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一)

    “还好。”

    “哦。”

    这样的对话后,大家相对无言。

    “小南,你有多久没有听我弹钢琴了?我现在学会了另一种风格,是你喜欢的那类,改天我弹给你听,好不好?”慕容子谦找着话说。

    “好啊。”南悠然怔了一下,点头,随口答应,她知道,自己不会再跟他扯上任何关系了,只是,她却不会说什么拒绝的话来。慕容子谦又跟她说了一些事,南悠然见慕琰夜与父亲在谈话,两个人便站在那盆花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聊着以前的事。

    书房内:

    “慕先生,你,是真心想要与我们家小然在一起的吗?”南正宇双手磕在桌上,神严肃。

    “南老先生,如果不是真心的,我今天,不会站在这时里,不是吗?我的心,我想,南老先生清楚不过。”慕琰夜不卑不亢地站在南正宇面前,南正宇的问话。

    “相信,自然是要相信,只是,这么信任,要维持长久,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而且,你能确定,小然就是真心的想和你在一起吗?想必,慕先生喜欢我们家小然,自然应该也知道,小然喜欢了慕容家的孩子,喜欢了很多年。”南正宇锐利的眼光扫向慕琰夜,眼底有着明显不过的探试。

    “这个,不劳南老先生心,悠悠既然选择了我,便是真的喜欢我,又怎会存在其它目的?”他虽然在商场上所向无敌,但在面对生活时,既然他与悠悠交往,那南正宇就是作为一位长辈,他没有狠厉的,铿锵有力的回答,但他也不容许自己态度卑微,关于与不的问题,那是他与悠悠之间的事,外人是无法插手的,如果,悠悠真的不他,那他无话可说,可是,如果悠悠如他她一样着他,那么,他也绝对不会放手。

    “我没有其它的意思,我只是怕,悠悠是为了报答你的恩,才同意与你在一起的,我不想让她受到委屈,不管我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我都有义务守护她的幸福。只有她过得真正的开心,那我才会放心。”南正宇话说到这里,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如果南悠然是真心的选择了慕琰夜,南正宇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他也绝对不会委屈了他的小然。

    慕琰夜与南正宇说完话,朝着南悠然走去,却没想到自己随意关注的一件事,竟然让南悠然与她的初恋人忆往昔了,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又看了看那盆花,慕琰夜觉得越看越碍眼,再想到刚才南正宇与他说的那些话,连带着看哪里都碍眼了。于是,沉着脸走过去,将南悠然提着往别墅外走。

    “喂,慕琰夜,你想干嘛?这里是我家。”南悠然双手抗议地挥舞着手臂。

    “南悠然,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将她带到别墅外的一个亭子里,慕琰夜双手按在她的肩上,脸色很难看。

    “慕琰夜,我好像已经说过这句话了。为什么还要说?”南悠然不明所以地看着慕琰夜,他这是在干嘛?

    “那慕容子谦呢?你喜不喜欢他?”慕琰夜的手劲加重,眼里是前前所未有的执着。

    “喜欢过。”只不过,那是以前。

    “南悠然,那,你我吗?”慕琰夜盯着她的睛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得很慢很慢,语气里充满了南悠然没有见过的认真。

    “我……”南悠然被慕琰夜这样的气势给吓得懵了,慕琰夜对她,从来都是宠有加的,就算当初她还没有得知他的份,他对自己也不坏,顶多是小整一下自己。

    “我知道了。”慕琰夜漆黑的眸子,在她的沉默下,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最后一片灰败。他的双手还放在她的肩上,却如突然被抽走了力气一般,从她的肩头滑了下来,南悠然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慕琰夜,在她的眼里,慕琰夜永远都是意气风发,温文尔雅,处变不惊的男人。可此刻,她却看到了他的失落与哀伤,以及他眉目间显现的忧愁,她的心,像是被人抓住了似的,一阵阵疼得厉害。就连那些他的皮肤路过的地方,她都觉得有悲伤顺着他的皮肤传递到了她的血液里边,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时,慕琰夜却大步离开,很快开着车离开了南家。

    “慕琰夜……”南悠然看着那飞扬的细尘,怔怔然地的愣在原地。

    “小然,慕先生怎么走了?”南正宇在楼上看到慕琰夜开车离去,大声问站在亭子处的南悠然。

    “有事。”南悠然回了南正宇的话,转在亭子里坐了下来,想了好一会,她都没有想通,慕琰夜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变成了那样,又突然问了那些话,而后离去。

    “小然,还好吗?”南悠然转头过去,只见章晓鱼一长裙飘飘,正迎风朝她走来。

    “怎么了,坐在这里发呆?”

    “晓鱼姐,我没事,你下班了?”南悠然耸着肩,笑了笑,坐到了里面。章晓鱼随之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

    “今天只有早班,所以就早点回来陪我爷爷。”

    “晓鱼姐,我上次好像看到你带了男朋友回来,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还早呢。”章晓鱼怔了怔,随即开口。

    “晓鱼姐,你,他吗?”南悠然突然很好奇地歪着头问。

    “啊,当然是有感觉了才会在一起,不我干嘛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应付一个陌生人?”章晓鱼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立场很坚定。

    “哦,晓鱼姐,我知道了,谢谢你。”南悠然像是突然得到了启发,飞奔着往别墅园外面去。一边跑一边跟在阳台上看书的南正宇说自己有事出去。

    南正宇只是应了一声,看着那个消失的影许久。

    慕琰夜一路开着车,飞奔到了之前他让宴如买下的那栋别墅前,将车停下,一个人步入别墅,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南悠然亲自种下的,都长大了许多,看起来绿意盎然的。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