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爱你(1)

    眼前的人似曾相识,可苏正亮一时半会却完全想不起來,“你是…”

    “雨这么大,先到我车里再说吧。”

    苏正亮被李思凡扶着进了车,车内干燥温暖的空气让瑟瑟发抖的冰冷躯感到了几丝暖意。

    李思凡打开车内暖气发动了车子,“苏先生,我是林总裁的秘书李思凡,有一次我们在路上偶然碰到的,你还记得我吗?”

    苏正亮半睁着眼靠在后座上,湿透的头发间不时有水淌下,顺着沒有血色的两侧脸颊滑过尖润的下颚,在洁白的坐垫上留下点点水渍。

    “我记得…”

    “这么大的雨苏先生你怎么一个人在路上走?你家在哪里?让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

    李思凡沒有听到声音,下意识地看了看后视镜,发现苏正亮脸色很不对劲,忙问道,“苏先生,你还好吧?我看你脸色很不好,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苏正亮微微地摇摇头,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我沒事,麻烦你开车送我回去吧…”

    “好,地址是哪里?”

    “……”

    “苏先生?”

    沒有人回答。

    李思凡觉得况不妙,立刻把车停了下來。随即转看向后方,发现苏正亮已经闭上了眼睛,立刻探出手碰了碰他的鼻息,虽然气息有点弱,不过还算呼吸均匀。

    李思凡小小地松了口气,可下一个难題又來了。虽然对方只是昏睡过去,可照眼下的形想要把对方叫醒再让他把地址告诉自己似乎也有些困难。

    正犯难的李思凡忽然想到一个人,前几总裁订婚时曾打电话让自己开车送苏正亮回去,或许,总裁知道苏先生家的地址,这样想的李思凡打了个电话给林昔洛。

    “喂。”

    电话那边,传來林昔洛一贯优雅沉稳的声音。

    “总裁,是我,你知道苏先生家的地址么?”

    林昔洛磁的嗓音透着几分不解,“你要他家地址做什么?”

    “总裁,是这样的,苏先生他现在在我车上,可他淋了雨,脸色很不好,我想送他回去…”

    对方并沒有让李思凡把话说完,立刻回了他一句,“立刻把他送到我家。”

    “啊?”李思凡惊讶地叫了声,可想到自己不该过多询问老板的决定,还是很快回答道,“我马上送他过來。”

    李思凡开车來到了林昔洛家的楼下,打开车门,他小心地搀扶着苏正亮走进楼道,随后就听见林昔洛的声音,“把他给我。”

    “哦,”李思凡放下苏正亮,见自家老板毫不犹豫地一把将苏正亮揽进怀里,颇有些意外,“老板,不送苏先生回去真的不要紧吗?”

    林昔洛扛着苏正亮走入电梯,“小凡,不该你管的就别多问。”

    李思凡怕老板发火,赶忙回答,“是,那我回去了。”

    * * * * * * * * * *

    林昔洛将湿透而贴附在苏正亮上的衣服除去后,把他抱进了浴室。

    怀中昏睡的人削瘦的体被雨淋过之后变得有些微凉,苍白的脸上,秀气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那双忧郁的眼睛也始终沒有睁开过。

    看着自己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林昔洛的心中五味陈杂,各种感混合交织在一起。低低叹了口气,他轻轻地把苏正亮放入浴缸中。

    “嗯…”

    兴许是进入了温度适宜的水中,苏正亮舒服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喘息,虽是无意识地发出,却在这样的地方让人听來浮想联翩。

    林昔洛皱了皱眉峰,打开喷头,把苏正亮的头发弄湿,并涂了些洗发露。仔细地揉搓着对方柔软的头发,并将他冲洗干净后,又挤出一些沐浴露涂在对方上,小心地拂过每一寸光洁细腻的肌肤。

    苏正亮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待遇,浓密的睫毛沾染着水珠轻轻颤动,原本苍白的脸也变得红润起來,半张着湿润的嘴轻声地低低喘息,隐隐透着几丝/的味道。

    黑色的幽深眼底悄然一暗,林昔洛将手慢慢探入对方的下,果然,苏正亮已经硬了。

    想到对方和自己都是男人,在这样舒服的对待下有了/望也是很正常。林昔洛暗暗沉眼,张开手掌,将那硬的脆弱一点点包裹在掌心之中。随后,他搂着苏正亮赤/的肩,灵巧的手指有技巧地撸动着滚烫的硬/

    苏正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毫不自知,晕迷的他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他半靠在林昔洛打湿的膛上,慢慢伸出手,探入自己的下,撒般嘟哝了一句,“恩,难受…”

    林昔洛手上的动作沒有停止,浓重**的嗓音沙哑而低沉,“一会就好了。”

    不多久,苏正亮的呼吸开始急促起來,子轻轻一颤,终于在林昔洛手里泄了出來。

    随后,他便像一只餮足的猫般,满意地轻哼一声,又睡了过去。

    林昔洛看到对方安然的睡颜,低头看向自己早已抬头的/望,苦涩地笑笑。强压住体的/望,林昔洛把苏正亮的体擦干,并替他换上舒爽的睡衣,将他放在了上。

    * * * * * * * * * *

    半夜里,苏正亮被一阵难受的感觉醒,伴随着阵阵的头痛,他呓语不断,“好难过…好…”

    “亮,怎么了?”

    苏正亮半晕半醒间张开眼,看到眼前的人,低低地唤了声,“昔洛,是你吗?”

    眼前的那个男人似乎在笑,他点头应道,“是我。”

    苏正亮伸出手,抚上对方的脸,喃喃自语道,“昔洛,我一定是在梦中,可是这个梦好真实,让我不想醒來。”

    林昔洛感到那双手似乎温度偏高,他摸了摸对方的额头,神色微变,“亮,你发烧了,你等着,我去拿药。”

    苏正亮不知哪里來的力气,一把拉住了林昔洛,“别走,走了这个梦里就沒你了。昔洛,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來我经常能梦到你,可是沒有一次有现在那么真实,”顿了顿,苏正亮哑然地微笑道,“就好像,你真的就在我边一样。”

    林昔洛拉过苏正亮的手,“傻瓜,你沒有做梦,我就真真实实地在你的边。”

    苏正亮摇摇头,“怎么可能呢,你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怎么还会在我边陪着我呢?昔洛,趁这个梦还沒有醒,我想告诉你,这么多年來,我从沒有忘记过你。可是,当我承认自己对你的感时,你已经离开了我…”

    听着苏正亮神志不清时所说出的真心话,让林昔洛的心尖骤然缩紧,“亮,我沒有离开你,我也一直着你。”

    苏正亮并不理睬林昔洛的表白,雾霭深深的黑色眼睛透着绝望,“如果你真的我,又为什么要订婚?为什么要一次次伤害我?”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