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犹豫

    对父亲作出的让步,林昔洛并沒有同意,他抬眼看向父亲,深邃的眼底透着决绝,“我不会娶别的女人,我只要苏正亮。”

    林父见儿子如此执迷不悟,眼中的怒意更甚,捏着茶杯的手重重加了几分力道,“昔洛,就算我同意你们在一起,在面对各方舆论的压力下你们又能走多远?林氏现在确实蒸蒸上,风光无限。可是,沒有了继承人的它等于提早退出商界,等待我们林家的也就只有衰败和自取灭亡。即使是这样,你还要一意孤行的话,那你将林家的列祖列宗,你的父亲,以及整个林氏集团放在怎样的位置?”

    林昔洛眯起眼,不动声色地看着父亲。

    父亲说的沒错,林氏决不能断送在自己手中。既然自己已经认定了只要苏正亮,他是绝不可能再和别人结婚。自己欠苏正亮的实在是太多了,六年前也是,现在更是。

    可是,自己上所肩负的是整个林氏家族,为林氏传宗接代,更是不可逃避的责任。在家族的荣兴衰荣辱和个人感必须取舍其一时,一向态度坚决的林昔洛犹豫了。

    “爸,子嗣的事你不要担心,至于结婚,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林父微微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昔洛,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我明白。”

    待林昔洛走后,林父拿起书房内的电话,“林原,少爷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林原刻板的声音机械地回答道,“前两少爷在和美国的代理商洽谈业务,今天他见过郑勋明,还去医院看过苏正亮。”

    听到郑勋明的名字,林父有些惊讶,不过联想到近闹得满城风雨的绑架事件,他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目的,“他一定是为了游少奇去向少爷求的,少爷答应了沒有?”

    林原如实回答道,“少爷沒有答应,他在医院里见到了游少奇的母亲,三个人为此还差点吵了起來。”

    “我知道了。”

    悠悠倒了一杯浓茶,林父慢慢品茗。随后,再次开口道,“林原,还记得六年前的那件事么?”

    林原不假思索回答道,“林原记得。”

    “现在,那个人要再一次成为我们的阻碍了。”

    林原淡然的口吻中带着杀意,“要杀了他么?”

    林父拿着电话的手稍稍一顿,他冷然阻止道,“暂时先不要动他,但是一旦他的行动超过了我们的预计,那我们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老爷,我明白。”

    林父放下电话,苍鹫的双眸中,悄然深邃。

    昔洛,你不用考虑了,只要他还在你边,你就不可能会答应我的条件。

    * * * * * * * * * *

    游少奇呆呆地坐在拘留所的牢房里,过几天,他就要接受法庭的审判了。

    母亲曾多次來探望自己,每一次都是愁容满面地來,老泪纵横地离去。看着母亲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听着外面对自己的各种谣言,加上父亲又病倒在,游少奇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完全被毁了。

    昨,母亲双眼通红地來到拘留所,一边哭着一边咬牙切齿地不停说着林昔洛和苏正亮的坏话。让他得知母亲为了自己去求林昔洛并遭到无地拒绝和恶意地羞辱,这让游少奇在顷刻间感到无比的羞愤和怨恨。

    林昔洛说得一点也沒有错,自己的确是为了得到苏正亮才会这么做,但是怎么能让母亲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些事?幸好母亲沒有听信他的话,依然相信自己。

    撇开这事不谈,林昔洛是自己最痛恨的人,母亲怎么可以去求他?他那个人如此张扬跋扈,冷傲无,更别说自己和他之间有着如此深的过节,必然会抓住机会将他们游家恶语中伤。

    林昔洛的残忍无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只是,游少奇真正感到悲凉的是,苏正亮竟也沒有对自己施以援手。自从进入拘留所这两个多星期來,他一次都沒有來探望过自己,这让游少奇心中压抑的愤怒和仇恨更是以成倍的速度递增。

    被和恨蒙蔽了双眼的游少奇,非但沒有对自己所犯的罪行感到反悔,反而将父母所受的苦和内心所遭受的罪孽全部怪在林昔洛的上,包括苏正亮不來见自己,他也认为必定是林昔洛从中作梗的缘故。

    “游少奇,有人來看你了。”

    突然,生锈的铁门被人打开,一名警员站在门口,叫他出來。

    游少奇微微吃惊,他想不出这个时候会是谁來探望自己。不过他还是赶忙应了一声,跟着警员朝谈话室走去。

    谈话室内,十分安静,只有一名陌生男子沉沉地坐着,双手交叉平放在前面的桌子上,面色了然无痕。

    游少奇看到这个男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而对方在听到他的脚步声后,只是将那双平视前方的眼睛转向了自己,口吻淡泽,“游先生,你好。”

    游少奇拉开了男人对面的椅子,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帮你。”

    听闻这句话,游少奇抬起眼眸,仔细地打量着对方。

    眼前的这个男子,相貌平凡,可以说是那种放在人群里立刻就找不到的类型。只不过,当看到掩藏在黑色刘海下那根本望不到底,如两潭深湖般的双眸时,游少奇随即警觉到,这个男人绝不是普通人。

    游少奇沉声问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你凭什么要帮我?”

    陌生男子面无表,“你不用紧张,”说着,他拿出一份文件,推到了游少奇面前,“先看看这份东西。”

    游少奇打开文件,里面白纸黑字地记录着他几个月以來和郑昱锋秘密筹划击垮林氏的所有行踪,包括时间、地点,甚至是谈话内容,都被详细地记录下來,几乎丝毫不差。

    看着眼前这份文件,游少奇的手微微地颤抖着,这份文件如果落到了警方的手里,那么这里面的内容,将会成为对自己极其不利的证据。

    难道,在几个月前,自己就已经被人盯上了?可是,自己竟然会沒有任何觉察?躲在暗地里的那个人会是谁?和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是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游少奇惊觉地合上文件,凌厉的双眼扫向四周,随后压低声道,“这份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