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欲擒故纵(1)

    苏正亮不敢回头去看后的苏正青,冰冷的手紧紧地抓住门把手。

    半响过后,他僵硬地背过去,黑色的眼中有着难以掩藏的惶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不喜欢…”

    苏正青不给苏正亮把话说完,质问的语气咄咄人,“那为什么从你上大学开始,我从來沒有见到你和哪个女生的关系特别好,就算工作了也是。姐介绍的几个女孩子你沒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小慧她那么好你也不喜欢。而且每次只要提到这个问題,你都会刻意避开,你的这种态度让姐不得不怀疑。”

    苏正亮牢牢握住门把守手的手心早已汗湿,“姐,感的事不是一厢愿,小慧确实很好,只是我不喜欢她,所以…”

    “我知道,你已经和我说过了,”苏正青摆摆手,“或许是姐多虑了,不该这样怀疑你。不过小亮,如果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去追,可别浪费了机会啊。”

    “姐,我明白。”

    苏正亮暗暗垂眼,木然地关上房门,坐到了边。

    幸好刚才稳住了绪,自己的回答和表现看上去应该沒有什么异样,可是,姐姐她怎么会怀疑自己的向?难道是有人…

    是林昔洛?还是游少奇?

    林昔洛绝不可能,游少奇应该也不会,那么又会是谁…

    这种感觉又來了……

    继那收到婚宴请帖后,苏正亮第二次有了汗毛倒数的感觉,这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一直有人在暗地里盯着自己,不停地窥视着自己的。

    上次被顾欣怡绑架的时候,自己从她口中听到一个“他”,而且就是那个“他”把自己和林昔洛的事告诉她。莫非那个“他”就是这几件事的幕后指使?可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这么费劲心思能得到什么?

    大脑飞速的转动,却沒有想出个所以然,不让苏正亮的头又痛了起來。揉了揉太阳,他轻叹了口气,也罢,该來的终究会來,就等它來了再说吧。

    * * * * * * * * * *

    夜深了。

    漆黑的房间里,林昔洛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查到上次的人了?”

    “……”

    “凭她一人的话是绝不可能做到的,如果还有他的话……”幽深无垠的眼底,莫名的繁复如撒入银河的星星,闪烁着纷繁的光芒,“继续派人盯着他们,一有动静立刻向我汇报。还有,不要阻止他们从我这里取走任何东西,如果他们想要的话,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和我玩出什么花样。”

    放下电话,林昔洛注视着窗外。

    高耸拔的梧桐,晃动着繁密粗壮的枝干,哗哗作响,黑色的影在蒙蒙夜色中,如狰狞的夜魔般,妖冶骇人……

    * * * * * * * * * *

    林氏集团

    沉稳的脚步声,在总部办公区有规律地响起。

    今天清晨,林昔洛在接到了集团打來的紧急电话后,立刻赶了过來。

    刚踏入总裁办公室,一片狼藉便映入了他的眼帘。原本整齐叠放在办公桌上的一摞摞文件,从文件袋里掉了出來,零零散散地落在地毯上,在深秋橘色晨光的照下,显得异常刺目。靠着墙角竖立的柜门大喇喇地敞开着,里面的各类资料也被翻得乱七八糟。所有的柜子抽屉,能翻的都被翻了个遍,除了几个上锁的以外,无一幸免。

    看到眼前的光景,林昔洛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走到办公桌前,打开那几个上锁的抽屉,将一份份文件取出來,仔细地翻阅着。

    “总裁!”

    急促的呼喊声从走廊上由远及近地传來,林昔洛听到这个声音,不由蹙起了额头。待他将文件收放好,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了。

    郑昱锋看到眼前凌乱的办公室,连忙快步走到林昔洛跟前,“总裁,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

    林昔洛锁上抽屉,云淡风轻地回答,“一会警察局的人会來的,你去看看有沒有少了什么。”

    “是。”

    林昔洛转走了出去,此时的总裁办公室内,只剩下郑昱锋一人。

    郑昱锋见四下无人,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小小的窃听器,悄悄贴在了办公桌下方的不起眼位置。在确定仍沒有人进來后,他又拿出事先复制好的钥匙,打开抽屉,取出机密文件,用微型照相机全部拍了下來,随即将之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当警察和林昔洛一行人过來时,郑昱锋正慢慢地查看着文件资料。

    几名警察勘察了现场,拍了一些照片,采集完指纹并对几名当事人作了笔录。

    “林先生,经过我们对现场的勘察和您集团的损失况來看,初步推测这是一起入室盗窃案。”

    林昔洛闻言,抱住双臂,不悦地冷声质问,“你们还沒有查清楚,这么快就推断这次事件只是单纯的入室盗窃。林氏集团安保措施如此严密,怎么会让人轻易潜入,还进入了我的办公室?难道你们不认为这是早有预谋的么?”

    其中一名年长的警官走了出來,“林先生,请您不要动怒,这只是我们的初步推断。上方听闻您的集团出现了如此重大的事件,非常重视此事,命我们尽快将此事查清。回到警局后,我们将立刻成立专案小组,查明此事,不便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既然如此,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待警察们离开了集团,林昔洛坐在沙发上,点燃烟,吸了一口,“郑昱锋,关于这件事,你是怎么看待的?”

    郑昱锋小心地将文件放回柜子,幽幽地踱回林昔洛边,“总裁,我也认为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入室盗窃案。”

    林昔洛眉峰一挑,声音不温不火,“为什么?”

    “整个集团就财务部失窃了一些现金,虽然您的办公室也遭到了破坏,但经过我刚才的仔细检查,您的所有重要文件和资料一张都沒少。这只能说明,潜入者对您的东西不感兴趣,他是为了财而來。”

    林昔洛听着郑昱锋看似条理清晰的分析后,沒有作出任何表示,他接着又问道,“你认为潜入者有几人?”

    “这就不好说了,可能一名,或者更多。”

    “林氏集团的安保一直是S城里数一数二的,从大门口的警卫,大厦每层楼的指纹识别,到监控室内24小时实时监控设备,哪一样不是国际最先进的?如此万无一失的安保系统,为什么还会被人这么轻而易举地潜了进來?”

    “总裁,这…”

    “你帮我去泡杯咖啡过來。”

    “是的,总裁。”

    郑昱锋赶忙走到隔壁的休息室,泡了一杯咖啡,小心翼翼地端着走回來,“总裁,您的咖啡泡好了。”

    林昔洛并沒有立刻接过咖啡,他抬起头,无机质的黑色眼睛冷冷地盯着他,那种像看待猎物般的眼神,让郑昱锋头皮发麻。

    “你不认为是我们集团内部出问題了么?如果沒有内部人的协助,潜入者怎可能够如此顺利地绕过层层关卡,最终來到我的办公室?”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