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问我的心

    林昔洛微微合眼,沉思了约有几秒钟慢慢将双手放置在键盘上,随即张开那双幽深的黑暗眸瞳。

    随着左手低音部分的出现,苏正亮听到了那个令自己无比熟悉的旋律,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底蒸腾。他屏着呼吸,慢慢将体靠在教室门口的墙边,沉浸在了音乐的世界中。

    轻柔缓慢的旋律,仿佛人间的低声呢喃,带着无尽的叹息和深。渐渐的,右手旋律部分的主体开始进入,清亮的高音部分与左手的交错盘旋如海浪般的汹涌气势不同,多了一份委婉,一份忧思,似乎诉说着那些无法实现的承诺。两个不同声部激烈对抗过后,再次归为平静。只有那清澈的主題旋律依旧弹奏着,左手的低音部分则以与之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水**融,宛如浑然天成,密不可分。

    曲终过后,片刻的宁静浸染了整间教室,那早已结束的琴音却好像还徘徊在耳边,教人无法离开。

    刹那间的寂静过后,整个教室再次沸腾了。

    “叔叔,你弹得太棒了!”

    “叔叔,你真的好厉害哦!和苏老师一点都不差!”

    “最厉害的还是苏老师,而且他又温柔,所以,我还是喜欢苏老师多一点。”

    孩子们就像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雀般,说得欢畅极了。

    苏正亮缓缓睁开氤氲布满的双眸,慢慢转过重新看向教室内。

    男人目睹这群年轻的小生命兴致勃勃的样子,英气的眉间流露出丝丝笑意。这时的他,沒有了往的睥睨不屑,高傲张扬的气势,完全不像是堂堂林氏的大总裁,反而像是一个普通的钢琴教师。

    苏正亮看着男人英俊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意,眼中有片刻的失神。

    这个男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当初的自己,不就是被这样的他所吸引的么?

    男人起盖上琴盖,悠扬的音质有着几分复杂,“叔叔还有事,得走了。”

    “叔叔,下周你还会來吗?”

    男人的声音显得有些迟疑,“或许不会再來了呢。”

    “好可惜啊,我还想再听叔叔弹琴呢,”孩子们的绪似乎有些低落,他们有些不乐意地说道。

    “只要你们要跟着苏老师好好学,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弹出好听的旋律。”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我们一定会的,叔叔再见。”

    苏正亮听到男人的脚步声逐渐接近自己,怕被他看到,急忙打开隔壁教室的门,躲了进去。

    待那个沉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后,苏正亮打开门走了出來。

    深深地凝望着林昔洛消失的地方,苏正亮如迷途孩童般的纯净眸子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苏正亮结束了海森钢琴学校的课程,沿着内卡河亦步亦趋地走着。

    渐渐地,前方的那座古桥映入了自己的视线,似乎有小提琴的声音从桥面上传來。

    苏正亮忽然想起了那个拉小提琴的老人,是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或许,自己可以试着和他好好谈谈。

    老人看到苏正亮,并沒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他放下小提琴淡淡开口道,“年轻人,你來了。”

    “是的。”

    老人慈地笑道,“你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么?或者,是碰到什么问題需要我帮忙?”

    苏正亮直直地看向老人,犹豫许久,终究把心中的困惑说了出來,“我知道他当初不是真的欺骗我才会这么做,因为他我,只是为了不让我受到才不得不用一种残酷的方法來保护我。现在,他回來找我了,他希望我能够原谅他,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我现在根本无法静下心來练琴,我很犹豫,也很矛盾,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

    老人注视着苏正亮复杂的神,口吻恬淡,“年轻人,你还他么?”

    “我…”苏正亮怔了怔,下意识地想要去摸颈部的那枚指环,却突然发现脖颈间空空的,这才反应过來那枚指环已经被自己给扔掉了。

    “年轻人,你怎么了?”

    苏正亮吞吞吐吐地说道,“沒,沒什么…”

    老人犀利的眼似乎是看透了苏正亮心中的想法,“你脖子上的那个对你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你很紧张。”

    苏正亮失落地垂下头,像是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宝贝般,难过地说道,“是的,那个东西是他给我,可是我却把它给扔掉了,我不该这样冲动。”

    “那就证明你还着他,否则也就不会因为丢失了他送你的东西而露出这样的表。”

    苏正亮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着,“或许我确实还着他,可是,作为他的人,面对危险和磨难,我为什么不能和他一起面对?所以,我无法接受他对我的这种的方式,我不能原谅他。”

    老人颇为惋惜地摇头道,“既然不愿意原谅他,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矛盾?你他却又不愿意原谅他,这对你和他來说都是痛苦和煎熬。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互相着对方,却因为某些事而无法放下心中的执念,一直不断互相折磨着,以致于抱憾终生。”

    脉脉地凝视着老人苍蓝浑浊的眼,苏正亮困惑地问道,“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老人言简意赅地说出四个字,“问你的心。”

    问我的心。

    苏正亮默默地在心里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缓缓抬手,他将之放在了自己的左前。

    无声地闭上双眼,聆听着内卡河拍着河岸的回声,感受着自己心脏有规律地跳动,苏正亮只觉得这一刻世界仿佛静止了。

    眼前,晃过一幕幕自己和林昔洛在一起的景,有欢乐的,有悲伤的,有甜蜜的,有苦涩的。

    那些被封存在内心深处的复杂交织在一起的感,随着这一刻的回忆渐渐被唤醒。

    良久之后,苏正亮再度睁开双眼,“虽然我着他,但我无法原谅他这种我的方式。”

    老人语重心长地说道,“可是,他既然回來找你,那就是已经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这个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任何人都会犯错误,既然他已经知错了,那你就该给他一次机会。”

    苏正亮思忖片刻,清润的声音波澜无痕,“也许你说得对,我该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老人赞同地点头道,“年轻人,你能这样想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人生的路还很长,你们在今后的生活中一定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或许,到时候你可以再考验他一次,如果他依旧这样,那你再离开他也不迟。不过,我倒很喜欢这个孩子,他这种为了人愿意独自承担一切的气概和决心让我刮目相看。”

    苏正亮轻轻垂了垂眼帘,好听的声音透着几分空灵,“他就是这样的人,为了替我撑起那片晴天,宁愿背负所有的痛苦和折磨,其实,这对我來说或许也是一种幸运吧。”

    老人慈的脸上溢满了温馨的笑容,“是啊,你的人恰好又是如此深着你,那是怎样幸福的事。既然你知道,那你就更不能将他放手了,去吧,去告诉他你的心意。”

    苏正亮微微欠了欠,由衷地感谢道,“老先生,谢谢你,我会的。”

    “孩子,祝你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