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犹豫不决

    林昔洛带着恳切的语气说道,“亮,我是真的害怕你受到任何伤害,而且,当时的况实在太复杂,我來不及也无法告诉你。所以,我才狠下心,单方面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我曾经对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你,难道你连这都不相信了么?难道你就真的愿意放弃我们之间多年的这份感么?”

    苍白淡漠的脸上划过几抹复杂,苏正亮垂了垂眼,沒有出声。

    过了一会,温润的声音回在偌大的屋内,显得有些空灵,“林昔洛,事到如今再说这个话,你不会觉得太迟了吗?”

    林昔洛看到苏正亮这样的反应,无奈地叹气道,“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的话呢?我已经知道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所以我才会想要赶过來告诉你。亮,这次,我真的不想让你再发生任何事了。”

    “因为你欺骗了我太多次,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不行,”苏正亮冷然地说着,“你错就错在不该向我隐瞒一切。如果你当初愿意告诉我事的真相,以及你这样做的理由。我们也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就算你现在说的这一切都是你來这里的原因,我也不会原谅。我是一个男人,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林昔洛沉沉地苦笑了一声,“亮,当初我不该瞒着你这样做,可是,我已经后悔了。亮,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残忍地对待我?我已经向你认错了,你为什么就执意不肯原谅我呢?”

    看到林昔洛哀求自己,想到这个男人一向心高气傲,今天却愿意向自己低头认错,苏正亮觉得或许自己还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

    不过,当他注意到对方左手上的那枚戒指时,突然吃吃地笑了起來,那笑声充满着凄凉和酸楚,让林昔洛十分担忧。

    苏正亮冷着脸,断然拒绝道,“当初你把我伤得这样惨,难道就想凭这三言两语就让我原谅你?就算你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求我原谅你,我也不会答应。林昔洛,这一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原谅你,永远不会。”

    林昔洛跨了一大步,他动作极轻地扶住苏正亮的肩膀,迫切地看向他,“不,刚才从你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犹豫,我知道,你不会放弃我的,对不对?”

    苏正亮别过脸无地说道,“不对。”

    林昔洛低沉的声音透着无比的酸涩,“亮,我知道,你还着我。或许在这件事上你还沒有想通,那么,我再给你一些时间。”

    “我不…”

    温的手掌轻轻覆上苏正亮的唇,林昔洛低低地说道,“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你不需要我的保护,那我现在就让他们回去。”

    熟悉的温度透过宽厚的手掌沁入鼻息,苏正亮感受着林昔洛的气息,沒有再说下去。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等到你愿意原谅我为止,”林昔洛放开了手,柔地拂过苏正亮的额头,双眼,面颊,仿佛端详着一件举世无价的珍宝般不释手。

    苏正亮脉脉凝视着林昔洛,静静地听着他的声音,紧紧地咬着嘴唇,任凭对方的手指肆意地一点点流连在自己的脸上,什么话都沒有说。

    林昔洛深深地注视着苏正亮,感受着光洁的微凉肌肤所带來的触感。可是,当他发现苏正亮脸上流露出的戒备和隐忍的表时,在对方唇瓣上的动作戛然而止。

    黯然的忧伤,在林昔洛棱角分明的脸上一闪而逝。无奈地抽回手,他微微笑道,“我先走了,过两天我还会再來的。我会经常來看你,但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说完后,他便朝外走去,只将那个孤寂落寞的背影留给苏正亮。

    等到大门被人关上后,苏正亮这才放下所有的戒备。

    默默地走回房间,他无力地躺倒在上,缓缓合上了眼。

    对方温的指尖在脸上带过的地方似乎还在隐隐地发烫,让他不由自主地摸上自己的脸庞。

    男人那双幽深的黑色双眼,带着深深的歉意和怜惜,在眼前晃过,那磁低沉的声音,似乎就停留在耳畔。

    苏正亮,面对他的恳求和道歉,你到底该怎么办?

    * * * * * * * * * *

    就在林昔洛离开林氏的这段时间里,安丽娜的计划则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不仅代自己的父亲处理了安远集团的各种事务,也十分完美地解决了许多颇为棘手的问題,就连董事会的事宜,她也已经参与了其中。

    虽然她对自己的父亲愿意把整个安远集团交给自己來打理感到很满意,但是想到自己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她总觉得心里隐隐有着强烈的不安。

    自己处心积虑地计划了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得到安远集团。自己的这个弟弟现在年纪虽小,可总会有长大的一天。况且,父亲愿意把集团交到自己手里,也只是暂时的,他也从沒有说过会让自己继承集团。一旦自己的弟弟成年,那之后父亲还活着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让自己的弟弟來继承安远集团,到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办?

    这天,安丽娜來到林氏,听到集团里面有人在说林昔洛已经好几天都沒有出现在林氏了。

    听到这个消息,安丽娜觉得有些疑惑。前段子,林昔洛一直在为林氏的海外扩张筹备着,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却不在这里,而且一消失就是好几天。联想到距离上次去机场的事才过去沒多久,安丽娜心底的疑云越來越深了。

    她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电话,沒过多久,对方就送來了消息。林昔洛在三天前离开了S城去了国外,根据他的出关记录來看,他的目的地是德国。

    安丽娜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是奇怪,这个时候林昔洛去德国做什么?据自己了解,林氏在德国那边近期似乎并沒有投资或者业务上的联系。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决定去德国,很有可能不是为了林氏的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到底去那里做什么?

    描摹得极漂亮的细眉紧紧地拧了起來,安丽娜陷入了沉思。

    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人。两年前,苏正亮不就去了德国么?莫非自己当初的设想都是真的?他们两个人根本沒有分手,只是为了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如果说林昔洛和自己联手的目的是坐稳林氏的位置,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他是不是已经决定去德国接苏正亮回來,光明正大地和他在一起了?

    可自己离得到安远集团还有几步必要的计划必须实施,一旦自己在这剩下的一年内沒有得到集团,林昔洛按照协议解除与自己的合作,那自己这几年來的努力岂不都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里,安丽娜又给手下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派人去德国找到林昔洛,看看他到底去那里做什么。

    做完这些后,安丽娜想到了已经有好几天沒有去医院了。现在自己所有的希望只能寄托在父亲上了,只要他愿意把安远集团交到自己手里,自己就还有翻盘的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