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借刀杀人

    顾显心虚地笑道,“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林昔洛附和着冷笑一声,“看到顾伯伯为我们林氏做了这么多,昔洛真是感激不尽。只是,你为了我们林家而得罪郑言,难道就不怕有朝一郑家人会向你报复么?”

    顾显微微皱眉,眼中闪过几丝不悦,但他还是装出一副神然自得的样子,“他们郑家坏事做尽,如今已经破产,躲避债主和仇家还來不及,怎么可能还有这个心思來对付我?”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既然顾伯伯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自会尽快决定和欣怡的婚事。只是现在林氏势刚刚稳定,很多事还必须要花时间去处理,要不等忙完这段子,我就向欣怡求婚,不知顾伯伯意下如何?”

    顾显激动得两眼放光,他频频点头,“林氏的事务自然是首要大事,顾伯伯沒有意见,欣怡她也一定会同意的。”

    郑昱锋站在宴会厅的一个幽暗角落中,冷地睨视着林昔洛和顾显谈笑风生的样子,眼中的杀意显而易见。

    顾显,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老家伙,知道我们郑家大势已去,就又像条狗一样去讨林家的欢心么?顾显,你给我记着,今次我们郑家所受的耻辱,他我郑昱锋一定会加倍向你索要回來。

    捏着酒杯的手狠狠用力,顷刻间,轻巧的酒杯发出了清脆的碎裂声。

    “精心策划的计谋失败了,现在感觉如何?”

    嘲弄的声音从一侧传了过來,让郑昱锋不免一怔。下意识地,他转过去,看到來人那双遮蔽在影之中的双眼,诧异地开口道,“怎么是你?”

    “郑先生,别这么激动,弄坏了别人的东西可是要陪的,”盯着地毯上那对碎玻璃片,游少奇语气悠闲,“刚好我的一位朋友应邀來这里出席,所以我也跟來了,想不到,我们能够在这里碰面。”

    郑昱锋盯着游少奇看了许久,随后瞥了一眼侧那条无人的走廊,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去那里说。”

    两人來到走廊尽头通往林宅外的小路口,游少奇靠在廊柱上,嘲讽的语气更甚,“郑昱锋,你们郑家过去在商界也算得上是号人物了,可是却遇人不淑,上了顾显这个老狐狸的当,弄得落到如此可悲的下场。就凭你们郑家现在这个样子,手里还有什么筹码能够扳倒顾显和林昔洛?”

    “只要我还活着,就不怕找不到机会。”

    游少奇的脸上闪过几抹不屑,“活着有什么用?我原以为你郑昱锋是何等聪明,看起來不过如此,连你这个郑家未來的继承人也已回天乏术,难怪郑家会这么不堪一击。”

    郑昱锋听到游少奇如此冷嘲讽,脸上的表愈发难看,“今次的失败,难道你就沒有责任么?当初我们两人的计策绝对是万无一失的,怎么可能会让林昔洛有反击的机会?是不是你怕苏正亮伤心,所以心软了?”

    游少奇低沉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愠怒,“我有什么责任?说到苏正亮,我倒想要问你,当初我明明说得很清楚,无论如何你们都不能伤害到他。可你们却把他和林昔洛的事公布于众,非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被对方反咬一口。我倒想问问看,如此做法居心何在?”

    郑昱锋急吼道,“游少奇,你可别得寸进尺了!如果不是因为苏正亮,你又有什么筹码能够來和我谈条件?这次的失败,如果问題不是出在你上,那就是个意外!”

    游少奇清俊的脸庞沉然无底,他冷冷挑眉,“意外?如此周密的计划也会发生意外,郑昱锋,这不是你为了推脱责任才这么说的吧?”

    “游少奇,现在我们不是互相责怪和猜疑的时候,对手一不除,你我就都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游少奇低头深思,黑色的眼底意味幽幽,“沒错,其实要绊倒顾显并不难,那个李斌才用了这么一次,你不觉得太可惜了么?”

    “李斌?”郑昱锋稍稍一愣,随后低低地笑起來,“差一点就把那家伙给忘了,他和顾欣怡交往了那么久,顾家的事绝不比我们了解得少。”

    “沒错,像顾显这样纵横黑白两道的老家伙,他的底子不会那么清清白白,一旦…”

    李思凡送走几位出席生宴的董事后,沿着林宅旁边的小道往回走。

    隐约间,他听到有人在说话,虽然声音压得极低,但还是足够引起他的注意。

    李思凡收住了迈出去的步子,他屏吸聆听。

    “你确定这样做沒问題么?”

    “那你认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顾显他不仁不义,我也不会手下留。”

    “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解决那个老家伙和林昔洛我都不会插手,只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可以动苏正亮,否则我绝不饶你!”

    是郑昱锋和游少奇!这两个家伙又在密谋着什么计划來报复林氏了。

    李思凡不敢久留,赶忙回去向林昔洛汇报。

    林昔洛听完李思凡的汇报,棱角分明的英面容划过几分意外,“哦?他们真是这么说的?”

    “是的总裁,我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他们想要报复顾显,那我们何不成全他们?”林昔洛轻牵嘴唇,深深的冷意从眼中流露,意味深长,“小凡,还记得张坤么?”

    “总裁您是说…”

    林昔洛淡淡颔首,“沒错,他们跟着顾显,暗地里一定干了不少杀人越货的事。郑昱锋想要报复顾显,那我们何不顺水推舟帮他一把,如果能成功的话,也算是帮我们除了顾显这个心头大患。”

    虽说林昔洛的这招借刀杀人的狠招不得不让人佩服,但想到刚才郑游两人的对话,李思凡还是有些担忧,“可是总裁,如果郑昱锋他真的除掉了顾显,那么到那时,他的下一个目标就会是你。”

    林昔洛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既來之则安之,解决了顾显,郑昱锋不足为惧。你现在就派人传话给郑昱锋,让他明天回林氏上班。”

    生宴结束后,林昔洛沒有在林宅多停留,便开车离去。

    天空,下起了小雪。

    白色的晶莹雪花,仿佛顽皮的精灵,从深蓝的夜空中翩翩飘落,降临到入夜的S城。

    苏正亮坐在钢琴边,望着窗外纷纷洒洒的雪片,湖水的目光,波澜不惊。

    半个多月前,自己从新闻里得知,林氏已经摆脱了危机重新步入正轨,而让林氏陷入困境的幕后主谋郑家则被揪出,已得到了应有的下场,S城也终于恢复了往的平静。

    看到新闻报道中那个高傲睥睨,桀骜不羁的男人神采烁奕的样子,苏正亮麻木的心似乎得到了一丝慰藉。

    许久沒有见到他本人了,不知道他现在还好么?

    苏正亮垂下浓密的羽睫,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都已经结束了,还想他做什么?而且,他一定也放弃自己了,因为这一个月來他再也沒有和自己有过任何联系。

    苏正亮,不要再抱有幻想了,什么不会放手,永远陪在自己边,那都是骗人的,林昔洛已经彻底把你给忘了。

    纤长的指尖,轻轻地放在琴键上,苏正亮开始弹奏了,依旧是那首曲子----《之梦》。

    须臾间,同样的旋律,伴随着钢琴的回音在房内响起。

    苏正亮摸到声音的來源,看到那个名字时,心,骤然疼痛起來。

    在这首曲子连续演奏了三遍之后,苏正亮终于接通了电话。

    “亮。”

    听到那个久违的声音,苏正亮几乎无法自己,连呼吸都变得疼痛起來。他屏住气息,颤抖着手想要挂断电话,却被对面那个沉稳温柔的声音给止住了,“别挂,我就在楼下。”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