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眠之夜

    游少奇从外面接完电话,回到包厢发现苏正亮已经走了,他马上拿起电话,给苏正亮拨了过去。

    靠在饭店门口一角深思的苏正亮被手机铃声唤回神来,看了来电是游少奇的号码,忙接通了。

    “正亮,你现在在哪?”电话那头,是游少奇急切的语气,混杂着包厢内的阵阵杂音,让苏正亮听着头脑发胀。

    苏正亮用手指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强忍住头部的晕眩感,“少奇,我就在门口。”

    “你站在那里别走,我马上过来,”放下电话的游少奇,和教授们匆匆作别,朝外走去。刚到外面,那个单薄落寞的影就映入了自己的眼帘,一动不动地斜靠在墙面上。

    几步上前,游少奇揽上了苏正亮的肩膀,哪知下人却因他的骤然触碰而浑一僵。

    “正亮,别怕,是我,”松开揽住对方肩膀的手臂,游少奇轻声安抚道。

    “少奇,是你,”苏正亮侧过头,眼神迷离地看着游少奇,清润的嗓音由于主人的意识模糊而显得沙哑感。

    苏正亮这个无意识地回头,却在瞬间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

    饭店门前闪烁的霓虹灯光下,游少奇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与往完全不同的苏正亮。浓密的睫毛随着他的呼吸而微微抖动,那张原本白皙尖润的脸由于酒精的作用,被晕染成了淡淡的酡红色,微微半张的薄唇透着水润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凑上去将它好好品尝一番。

    看着这样可以用感迷人来形容的苏正亮,游少奇的心口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怔怔地盯着那张迷人的脸庞,游少奇看了很久,而陷入迷蒙的苏正亮似乎倦意正浓,对游少奇灼的目光毫无反应。

    游少奇压抑住这种强烈的异样感,轻轻拍了拍苏正亮微烫的脸颊,“正亮,我们该回去了。”

    “嗯……”无意识的轻哼,苏正亮喉间溢出的仿佛撒般的嘤咛声,让游少奇仅存的理智也几乎然无存。他狠下决心,闭上眼轻轻地用唇碰了碰苏正亮的嘴角。那柔软的触感,好闻的柠檬香气,让游少奇心旷神怡。

    正陶醉在这瞬间的美妙中,一阵急促的铃声从上衣口袋里传了出来,让游少奇顿时清醒过来。

    手忙脚乱地放开了苏正亮,游少奇接通了电话。电话那端是郑教授异常亢奋的声音,他卷着舌头,含糊不清地和游少奇交代了几句,随后便挂了电话。

    游少奇注视着怀中似乎是陷入昏睡的苏正亮,心中又惊又怕。天呐,刚才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对正亮他……

    不对,不是的。一定是自己喝多了,才会在这种神志不清的况下做出这种蠢事,游少奇边摇头便说服自己。

    “正亮,醒醒,”轻轻摇了摇苏正亮,游少奇将他唤醒。

    苏正亮半睁开迷离的眼睛,对之前的事毫无察觉。他揉了揉模糊的双眼,问道,“少奇?怎么了?”

    游少奇别过头去不敢看他的脸,心虚地回答,“你醉了,不能开车,我们打车回去吧。”

    苏正亮木木地点点头,“好。”

    * * * * * * * * * *

    夜已深。

    游少奇沉沉地躺在上,脑中千头万绪。今天一整天发生了太多的事,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范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刚才的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会做出这种让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举动,或许自己想要去亲吻苏正亮只是酒精驱使下的冲动。但是,自己对苏正亮这种超出朋友兄弟的感到底是什么?

    害怕地闭上了眼,游少奇不敢再往下想。深深地做了几次深呼吸,他将这种恐惧的感觉抛诸脑后。

    再次将眼睛睁开,游少奇盯着被月光涂染成灰白色的天花板,眼前倏地闪过林昔洛那张高傲睥睨的脸,让游少奇浅浅的眉头,紧紧地扭在了一起。

    或许是自己多心了,总觉得林昔洛对自己怀着莫名的敌意,这种感觉从他第一次遇见林昔洛就隐约地感受到了。可是,两人在之前从未有过任何交集,林昔洛对自己的这种态度又是从何而来的?

    一个多月以来,虽然他一直忙于准备研讨会的事宜。但还是在暗地里请人作了一些调查。从对方带来的讯息中,他将它们汇总、分析,逐渐理出了一个大概。

    六年前的林昔洛,原本应该去美国进修音乐,但他却去了英国。那时,正值林氏企业陷入困境,林昔洛可能是为了解决家族困境而去英国的,这一点林昔洛他自己也在公众场合曾经亲口承认过。但令游少奇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苏正亮人生的转变也是在那个时候,虽然自己一直与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但如此突如其来的变化,却着实让游少奇愕然,苏正亮到底是遭受了怎样的打击才会变成那样?

    林昔洛的离去和苏正亮的转变,这两者之间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他们曾是很要好的朋友,在林昔洛离去时,苏正亮固然会伤心,这也很正常的。如果说,他们两人的关系不止是好友那么简单,那他们又会是什么关系呢?

    一连串的问号在游少奇脑中浮现,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