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悄然发生的变化

    苏正亮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又梦到那个时候了么?那深埋在记忆中,原本已经无法想起的最美好的时光,以及那让人刻骨铭心的话语,真真切切地反应在自己的梦中。果然,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年少无知,明知两个男人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却还是痴痴地上了。

    黯淡的忧伤,从他眼中慢慢滑落。苏正亮,你真是个傻子。

    窗外,深蓝色的天空,像暗夜中的大海,无边无际。

    昏暗的房内,寂寞如斯,独留下一颗冰封冷却的心,空空

    苏正亮坐在边,看了看安静地躺在上的手机,想到早上和游少奇约好今晚他要来家里和自己一起为下周的研讨会做最后的准备工作,估摸着他快要来了,为了不让游少奇一会看到自己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苏正亮从上起,洗了把脸。

    刚弄完,走出卫生间,门铃就响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正亮在心里告诫自己。

    苏正亮,一定要振作起来,你已经不再是六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了。林昔洛对你来说,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你根本不必在意他。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和少奇把下周研讨会的活动办好,其他的一切都先抛到一边去。

    苏正亮,加油。

    恢复了绪苏正亮,重新扬起了微笑,打开门。果然,游少奇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拎着好几个袋子。

    “少奇,你怎么买了那么多东西啊,”苏正亮忙接过游少奇手中的袋子,“先进来吧。”

    “难得来一次你家,我又怎么好空手来呢,” 游少奇笑着进了屋,打开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两个食盒,“还没吃晚饭吧,我带了点过来,你快趁吃吧。”

    苏正亮打开其中的一个食盒,是水晶豆腐虾仁,粉色的虾仁镶嵌在白嫩的豆腐间,分外漂亮。再打开另一个盒子,炒时蔬的清淡香味瞬间窜入鼻尖,碧绿的菜叶下面,是饱满晶亮的米饭,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闻着香气四溢的菜,苏正亮的胃都不争气地叫了起来,“这么色香味俱全的菜,我都不舍得吃了,少奇,谢谢你。”

    游少奇坐在餐桌边,朝苏正亮呵呵笑道,“有什么好谢的,真要谢就谢谢我爸吧,他知道我要过来,特意烧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苏正亮尝了一口,柔软滑爽的豆腐带着游父温暖的慈划过舌尖,让他眼眶中有了种微的感觉,“很好吃,代我谢谢你爸爸。”

    吃完饭,苏正亮和游少奇便打开电脑和艺术书籍,开始工作了。

    两人由于分工不同,游少奇负责文字处理,将分析一一汇总,而苏正亮则负责信息采集和文献摘录。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

    屋外,延绵细雨,不期而至。街上为数不多的夜路人,打起雨伞,在初夏微凉的夜路中加快脚下的步伐。

    屋内,灯光暖橘,香气浓郁的咖啡,自室内飘散,增添了些许静谧浅幽。

    游少奇坐在电脑前,灵动的手指在漆黑乌亮的电脑键盘上快速跳跃,炫亮的液晶屏背光灯透过无框眼镜,深深照进他的眼睛里。

    抬头,看了一眼伏案在旁的苏正亮,只见他一手撑着头,另一手还在不停地做着记录。那认真专注的样子,让游少奇的视线再一次不由自主地定格在了他的侧脸上。

    雨势渐渐扩大,颗颗雨滴,溅落窗台。一袭而过的夜风,将少许雨水带入屋内,震碎在墙纸上,发出“噼啪”的响声。

    游少奇听到响声,连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发现自己又走神了,他无意识地皱了皱眉,连忙偏头,余光却瞥到半开的窗户。于是,他从座椅上站起,大步来到窗前,将之关上。

    “啪嗒”,清脆的声音让游少奇回过。那个削瘦的背影,已经斜斜地靠在书桌前,拿在手中的笔也掉落在了地上。

    看来,他是累得睡着了。游少奇轻轻一笑,拿了件外,披在了已然入睡的人的上。

    看着那张微微皱着眉的睡颜,游少奇渐渐陷入了沉思。

    屈指算来与苏正亮认识的时间将近快十年了。第一次遇见苏正亮的景,还能清晰地忆起。那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的感觉,恍如昨

    那时候,自己才刚入S大不久,一次去导师家拜访,正巧看到导师在给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上课,那个男孩坐在钢琴前,弹奏的是肖邦的《离别》,巧的是自己也在练习此曲。与自己过分追求技巧而少了几分感投入所不同的是,男孩弹奏中流露出来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细腻温柔,如溪水般清澈明亮的琴声在瞬间便将游少奇牢牢地捕获住了。

    随着两人偶尔的碰面,以及与导师的闲聊中,游少奇知道了男孩的名字叫苏正亮,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过逝了,母亲独自一人将他和双胞胎姐姐抚养长大。或许是成长在这样特殊的家庭中,苏正亮较同龄的孩子更早熟一些,心思也变得更敏感更纤细。

    在之后的接触中两人逐渐熟悉起来,苏正亮也渐渐与游少奇成为了好朋友,游少奇更是将苏正亮看成自己的弟弟。对他格外护,陪着他一起哭,一起笑,苏正亮就这样毫无防备地闯入了游少奇的生活,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可自从这次回来,游少奇发觉自己变得越来越注意起苏正亮。只要和苏正亮在一起,无论哪种场合,他总会有意无意地去看他,甚至都不自知。就像刚才这顿晚饭,明明是自己烧的,他却撒了谎。明明想要去与他更亲近,却又害怕让他知道这份心意,这种让人莫名其妙的心到底是什么?

    不介意地耸耸肩,游少奇很快又说服自己。

    游少奇,你这个笨蛋。长久以来,自己不是一直都是把苏正亮视为自己的亲弟弟嘛,哥哥疼弟弟,算不让他知道,默默付出,也是很正常事嘛。

    转念一想,自己真的只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吗?

    慢慢踱回到窗前,游少奇注视着远处阑珊璀璨,再次陷入深思。

重要声明:小说《渣攻,离我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