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他是我相好

    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经意地抖了抖,李思凡不露声色地将这个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

    然后,他一改之前的胁迫,语气平缓地劝说道,“而且,你的同伴知道你在我手里,倘若后让安丽娜知道的话,以她这样心机深重,一定会对你起疑心。要是我们把苏正亮的母亲救出來,就算你沒有告诉我任何事,她也一定会认为是你告的密。到时候,你的这条命可就危险了。不过,只要你能告诉我你们把苏正亮的母亲关在什么地方,我就能够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听着李思凡不无道理的话,男人脸上的表愈发凝重起來,“小子,我算是听出來了。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想让我投靠你们?”

    “随你怎么想,”李思凡无所谓地抬抬眼角,“我只是给你指了一条活路,愿不愿意走那就要看你的了。”

    男人沉思了片刻,随后狠狠沉下眉心,“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保证我和我家人的安全。”

    “我保证。”

    * * * * * * * * * *

    黑色的SUV车子,缓缓驶入了城东某个小区。

    车门打开了,从车上下來两个男人,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向某幢居民楼。

    走在前面的男人年龄约莫四十岁上下,后面的那个则年纪教轻,从他们两人紧紧靠在一起走路的样子和平恙沉着的神來看,完全就是熟稔已久的老朋友那样。只是,在楼道的灯光映照下,有一道冷光从两人之间仅仅几公分的间隙中一闪而过。

    在來的路上,这个男人告诉了李思凡自己的事

    他的名字叫黄三,原本也是做正经事的,只是由于几年前生意失败了,欠下了一大笔债务。他妻子为了替他还债,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还在外面兼好几份工补贴家用。好不容易还清了债务,当他准备和妻子重新來过时,妻子却在年前查出患了尿毒症。为了替妻子筹措医药费,他才不得不跟自己在黑道上认识的朋友干了这一行。

    原本黄三准备干完这一票筹到医药费就金盆洗手,哪知当他听李思凡说那些替安丽娜做过事后沒有利用价值的人都被她处理掉时,他的心里就开始动摇了。考虑了很久,他决定和李思凡合作。

    李思凡听了黄三的自述,对他并沒有过多地信任,毕竟这些在黑道上混过的人一定不会简单。

    黑色的皮鞋沉沉的踩着水泥台阶,李思凡跟着前面的男人扶级而上。终于,两人在五楼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來。

    李思凡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隐约有交谈声从门缝里传出來。而且,如果自己沒有听错的话,至少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人

    男人微微侧头看了眼李思凡,压低声音道,“他们都在,总共有三个人。一会我进去引开他们,你趁机把人救出來。”

    李思凡将信将疑地点点头,“我警告你,别耍花招,否则我们两个都会死。”

    男人咧开嘴笑了笑,“只要你能保证我老婆孩子的安全,我肯定会帮你。”

    “我保证。”

    男人得到了李思凡的再次承诺,扯着嗓子在走道里喊着,“喂,我回來了,快点开门!”

    里面一个粗犷的声音吼了声,“谁呀?”

    男人回喊道,“是我,黄三!”

    门内的人听到是自己的同伴回來了,急忙骂骂咧咧地走出來开门,“妈的,我们怎么去了那么久?”

    门打开了,一个脸上有着一条刀疤的壮汉站在门口,看到黄三后的李思凡,冲黄三问道,“这小子谁啊?”

    “远房亲戚的孩子,想要投靠我们,我就顺道把他带过來了。”

    壮汉狐疑地盯着李思凡的脸看了半天,嘀嘀咕咕地说道,“这小子怎么长得这么眼熟呢?算了,既然是你的亲戚,那就进來吧。”

    这壮汉也是个缺心眼的人,他只以为是黄三的亲戚,也沒有多问,转进了屋。

    壮汉在前面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事办完了?”

    黄三点点头,“是啊。”

    壮汉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两个人呢?”

    “哦,他们两个在回來的路上说有点事,过会再回來。”

    李思凡趁人不备把匕首收了起來,他跟着黄三朝屋里走去。

    不大的客厅里,乌烟瘴气,几个男人叼着烟正围坐在一起打牌。一边的饭桌上胡乱堆放着几个吃剩下來的饭盒子,烟蒂和空的啤酒瓶扔得地上到处都是。

    看到这样脏乱的环境,李思凡不皱了皱眉头。

    打牌的人看到两人进來,四只贼溜的眼珠朝李思凡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就差沒把他的衣服看出个洞來了。

    李思凡感觉到对方带着几分邪气和不怀好意的目光,脸上倒也显得很平静,他恭恭敬敬地朝两个人点点头。

    “哟,黄三,你这个亲戚长得还真是人模狗样的,这装扮和那啥大公司的职员的穿着都有的一拼了。”

    “就是,看这张小脸多俊俏。瞧他这小胳膊细腿的,跟着我们在外面干这些杀人抢劫的勾当,会不会不行啊。”

    黄三连忙陪笑道,“不会不会,你们别看他这么弱不风的,其实他有能耐的,刚我还在外面和他比划了下,想不到反而输给他了。”

    壮汉饶有兴味地盯着李思凡的脸看了半天,黝黑的脸上露出几丝别有深意的笑,“是吗?我说黄三,可我总觉得这个小白脸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老实告诉我,他到底是哪里來的?”

    突如其來的这句话,让李思凡伪装良好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的神,他紧紧抓住手心强自镇定,深怕被对方看出什么破绽。

    黄三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起來。他尴尬地看了眼李思凡,随后干笑了两声,“胖哥,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其实,他是我的相好。”

    “啥?”

    三个人一听这话,脸上立刻露出震惊和惊讶的神。那个叼着烟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连那根抽了一半的烟都掉在了地上。

    壮汉一脸“我很震撼”的样子冲黄三比了比中指,“我说黄三,你别是瞎蒙我们的吧?”

    “就是啊,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突然之间换口味了?”

    李思凡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黄三,这个男人,他到底想要干嘛?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