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大结局(二)

    与此同时,席茵茵也看到了南悠然的影,不过,她只是在远处冷冷地看着,并没有什么行动,以前,她可以借着席少铭那种想要引起南悠然注意的心态明里暗里的整治南悠然,可现在不同了,席少铭让她收手,她就必须得收手。南悠然,你等着,再过几天,你们南家一无所有的时候,我看你拿什么来勾引哥哥,既然,有人要你死,那便是你真的很该死了,哼,我会让你知道,抢我席茵茵的东西,会有什么下场。席茵茵鸷一笑,转离开。

    南悠只感觉一阵森的风吹过,让她寒毛竖立,很是毛骨悚然,转头去,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南悠然走了好久,发现自己这个样子有点傻,她这样怎么能找得到慕琰夜,她应该要去慕琰夜去过的地方找找才行。想要打电话,南悠然又没有手机,她手机早就不见了,走到报刊亭,上带了零钱,可是,她好像不记得慕琰夜的号码,他们几乎都在一起,没有怎么打电话,她自然不会刻意去记他的号码。

    “小姑娘,是不是没有钱?没关系,你随便打,我可以不收你钱的。”报刊亭的老人家露出满头白发,和蔼地看着她,看到南悠然时,眼神即刻出现一抹亮光,随即消失不见。

    “不是的,是我不记得电话号码了。”南悠然微微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是有很重要的事吗?如果很重要,你可以来这里面坐着想,记起号码了再打。”老人将小门推开,让南悠然进去,南悠然看了看后面,还有两个人要打电话,她已经走了好长的路,也真是需要找个地方歇一歇,于是谢过老人家进去里面,老人拿出一个小矮凳,南悠然跟着坐了下去。

    “小姑娘,你是哪里人?”老人示意等着的人打电话,自己坐在一张藤条编制的靠椅上,与南悠然聊起天来。

    “我就是A市人,老人家,你这么老了还要工作吗?你儿子不养你啊?”南悠然看着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家,还要开个报刊亭,不是很累吗?

    老人家听到儿子,眼神一怔,然后便沉默了,混浊的眼睛,露出深沉的悲伤,还有些泛红。

    “对不起,老爷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吗?我不是故意的。”南悠然看到老人家就要掉泪,手忙脚乱的解释。

    “没事,唉……”老人家硬是将眼泪给了回去,长叹了一口气。

    南悠然也不敢说话,生怕老人家一个伤心过度,会哭昏过去,她记得小时候,邻居家的老就是因为受了媳妇的气,给生生哭死了的。

    “我现在啊,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喽。”老人说了这一句,有些感叹地接着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有两个儿子,只不过,我那时候,做错了一些事,最后,两个儿子都失去了,妻子也被我害死了。如果我当年没有造这么多孽,说不定,我的孙子也都有你这般大啦。”老人家混浊的眼睛慈地看着南悠然。

    “老爷爷,那,你的儿子呢?就因为你做错了事,所以,他们都不要你了吗?”南悠然看着这位陌生的老人家,心中升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绪,就算做父母的错了,也好歹是生养了自己的人啊,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呢?这时,她又想起了夏芯,那个生过她的女人。

    “我儿子,唉……”老人家又是一声长叹,陷入了回忆当中……

    “年轻时,我的人因为某些原因与我分手,当时,年轻气盛,认为是她负了我,我便赌气与另一个女人结了婚,谁知道,我与太太生下孩子不到三年,她又回来了。然后,我便为了,而不负责任地将太太与儿子撵走,同时强行将我的人带回了家,我前太太却因为此事而客死他乡,这也导致我的大儿子小小年纪就心中充满仇恨,长大后,更是为了复仇,设计害死了我的人,与我的小儿子。”

    “就连,我小儿子的女儿他也不放过。他本是个聪明绝佳的人,因为我,而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因为他的极端,我的人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割腕自杀,而我的小儿子,他最为无辜,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从小就立志要当警察,为了走上这一条道路,他曾数次与我吵,最后,我妥协了,答应他,让他去做几年,但是,等我老了,他就必须回来接手我的事业。”

    “结果他却让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大儿子设计,将他送入火场,最后丧生在大火中,还连累了别的人,我的老朋友也被他给误伤而死,朋友的女儿,也被他伤害,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我造成的啊。”老人家满是沧桑的脸上出现了悔恨的表,可谈到他的大儿子,他的脸上也没有恨意,只是,混浊的目光里,透着泪光闪闪,他在悔恨他自己,为何这一生因为他的执着与任意,而无端地伤了那么多的人。

    “这确实是你的不对,老爷爷,因为你的自私,你害得你的亲人都不幸福。”南悠然虽然觉得这位老人家很可怜,却也觉得那些因他死去的亲人也可怜。“可是,事已经发生了,你不能挽回了,你也不能在愧疚中过一生啊,其实,活着的人,好好的活着,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安慰。”南悠然安慰他的同时,自己也陷入了悲伤之中,她的亲生父亲,也是个警察,想必,他也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吧。

    “嗯,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想得还开的,还在上学吗?你叫什么名字?”老人家何尝不知道活着的人好好的活着,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安慰这句话,只是,有的人,执念太深,他没办法好好的活着,如果,要用一种方式记住自己的错误,那就不断地提醒自己那些因为自己而受到的伤害的人是何等的无辜,这样,他才能在自责中活下去。

    “我姓南,我叫南悠然,上大学了,这几天刚好开学。”南悠然看着外面又排了两个人等着打电话。有些奇怪,这老人家的生意还这么好?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