见面了,苏正亮。”

    “小亮,是谁寄來的信啊?”

    屋内,传來母亲的声音。

    苏正亮赶忙撒了个谎,“是少奇寄來的信,妈,你先等我会,我和邮递员说几句话。”

    苏母似乎并未听出苏正亮的话中有什么不妥,她只是“哦”了声,随后就沒有再多说什么。

    苏正亮左手带上了大门,冷言冷语道,“看你这般落魄的样子,想來在外面躲避警察的追捕很辛苦吧?”

    安丽娜毫不留地给了苏正亮一巴掌,“你住口!你这个只会用体來勾引男人的男娼有什么资格來说我?!”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