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离不弃

    安静的睡颜,苍白的脸色,却无法遮盖住男人与生俱來的傲人气概和桀骜不羁的霸气。

    脉脉凝视着那张被伤痛折磨得有些憔悴的脸,苏正亮狭长的黑色眸瞳中,思绪,百转千回。

    意如画的天,男人在海德堡和自己一次次碰面的场景,悄悄涌上脑海。

    他的恳求,他的关怀,他的声音,他的弹奏,带着熟悉的气息,心安的感觉,难忘的记忆,交织在一起萦绕在自己的周

    温润如水的疼惜,浓烈如胶的,黯然忧伤的悔意,一点点爬上那张清俊白皙的脸。

    半响过后,温润的音质透着冰冷的寒意,“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是安丽娜。”

    肃冷的杀意,在漂亮的眸子中稍纵即逝,“安丽娜?果真是这个女人。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丽娜伙同集团内部的人对林氏的股市进行了控。而那个时候,总裁并不在国内。对方盯上了总裁的动向,知道他去了德国,而我们当时也几乎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安远集团上。所以,他们做了完整周密的计划,有备而來,趁我们毫不防备时动手,差点引发了林氏的经济危机,幸好被我们及时发现,并制止了况进一步的恶化。”

    苏正亮静静地凝视着林昔洛,万分懊恼而又自责地说道,“那个时候,他在海德堡,如果不是因为他來找我,林氏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題了,他也就不会受这样重的伤。”

    李思凡劝慰道,“苏先生,你完全不用自责,这件事并不是因你而起。安丽娜这个女人野心勃勃,她觊觎林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所以,我们和她之间的这场较量,迟早是会要进行的,只是你的出现,让这场较量提前了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李思凡点点头,“是的,总裁得到消息回国后找了安丽娜摊牌,并准备向媒体宣布两人离婚的消息。沒想到,安丽娜使诈派人暗算总裁。”

    “她人现在在哪里?”

    李思凡回答道,“暂时还沒找到,警方已经向全城发出了通缉令,很快就会把她抓到的。”

    冰冷的声音如同地狱深处传來般,透着刺骨的寒意,“找到她以后,我想亲自会会她,我要看看这个狠毒的女人到底长得什么样。”

    李思凡从來沒有见到苏正亮用这样的神和语气说话,尽量婉转地规劝道,“苏先生,这个女人坏事做尽。她谋害自己的父亲,利用安远集团和手中的权利作者违法的事,现在又蓄意谋害总裁。这么多罪名齐加在她上,一定会被判死刑的。寻找她的事警方会处理,现在总裁最需要的就是你能够陪伴在他的边。”

    苏正亮双眼胶着在林昔洛上,赞同地点点头,“沒错,他现在需要我,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他的。”

    “苏先生,这个交给你。”说着,李思凡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苏正亮疑惑地看向李思凡,随着对方掌心打开的霎那,黯淡的双眸陡然睁大。

    “这是…”

    一枚暗银色的指环,安静地平躺在李思凡的手掌间,苏正亮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思凡看着苏正亮,平静地述说道,“这枚指环总裁一直将它视为珍宝戴在上,就算在在刚才动手术时他也不肯脱下,到最后还是医生趁他晕过去时强行把它拿下來的。”

    苏正亮听着李思凡的陈述,怔怔地盯着它,氤氲的水雾几乎要模糊自己的视线,鼻尖的酸涩感让苏正亮哽咽了。

    原來,这个男人一直将它戴在上。原來,他对自己的,早就超过了他自己的生命,至始至终沒有改变过。

    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苏正亮强忍着心中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感,慢慢从李思凡的手中拿过指环。

    紧紧捏着指环,苏正亮把它牢牢地收入掌心,带着温体温的金属指环与自己的肌肤如此紧密地贴合在一起,仿佛他就在自己的边。

    “其实,原本医生已经宣布总裁休克了,是你在电话那端对他的喊叫声才让他再次有了生命体征。”

    捏着指环的手心狠狠地收拢,嵌入中的钝痛感让苏正亮只是踯躅地张了张口,“我…”

    李思凡期盼而又切地望向苏正亮,带着不容反驳的口气说道,“苏先生,你是总裁的全部,是他的生命支柱,所以,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原谅他,绝不能再离开他。”

    是啊,这个男人,为了自己,宁愿奋不顾地抛弃一切,甚至变成恶魔,背负起所有的罪孽和怨恨,为的就是能够和自己在一起。

    这样一个深着自己的人,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再去一次次无地推开他?

    他深着自己,自己对他的感亦一样,自己不正是因为无法放下他才会回到这里的吗?

    既然他,就不要再错过机会,勇敢地向他伸出手,携手和他一起走下去,无论在发生什么都要无怨无悔。

    半响过后,苏正亮微微地笑了,温润的双眼内透着前所未有的鉴定和执着,“我不会再离开他,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永远陪他一起面对。”

    游少奇站在不远处,深深地望向那个被自己亲手放开的人,听着对方仿佛宣誓一般的话语,难以掩饰的黯然,在清俊的脸上一划而过。

    正亮,你终于属于他一个人了,祝你和他永远幸福。

    默默地这样祝福着,游少奇一点点转过,渐渐消失在走廊深处。

    苏正亮看完林昔洛后,回了趟家。

    來到家里,发现苏母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电视机开着,她却睡着了。

    苏正亮微微叹了口气,关掉了电视机,自己去坐在母亲边,细细端详着母亲沉睡的样子。

    才一个多月不见,母亲似乎又苍老了些。纵横交错的皱纹在额头上清晰可见,两鬓的白发,也比黑发多了许多。

    听到旁有动静,苏母眯了眯眼,见坐在旁边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她一下子清醒过來,惊讶地问道,“小亮,你怎么回來了?”

    “我來看看你,”苏正亮轻轻拉过母亲的手,“你最近好么?”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