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狠而无心

    见对方露出这样的表,直觉告诉游少奇,苏正亮应该沒有在演戏。那也就是说,一直以來,林昔洛都是在利用苏正亮,他根本就不苏正亮。

    虽然自己难以容忍林昔洛的这种做法,不过,一旦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然无存,这对自己來说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或许,经过自己的不懈追求,苏正亮终有一天会忘掉林昔洛,接受自己。

    不过,自己千万不能急功近利,眼下现在最需要的是抚平苏正亮心头的创伤,让他早摆脱这件事的影。

    想到这里,游少奇苦涩的眉头倒渐渐舒展开來了。

    他放下水杯,坐上沿,体贴地开导着苏正亮,“正亮,像他这样无无义的人,根本不值得你。既然你已经看清了这个混蛋的真面目,那就更要想开点,沒有这个男人,你会过得更好。”

    苏正亮缓慢地点头,平静得沒有任何起伏的声音早已降到了冰点以下,“沒错,我根本不该再上他。”

    “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赶快让自己恢复,别忘了,你马上就要去德国了。千万不能因为这件事再次毁了你一辈子的梦想,正亮,我已经不想再看到六年前的事再次重演了。”

    微微地颤了颤长长的眼捷,苏正亮阖上双眸。似乎在回忆着那段不堪的往事,光洁的额头紧紧地蹙在一起。

    良久之后,狭长的眸瞳幽幽张开,清俊的脸庞重新回到了以往的淡漠和冷傲,“现在的苏正亮再也不可能会是六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了,所以,我绝不会让他影响我今后的人生。”

    稍作停顿,幽深的湖泊中,深深的决意带着若隐若现的杀意,“一旦他再次扰乱我的生活,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予以反击。”

    游少奇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正亮,你的体还沒有恢复,这几天就先在我家住下吧。”

    “不了,我得先回去准备准备,”苏正亮摇摇头,掀开被子从上下來。哪知他刚下地迈开步子,苍白的俊颜就微微一抽。

    “小心。”

    游少奇连忙上前一把扶住苏正亮,却被对方给拍开了,“不用,我是个男人,不会这么不经折腾。”

    虽然苏正亮这么说,但是上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的疼痛却是真的。每走一步,都能牵扯到那个撕裂的伤口,有些不自然的行走姿势看得游少奇心疼极了。

    游少奇默默地看着苏正亮动作极缓慢地把衣服一件件穿上,有些担心地问道,“回去以后你怎么和伯母说?”

    苏正亮披上外,抓住门把手拧开,“我先回去了,有事会和你联系的。”

    “路上小心点。”

    沉的天,仿佛被灰色的薄雾所笼罩,空气中的湿气带着阵阵寒意,侵蚀着苏正亮有些单薄的躯。

    一步步朝前慢慢走着,不知不觉间,苏正亮停下了步伐。

    稍稍仰起头,无神的双眸望向这片灰暗无垠的天。六年前的那天,也是这样一个沉的天。

    那天,自己得到了林昔洛出国的消息,沒有留下只字片语,那个无的男人抛下自己而去,再无音讯。

    当的自己听信了他的谎言,选择了相信,才会换來今天这样的结果。这次,自己必须要振作起來,现在的苏正亮,已经不会再是那个心软的懦夫了。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再与他有任何交集。

    抬起手背,苏正亮看着无名指上的银质指环,冰凉的唇瓣弯下一抹决绝的弧度。

    毫不犹豫地取下指环,他准备将它丢弃。

    此时,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苏先生,好久不见。”

    苏正亮把指环悄悄放入外衣口袋中,随即他眯起双眼,冷冷地睨视着眼前这个面无表的男人,“找我做什么?”

    “我们老爷听说了苏先生的事,想让我來看看。”

    微微抬了抬眉毛,苏正亮冷笑道,“你的消息还真够灵通的,这么快就知道了?”

    林原盯着眼前这张过分秀气的脸,故作关心道,“苏先生,我看你的气色好像很不好,体…不要紧吧?”

    狭长的眼底幽暗无光,苏正亮沒有接过话茬,“回去告诉你们老爷,我和他儿子已经沒有任何关系了,让他可以高枕无忧了。”

    说完,他迈开步子,与林原擦肩而过。

    苏正亮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里,整理完东西后,來到自己的家。

    推开家门,发现客厅里静悄悄的。开始,他还以为母亲出去了,当他看到靠坐在沙发上睡着的母亲时,僵硬的表终于松懈下來。

    一直以來,母亲为了自己的事碎了心,而自己呢?为了那虚幻的差点就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自己的人。

    想到这里,苏正亮忍着上的疼痛,慢慢蹲下子,就这样,无声地凝视着母亲安详的脸庞,久久不动。

    苏母从浅眠中醒來,发现多未见的儿子靠在自己的膝下睡着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从沙发边拿了条厚毯子盖在了儿子单薄的上。

    不知过了多久,苏正亮从一阵饭菜的香味中醒了过來,意识到自己正睡在沙发边,他忙站了起來,走到厨房。

    看到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苏正亮之觉得鼻尖微微一酸。默默走上前去,他拿过放在一旁的碗,对母亲说道,“妈,我來吧。”

    苏母沒有转,轻描淡写的样子问道,“怎么想到回來了?还是说你…”

    “我和他分手了。”

    苏母手中的动作一顿,放下手中的厨具,她转过看向自己的儿子,不确定地问道,“真的?”

    苏正亮微微垂下眼眸,而后坚定地说道,“是的。”

    苏母绪有些激动,她边抹着泪便点头道,“小亮,你终于能明白我的苦心了。”

    苏正亮轻轻揽过母亲瘦小的躯,低声说道,“妈,对不起,一直以來都是我太任了。我不该不听你的劝执意和他在一起,害你伤心难过。我向你保证,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和他有任何关系。”

    苏母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老泪纵横,“小亮,当初我的做法也有点过分,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妈替你找个好女孩。”

    苏正亮放开苏母,避开了对方接下來的话題,“妈,下周我就要去德国了,可能要两年才能回來,这些事等回來以后再说吧。”

    苏母愣了愣,而后缓缓点头,“也好,男儿志在四方,小亮,你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不要让我们失望。”

    “我会的。”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