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永不再见

    苏正亮眼前猛然一黑,体里所有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这一天终于來了……

    苏正亮控制着内心的慌乱,强自镇定,“姐,你别急,我现在就过來…”

    苏正青既担心弟弟的体,又害怕母亲的病加重,支吾了半天,“小亮,你体还沒有恢复…可是,我又怕妈…”

    “我沒事…你在家等我…我一会就到,”苏正亮支撑着体,勉强从上爬了起來,朝病房外走去。

    “苏先生?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值班的小护士看到一步步扶着走廊的墙壁,费力地挪动着躯的苏正亮,连忙上前询问。

    脚下的步伐慢慢前移,苏正亮一刻也不敢停留,他微微喘着气说道,“我家里有急事,得回去一趟…”

    小护士上前搀扶住苏正亮,好心地提议道,“你行动不便,我帮你去喊出租车吧!”

    “谢谢你…”

    深深寒夜,寂寞无声。

    流水月光,静静流泻,幽幽俯瞰着沉寂的街道。

    苏正亮坐在疾驰的车内,注视着窗外繁星点点的灯光,心中,思绪万千。

    关于自己的向和林昔洛的事,自己曾经做过无数个假设,将会以怎样的形式让母亲知道。

    可是,自己从沒有想过,有人会用这样拙劣而卑鄙的方法将这个秘密公诸于世。使自己的母亲受到伤害,又能够达到对付林昔洛的目的。这个人,真的是太卑劣,太狡诈了。

    虽说姐姐试着去理解自己,可母亲那里无论如何都是难以跨过去的。

    母亲含辛茹苦地把自己和姐姐抚养大,她唯一的愿望就是看到儿女成家立业,膝下孙辈成群。

    如今,她却不得不面临着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同恋,还被全城所有人都议论的事实,这让从小对自己给予厚望的母亲怎样接受?

    面对母亲的责问和哭诉,自己该怎么办?

    忧伤狭长的眼眸,凝望着远方的夜空,渐渐地黯淡下去。

    * * * * * * * * * *

    苏正亮心急如焚地回到家,直奔母亲的房间。

    母亲皱着眉,极度不安地睡在上,苏正青则呆呆地守在旁边。

    “姐,妈况怎么样?”

    苏正青看到弟弟回來,赶紧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红着眼圈说道,“妈刚才吃了药睡下了,我们还是去客厅说吧。”

    苏正亮抿了抿嘴唇,低下头轻轻地应了一声。

    姐弟两在客厅里坐着,苏正亮不知道如何开口,他犹豫了半响忐忑道,“姐,妈她知道了以后怎么说?”

    苏正青吸着鼻子,红着眼圈,“妈问我报纸上的人是不是你,我沒有回答她,只是让她不要多心,报纸上的人一定只是和你长得相像罢了。妈她对我的回答半信半疑,然后她就说不管是从份还是样貌來看,这个人就是你,可她还是相信自己的儿子不是这样的人,可谁知…”

    苏正亮心头一抽,“怎么了?”

    苏正青哽咽着喉咙,明亮好听的嗓音已然暗哑,“就在不久之前,妈她接到了一个陌生來电。我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可是妈她接完电话后脸色一下子发白,然后就一边叫着一边质问我,为什么要瞒着她,欺骗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不停地替你辩解,随后妈就变成这样了…”

    深深的忧虑,浓浓的忧伤和愧疚,在苏正亮黯然的眼中浮现。

    苏正青抽泣着把话说完,抬头看向苏正亮,漂亮的眼睛闪着不解和愤怒,“小亮,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一次次地打电话给我们,破坏我们的生活,还让妈变成这样?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纤长的指尖深深地扣进沙发扶手里,苏正亮清润平泽的声音已然冷却,“姐,我知道那个人…对林氏集团出手,包括一次次算计我,都是他…就是他在幕后策划着这一切事…目的就是搞垮林氏,折磨我…和林昔洛…”

    苏正青细长的柳眉紧紧地扭在一起,她喃喃地低声道,“那个人,他会是谁…”

    “不管他是谁,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

    “青青…”

    母亲虚弱的呼唤声打断了谈话,苏正亮急忙起,在苏正青的搀扶下推门而入。

    “妈,我在,”苏正青帮忙让苏正亮坐下,倒了杯水扶母亲坐了起來,“喝点水吧。”

    苏母微微睁开眼,看到坐在一边的儿子,用尽所有的气力推开水杯,“我不喝…拿走…”

    苏正亮见母亲绪不稳,倾朝前柔声询问,“妈,你好些了么?”

    苏母从儿子脸上移开视线,用微弱的声音拒绝他,“你走开…别待在这…”

    “妈,我…”

    “别叫我妈,我沒有你这样的儿子…”

    说完,苏母痛苦地阖上眼,不再看他一眼。

    苏正青见状,朝苏正亮使了个眼色。对方垂下睫毛,默默起,转离开了。

    苏母听到房门开合的声音,难过地扭过头,“青青,让你弟弟走,别让他出现在我面前…”

    苏正青坐在边上,努力劝慰道,“妈,你这是何必呢?小亮他也是有苦衷的。”

    “这么说來你还想帮你弟弟來说服我了?”

    苏正青忙摇头辩解道,“妈,我只是想…”

    “别说了,我不想听,关于你弟弟的事,我是永远不可能原谅他的。”

    “妈,再怎么说小亮也是你的儿子,这样对他会不会太残忍了?”

    苏母怒气冲冲地瞪向苏正青,“我残忍?如果他早点告诉我他的事,妈或许还会考虑原谅他。青青,难道你忘了林昔洛曾经是你的男朋友,你弟弟却把他从你的手中夺走,而你却还在这里为他说好话,你是不是傻了?”

    苏正青递过水杯,尽力让母亲平静下來,“妈,我沒有为小亮说好话,我只是实话实说。其实,当我一开始知道小亮和林昔洛的事时,我也是无法接受的。那个时候,我责怪他埋怨他,不听他的解释,还说了很多气话。”

    苏母并沒有接过杯子,她疑惑地抬起眉毛,沧桑的眼中尽是不满,“那你为什么现在反而在替他说好话?”

    “我沒有替他说好话,我只是觉得,只要和自己的人在一起,而那个人也着自己,这比任何都重要。虽然小亮和林昔洛的事让我感到很难接受,但是要是我们能够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想的话,或许…”

    苏母挥挥手,不让苏正青再继续说下去,“够了青青,你去告诉小亮,如果他和林昔洛不再见面,我或许会原谅他。要是他仍旧执迷不悟的话,我和他的母子分就到此结束。”

    母亲斩钉截铁的话语,透过虚掩的门缝隐约传入苏正亮的耳畔。

    果然,只要和林昔洛在一起的话,妈是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

    无力地垂下头,苏正亮靠在冰凉的墙上,心寒胜过寒。

    林氏危机重重,林昔洛深陷困境,四面楚歌。自己这样平凡的人,在他最需要帮助时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遭人非议,受人暗算。自己只有离开林昔洛,才能让他不会因自己而受到牵连。或许,这就是自己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也只有离开他,自己才能挽回和母亲间的母子分。

    深深的哀伤,如水般在苏正亮狭长的暗淡眼眸中一划而过。

    他缓缓推开门,亦步亦趋地走入母亲房内,“妈,对不起,因为我的事让你伤心了…”

    苏母无力地撇过头去,不予理会。

    脉脉注视着靠在上的母亲,苏正亮好看的眼睛黯然伤逝,“妈,我发誓,我永远不会再与他见面…”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